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行业
眼药水世界的魔幻与真相
发布时间:2020-02-24 08:46 来源:华商韬略

老年人怕白内障,孩子们惧近视眼。广告与疗效的龟兔赛跑,从来没有停过。

疫情期间的宅居,追剧、在线办公、在线学习增加了眼睛的负担,眼药水的用量也因此增加。

但有多少人真正清楚,自己究竟往眼睛里滴了什么?

01

神药争议

随着那句“白内障看不清,莎普爱思滴眼睛”的广告语,争议接连而至。

2017年12月2日,丁香医生一篇《一年狂卖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引发关注。文中认为,莎普爱思苄达赖氨酸滴眼液疑似利用老年人对手术台的恐惧心理,以不恰当的广告宣传手法包装滴眼液的功效,模糊了大众对疾病的正确认知。

莎普爱思常年高企的广告和代言费同样被文中所诟病。2016年,莎普爱思公司的广告费用达2.6亿人民币,而同年的药物研发费用为0.29亿,白内障相关的药物只有550万。

有人因此质疑,莎普爱思究竟是靠广告还是研发来攻克白内障这个“世界级难关”的。

面对隔空拷问,莎普爱思的股价很快开启了瀑布式杀跌。

舆论引起了国家食药监总局的关注,有关部门要求莎普爱思在2020年11月前完成苄达赖氨酸滴眼液的一致性评价,并将资料上报国家药监局药品审评中心。

等不及评价出台,消费者已经用行动反思疗效。

据莎普爱思公开的财务信息显示,2017年公司全年滴眼液营业收入为6.85亿,2018年时数据下滑至3.25亿。到2019年中报时期,滴眼液营业收入仅剩1.17亿。以此趋势判断,2019莎普爱思全年滴眼液收入大概在2亿元规模。

销售一落千丈,但公司股价却有了重新起势的苗头。

毕竟市场上总有不少想“博一把”的投资者,再加上莎普爱思一直官宣“一致性评价”的进展,还在2018年发起了白内障防治基金。相关负责人表示,将对白内障科研项目进行资助,增强白内障防治的研发能力。

但据莎普爱思2018年年报显示,其全年研发费用为2656.25万,反而比上年少了将近300万。

“李逵还是李鬼”即将揭晓时,莎普爱思创始人半路“下车”了。

2020年1月9日,莎普爱思发生实控人变更。莎普爱思控股股东及实控人陈德康拟转让其持有的7.24%公司股份,受让方为上海养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据媒体报道和天眼查公开信息显示,接盘莎普爱思的上海养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为莆田系背景,其原始出资人是林春光,后变更为林弘立、林弘远。前者是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上海常务副会长,后两位则是他的儿子。在林弘立和林弘远身上,至少可以追溯出5家民营医院,覆盖专科治疗、白内障手术等。

时至今日,丁香医生那篇文章还停留在其公众号里,莎普爱思滴眼液继续在争议声中销售。年销售额虽然继续走低,但捆绑白内障早期患者的逻辑还在。

依然有人坚信眼药水比手术台更加可靠。

02

江山代有神药出

老年人怕白内障,孩子们惧近视眼。广告与疗效的龟兔赛跑,从来没有停过。

近几年在几乎是莎普爱思锁定白内障的同时,号称能够预防近视的神奇眼药水“低浓度阿托品滴眼液”,也在低龄学生家长圈子中走红。

2019年5月,香港中文大学(中大)医学院眼科团队公布的一项研究结果称,低浓度的阿托品眼药水能有效减慢儿童近视加深速度近7成。

最热衷于宣传这个结论的不是媒体,而是代购。但到了代购嘴里,这个结论却走样了。

有代购宣称,阿托品滴眼液在中国台湾、香港、新加坡等近视发病率较高地区被家长用来预防孩子的近视问题,是预防近视的“神药”。

于是,在各方力量的推动下,阿托品的神奇迅速在国内蔓延,微博、百度,甚至知乎、马蜂窝,询问其购买渠道和疗效的帖子多如牛毛。台湾一款名为亚妥明的阿托品滴眼液,在学龄儿童家长中尤其被欢迎。因其是处方药,很多家长都通过人肉代购溢价购买。

