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行业
“风光玩家”变形记:活跃私募销声,“稀缺牌照”遭弃
发布时间:2019-11-08 09:18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姜诗蔷

机构提供数据显示,今年三季度北上广三地的证券类私募减少量都相对较多,北上广三季度末的现存证券类私募机构分别较二季度减少85家、82家、101家。

11月7日,上海证监局和浦东新区金融工作局针对浦东新区私募机构进行全面风险排查。

根据本报了解,监管层对于私募风险的摸排,正在对行业形成一系列的影响。

就在11月6日,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发布了失联私募机构的最新情况及第三十批疑似失联私募机构名单。

其中涉及45家疑似失联机构。

截至2019年11月5日,已有857家机构被列入失联公告名单,其中352家机构已被注销登记,14家机构已自行申请注销登记。

“新增的私募牌照数量已经很少,那些不能借着行情让自己发展起来的机构,被淘汰也就是时间早晚的问题。”11月7日,深圳某私募基金高管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耐人寻味的是,不少疑似失联机构,曾在资本市场一度风光。

疑似失联机构调查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基金业协会公布的第三十批疑似失联私募机构中,注册地包括北京市、上海市、广东省、河北省、吉林省、江苏省、湖北省、重庆市等多个地区。

总体来看,北京市、上海市以及广东省依然是集中聚集地。

其中,45家疑似失联私募机构中,有5家机构位于北京、6家机构位于广东、12家机构位于上海。

除此之外,此次还有武汉敬德仓投资管理中心(普通合伙)、武汉圣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6家湖北省私募机构上榜。整体数据也在几个省市地区中排名前列。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失联私募机构中不乏资本市场昔日的“风云玩家”。

譬如备受关注的长沙财中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沙财中”),就与融钰集团(002622.SZ)、亚光科技(300123.SZ)、梦洁股份(002397.SZ)、开元股份(300338.SZ)等多家上市公司存在交集。

资料显示,长沙财中于2014年3月21日成立,注册资本为2000万人民币,公司股东是郑婷和于扬利,二者持股比例分别为60%和40%。

过往信息中,长沙财中在资本市场十分活跃。在2018年2月,亚光科技曾为进一步加速发展高端军用芯片、5G通信多通道波束形成芯片、5G通信毫米波通信功放芯片等业务,与长沙财中签订了《关于拟组建集成电路产业并购基金的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2018年4月,长沙财中又与融钰集团产生联系。当时融钰集团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融钰创新投资(深圳)有限公司拟与郑婷、于扬利签署关于受让长沙财中51%股权的《股权转让协议》。

彼时融钰创新拟受让郑婷持有的长沙财中21%股权,拟受让于扬利持有的长沙财中30%股权,交易转让价款均为0元。交易完成后,融钰创新将持有长沙财中51%股权,长沙财中也将成为融钰创新控股子公司。

但一个月后,融钰集团即宣布终止此次股权转让计划。不过双方并未打算终止合作,转而由融钰集团全资子公司融钰投资与长沙财中成立合资公司继续合作,双方拟共同出资成立湖南融钰财中科技有限公司。

但这家合资公司2018年并未开展业务。直到2019年9月,融钰集团不再是合资公司股东。

明星公司为何走到疑似失联地步?

基金业协会的备案信息中显示出长沙财中存在两条异常,未按要求进行产品更新或重大事项更新累计2次及以上;以及未按要求按时提交经审计的年度财务报告。

11月7日,本报记者致电长沙财中,其工商资料显示的备案手机号码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而曾经的关联方融钰集团,也风波不断。10月15日,融钰集团董事长尹宏伟因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已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其他类”机构现身

除了资本市场“老玩家”,本报记者梳理发现,本次疑似失联名单上还有一些其他类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的身影。

按照私募登记分类标准,目前共有四大类别,包括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私募股权、创业投资基金管理人、资产配置类基金管理人以及其他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

本次疑似失联的机构名单中,北京盛世瑰宝艺术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盛世”),就属于其他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

