首页
网贷财经-信托观察
中弘退逾期债务超200亿!12家信托公司全踩雷
发布时间:2018-12-20 10:07 来源:界面

  进入12月以来,正处退市整理期的中弘退股价表现趋向平稳,每股价格在0.25元附近已保持多个交易日,不再连日“吃板”。换句话说,舍得“割肉”的中小投资者此时已基本出逃殆尽。

  但另一边,退市并没有解决中弘退的债务问题,其逾期债务规模不断攀升。数据显示,截至12月17日,中弘退及下属控股子公司的逾期债务本息再度新增20.37亿元,累计突破百亿,攀升至114.64亿元,全部为各类借款。

  “爆雷”前夕高息借款,潜在重组方曾36%利率输血

  梳理历次披露的逾期债务公告不难发现,早在2017年下半年,中弘退就已开始陷入流动性的泥沼。彼时,中弘退表现出了对资金的极度渴求,融资成本急剧上涨,融资利率攀升的同时,借款期限也在缩短。

  统计数据显示,中弘退的逾期债务中利率最高的几笔多集中发生于2017年下半年。如2017年7月,中弘退向武汉天创承德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借入了一笔总额2.5亿元的款项用于补充流动资金。资料显示,该笔借款利率高达24%,期限为120天。当月中旬,中弘退又向广州瑞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借款5000万元,利率15%。

  值得一提的是,即便在流动性如此匮乏情况下,中弘退亦于2017年10月借款完成了对海外公司A&K的收购。1个月后,中弘退及其子公司资金再度出现紧张迹象,分别又向前海国汇(深圳)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和杉众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借款补充流动资金,利率为24%和18%。

  最致命的事件发生在2017年12月。当月,中弘退实控人王永红绕过公司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审批,擅自让时任财务总监刘祖明向海南新佳旅业开发有限公司划付了61.5亿元。该事件直接导致了中弘退资金紧张。

  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中弘退的货币资金仅剩8.13亿元,而借款余额达283.36亿元,累计新增103.68亿元,累计新增借款占2016末净资产的101.56%。由此,中弘退的财务费用攀升至14.88亿元,暴增10.4倍。

  2018年1月起,中弘退的债务问题开始暴露,主体信用评级遭到下调。与此同时,其控股股东中弘卓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弘卓业)亦深陷债务泥沼,所持股份多次遭遇司法冻结。

  但就在此时,中弘退依然借到了钱。资料显示,2018年1月底,至卓飞高企业管理咨询服务(韶关)有限公司(下称至卓高飞)向中弘退提供了一笔2亿元的贷款用于补充流动资金,期限为2个月,利率高达36%。

  为何至卓高飞甘愿冒着损失本金的风险高利率放贷?企查查信息,至卓高飞是港桥金融有限公司在内地的全资子公司。中弘退2月曾公告,王永红拟引入中国港桥(即港桥金融前身)参与中弘卓业的重组。但该重组计划最终失败。

  35家机构“踩雷”,信托公司“受害”最深

  记者统计发现,自2018年3月以来,中弘退已发布28份债务逾期公告,除私募公司债外,涉及银行、券商、信托等在内的机构多达35家,涉及债务笔数逾40笔,债务余额合计超200亿元。

  根据中弘退公告整理

  长期使用信托计划向中弘退提供贷款的信托公司,成为此次债务危机中,“受害”最深的一类企业之一。债务逾期公告显示,交银国际信托、华融国际信托、中建投信托、山东省国际信托等12家信托公司,向中弘退及其子公司提供的借款存在逾期。

  中弘退披露的债务逾期数据显示,上述12家信托公司涉及的债务余额合计68.41亿元。其中,债权人涉及的债务余额最高,两笔借款共计21亿元。其次为中建投信托,涉及债务余额达14.82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信托公司向中弘退放贷的资金多数来源于募集的信托计划,其往往不会承担信托计划本身的收益和亏损。换句话说,每个信托公司债权人的背后,所实际牵涉的投资者远比表面上要多。

  2016年,陕西省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陕国投A)曾向中弘退持股49%的浙江新奇世界影视文化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新奇世界)提供了一笔4.988亿元的贷款,利率11%。2018年以来,该笔借款已7次发生本金逾期。

  上述4.988亿元的借款由一个事务管理类信托计划提供。陕国投A是该信托计划的受托人。资料显示,该信托计划的资金实际来源于联储证券发行成立的“中弘新奇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因该资管计划“踩雷”中弘退,联储证券一度遭遇投资者“维权”。

  东方资产25亿债权单笔最高,多次转让无人接手

  在已披露的逾期债务中,北京东富嘉吉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下称东富嘉吉)持有的25亿元债权是金额最大的一笔。东富嘉吉为中国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东方资产)实际控制。

  据公告显示,2016年底,中弘退全资孙公司北京中弘地产有限公司(下称北京中弘),曾与大连银行北京分行签署委托贷款合同。后者受东富嘉吉委托,向北京中弘发放贷款25亿元,期限为3年,年利率9%。中弘退为该笔借款作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2018年以来,该25亿元借款多次发生逾期,成为不良债权。11月初,东方资产将这笔债权放上了阿里拍卖平台进行拍卖。拍卖信息显示,截至10月31日,标的债权本金25亿元,债权利息(含罚息)及违约金8.64亿元,合计33.64亿元。

  此次拍卖最终未能成功。11月中旬,东方资产又将标的债权放上前海金融资产交易所(前交所)挂牌转让,但仍以失败告终。12月初,在将保证金从1.25亿元调低至5000万元后,东方资产再度将标的债权在前交所进行挂牌。

  转让信息显示,截至11月30日,标的债权本金25亿元,债权利息(含罚息)及违约金9.6亿元,合计34.6亿元。换句话说,在1个月内,这笔债权所产生的利息及违约金已将近1亿元。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财经钻cjz.vip提示: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新闻】

下一篇:山东信托原副总宋冲一审被判无期 并处罚金900万元

上一篇:这家省级信托成立以来 董事长们全落马

财经钻-财经观察
财经钻-互联网金融观察
财经钻-众筹/创投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