据南方日报报道,这款神药曾被卖到350元一盒而且销售异常火爆,很多买家交完钱也拿不到现货,在一些渠道该眼药水甚至被炒到500到1000元一盒。

有“炒作”的地方,自然少不了逐利的资本。

在A股市场,就有一支“阿托品概念股”遭到了爆炒。

2019年1月29日,兴齐眼药正式对外发布了“关于硫酸阿托品滴眼液获得临床试验通知书”的公告,之后股价出现“V”字上扬,更是在同年4月密集公布新药品注册批件后接连出现14个涨停板。

2019年7月4日,兴齐眼药发布公告称,其申报的3类硫酸阿托品滴眼液注册申请因不符合药品注册的有关要求,未获批准。

实质性利空本该是妖股的转折点,然而第二天兴齐眼药股价却继续涨停。

人民群众对于拯救视力这个刚需的希望还在。

公开资料显示,阿托品滴眼液的诞生,源于新加坡科研人员的公共卫生专项研究。

2006年以来,在确认阿托品可以抑制近视引发的眼轴增长问题后,该项目进行了大量对照试验。期间,实验组在使用阿托品后产生了不同程度的惧光、视线模糊、发热口干、停用后视力报复性反弹等副作用,因此在浓度问题上始终没有确凿的最优解。

浓度变化引发的副作用变化,导致分歧长期存在。如新加坡主张低浓度阿托品,而中国台湾则推荐过中高浓度阿托品。

另一个各方研究机构都没有解决的问题是:阿托品的机制始终不明确。在成为防近视神药前,阿托品主要用于缓解平滑肌痉挛,散瞳和调节麻痹的作用,在儿童配镜眼光环节广泛使用,也被用来和麻醉药搭配使用。

对于近视,阿托品在本质上,既不能防也不能治,“控”的效果还因人而异;它可在医生的介入下对特定近视人群起到延缓近视进展的作用,但绝非普适性药物。

而且,眼科界早已一锤定音:一旦被确诊为真性近视,度数就不会减少。

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的姚静医生还针对阿托品写过一篇科普文章,明确提出:阿托品眼药水不能根治近视,且需要在医生的指导下使用,即时复查关注副作用和过敏反应,本质上亦替代不了眼镜和户外活动。

这些,恐怕代购们三言两语说不清楚,也不想说清楚。

2018年,题为《因这款网红眼药水 9岁女孩从近视变“老花”》的社会新闻被人民日报、新浪等媒体转发。文中报道了福建9岁女孩使用母亲在香港渠道购买的阿托品滴眼液后眼睛调节力出现障碍、无法自如变焦等类似老花眼的现象。

对此,负责检查的福建省级机关医院眼科副主任医师林泰南指出,使用阿托品滴眼液前需让孩子进行眼部调节力测试,并且在医生指导下定期检测眼压变化。

在理论和真实案例面前,“托人代购即买即用”显然不是阿托品滴眼液的正确使用姿势,遵医嘱才是。

谁不适合用阿托品,该怎么用阿托品,阿托品的副作用有多严重,国家药监局为何对批准国内企业的相关注册申请如此谨慎……这些问题在社群传播中被有意无意地忽略了。

炒妖股是勇敢者的游戏,但健康护眼问题绝不是游戏。

03

阳光与阴影

科学的模糊和生涩难懂处,总是能滋生“神话”。

进口眼药水,多年来一直是代购们“必买清单”的座上宾。搜索“网红眼药水”等关键词,就能轻松找到大量推荐款式。巧的是,这些款式大多能通过微商代购渠道无障碍购买。

据CCTV4等媒体报道,日本多款“网红”眼药水在加拿大遭到禁售。加拿大卫生部认为,这些眼药水中含有处方药成分,应在医生指导下使用,否则可能引发副作用甚至危害使用者健康。