“其他类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牌照存量并不多,而且几年前就不给发售新增牌照了。牌照价值会比较高,而且其他类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可能做的业务范围最广。”北京某私募机构合伙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工商资料显示,北京盛世于2010年2月25日注册成立,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公司大股东为陈连勇。今年10月11日,该公司已经注销,注销原因为协议解散。

事实上,2015年8月19日,北京盛世曾经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原因是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不过随后在依法办理住所或者营业场所变更登记后,于2016年3月4日申请移出。

基金业协会的备案信息显示,该公司此前有两条异常记录,异常原因亦是未按要求进行产品更新或重大事项更新累计2次及以上;以及未按要求按时提交经审计的年度财务报告。

同时公司旗下一只私募产品,为盛世瑰宝艺术品2号基金。

值得一提的是,早前北京盛世发行的基金也曾在艺术品基金市场受到关注。

在成立北京盛世之前,北京盛世的大股东陈连勇曾在北京艺术博物馆任职,随后在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任职14年,主管瓷器工艺品部。

2011年5月,北京盛世发行了一只古代瓷器艺术品基金“中融—盛世瑰宝艺术品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公开信息显示,该基金的投资标的锁定为古代陶瓷,年投资回报率为8%,封闭期5年。

在当时艺术品“证券化”的风潮之下,市场热情高涨。不仅仅是北京盛世,更多的金融机构都参与其中,当年艺术品基金数量和发行总额达高点。

彼时陈连勇曾在受访时表示,“艺术品基金未来的市场发展前景会很大。一是因为中国是一个新兴的艺术品成长市场,可发展空间还很大。而且,将来会有越来越多的金融机构、集团投资到艺术行业,或者进行系统的艺术品收藏。”

行业整合加剧

“从严监管是一个加快行业整合、优胜劣汰的过程。”深圳某私募基金项目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根据格上研究中心的数据,今年三季度北上广三地的证券类私募减少量都相对较多,北上广三季度末的现存证券类私募机构分别较二季度减少85家、82家、101家。

从协会披露的疑似失联机构名录来看,今年7月有81家私募机构被列入疑似失联名单;今年6月则有73家私募机构被列入疑似失联名单。

“很多东西都存在先发展再规范的问题,私募行业自然也不例外。2014、2015年之时市场宽松,大家先把数量给做上去了,但这里面必然存在鱼龙混杂的情况。”前述私募基金高管指出,“然后从2016年开始,行业就处于从严监管,确立规范的阶段,而且直到如今,行业监管也越来越严格。”

“要说行业最艰难的时期,其实就有2018年,当时证券类的私募实质性死掉了大批,一方面是市场行情的原因,另一方面也有从严监管共同作用的结果。”前述私募基金项目负责人表示。

11月1日,证监会方面公布了今年上半年组织各证监局对497家私募机构开展专项检查的结果。

证监会方面指出,经过近几年的引导和发展,行业总体规范运作水平有所提升。通过检查,各证监局督促私募管理机构进一步完善优化组织架构、合规风控、财务管理等制度,宣传创投基金相关扶持政策,引导机构更好服务实体经济,充分发挥私募基金在多层次资本市场中的积极作用。

不过同时也有部分私募机构存在违法违规问题。比如非法集资、挪用基金财产;开展募新还旧、期限错配的“资金池”业务;以及存在公开宣传推介、向非合格投资者募集、承诺保本保收益等违规募集行为。

“从加快行业整合角度来说,从严监管是好事。不过可能会导致的问题是,依靠行政干预去加快这个过程,可能会对一些靠谱的企业造成误伤。”前述私募机构高管认为。

谈及对未来行业发展的预期,该人士亦表示,“仍然看好未来的行业发展前景,未来私募行业肯定会变得更加规范。行业集中度提高之后,能活下来的私募应该有两类,一类是有先发优势的头部企业,另外一类是在某个特定领域做得比较出色的小而美企业。”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财经钻cjz.vip提示: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新闻】

下一篇:瑞华雪崩,审计行业之雷!曾是最大内资审计机构,今迎至暗时刻

上一篇:辽宁百亿规模城商行被“挤兑”,警方通报“不信谣,不传谣”

财经钻-财经观察
财经钻-互联网金融观察
财经钻-众筹/创投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