遭禁售的这四款产品,对于国内的时髦网友来说并不陌生,有人看到负面报道时依然在正常使用。

近年来,因为错误使用眼药水造成不可逆损伤的媒体报道不在少数。

一般而言,眼药水分为保健类眼药水和处方类眼药水,前者用来缓解视疲劳,后者则是针对青光眼、干眼病、眼科炎症的处方药。

观研天下发布的《2019年中国眼药水行业分析报告-市场规模现状与投资前景预测》显示,2018年国内眼药水销售总额已经超过80亿,且保健类眼药水占比不断减少,治疗类眼药水市场却在不断增长。

处方药的大规模越界,很大程度上要拜“神药”的宣传效应所赐。

如果硬要给“神药”找一些神奇之处,那可能得是在预防近视之外的领域。

曾有多位知名演员被曝,无法驾驭苦情戏时用眼药水代劳。在国外,还出现了用处方眼药水下毒谋杀的案例。据美国广播公司报道,美国北卡罗来纳州一名医护人员被指控一级谋杀罪,他涉嫌用眼药水毒害妻子斯泰西·亨萨克,并谋取25万美元的保险金。

无独有偶,据亚太日报报道,美国一名叫拉娜·克莱顿的女子承认,她在丈夫的水中连续几天滴眼药水,导致了丈夫中毒死亡。其中的原理是,某些作用于处方眼药水的成分,在误食或进入鼻腔后,会引发一系列严重的副作用。

可见,脱离“医嘱”的处方眼药水,稍有不慎就会伤害到青少年。

2019年,国务院印发《关于实施健康中国行动的意见》,出台《健康中国行动(2019-2030年)》,将近视防控作为“中小学健康促进行动”的重要指标,防控方案包括加强体育运动、成立专家宣讲团、整治视力矫正市场乱象等。

在这一系列科学方案的推动过程中,还是有人“信神药,胜过信科学”,这才给了浑水摸鱼者套利空间。

比如,公众对眼镜的正确配备、使用,也依然存在诸多误区;还有很多人认为,近视者佩戴眼镜必然会加重近视、视力正常者应远离一切眼镜等等,也都是误区。

科学研究证明,近视过程不可逆,不能治愈,及时佩戴正确度数的框架眼镜,才是近视矫正、避免近视加深最便利有效的方法。但如何正确佩戴眼镜,同样有很大的学问。

很多消费者在选择眼镜时,对镜框千挑万选,对镜片却是度数差不多、能看清楚就好,在成本上,也是为了镜框一掷千金,对镜片却舍不得多花一点。

这就是一个巨大的误区。因为,真正对眼睛起作用的是镜片而不是镜架,很多眼镜越戴越近视的问题也都因此产生。而如果眼镜镜片度数欠矫,看得不够清楚,甚至镜片功能、品质问题,都有可能会加速近视发展。

又比如,长期看电子屏幕所导致的蓝光问题。

合理佩戴防蓝光眼镜是科学有效的防蓝光方法之一,领先的镜片厂商,如明月镜片一直在牵头推广有关知识,但很多消费者对蓝光、防蓝光镜片的专业知识欠缺了解,要么以为一带就万事大吉,要么选错了产品。

因而,比起理解起来相对复杂的科普力量,传闻中的“神药”立竿见影,更容易打透人心:

“眼睛有点不舒服,不至于小题大做跑医院检查配镜片吧?先滴几天眼药水试试,听别人说挺灵的!”

不止是眼药水,很多众所周知的领域里都有着类似“神药”的存在。

它们不容易被证伪,所以即便被关注,被质疑,最终大都能在争议声中不了了之,或是销声匿迹一阵子,马上又换个概念和姿势重来。

面对这些浑水摸鱼,消费者唯有多获取专业知识,自己睁大眼睛。

参考资料

《一年狂卖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丁香医生

《莆田系林家:吞下莎普爱思,右手手术刀左手白内障神药》新浪财经

《神奇眼药水真神奇?兴齐眼药硫酸阿托品滴眼液未获批》21世纪经济报道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财经钻cjz.vip提示: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新闻】

下一篇:特斯拉“单挑”电池巨头

上一篇:我去越南端掉了“新葡京网络赌场”老巢

财经钻-财经观察
财经钻-互联网金融观察
财经钻-众筹/创投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