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互联网金融观察
“股东提款机”沃森生物 4年换3次大股东
发布时间:2020-03-25 08:08 来源:环球老虎财经

曾经的“疫苗新贵”沃森生物在“买买买”的战略下也难掩业绩的下滑,而业绩的下滑似乎并不影响股价的不断上涨和股东的不断减持。自2017年以来,因大股东的不断减持,沃森生物四年之间换了三次大股东,似有“铁打的减持,流水的大股东”之意。

3月21日,沃森生物2019年度业绩报告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1.2亿元,较去年同期增加27.5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42亿元,较去年同期下滑86.43%。与此同时,公司还公布了2020年一季度业绩预告,预计亏损1800-2300万元,去年同期盈利3873万元。

在业绩呈现大幅度下滑之际,公司第一、第二大股东却争相减持。3月13日晚间,沃森生物发布公告称,持有公司8689.79万股的股东刘俊辉及其一致行动人,持股358.85万股的黄静,计划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2306.16万股,占公司现有总股本比例不超1.5%,减持后将下降至4.15%。倘若按照3月13日沃森生物30.08元/股的收盘价来计算,此次两位股东减持金额最高或达6.94亿元。

除了刘俊辉减持之外,曾经的第一大股东云南省工业投资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工投集团”)自2018年以来也不断减持,正因此,沃森生物被称“股东提款机”。

“股东提款机”

在业绩呈现大幅度下滑之际,公司大股东刘俊辉和二股东工投集团却争相减持。

值得注意的是,工投集团投资沃森生物可追溯至2016年9月,彼时的沃森生物刚经历过“山东疫苗案”导致营收大幅下滑,净利润亏损。此时,云南省国资委旗下国有资本投资管理平台工投集团前来“救急”。其以近12.4亿元受让玉溪地产、李云春、刘俊辉、黄镇近1.23亿股股份(占总股本8%),成为沃森生物第一大股东。

3名自然人股东当时合计套现近8亿元。其中,“沃森生物”原第一大股东、创始人李云春套现4.07亿元,退居第二大股东之位,持股7.91%;原第二大股东刘俊辉套现3.47亿元退居第三大股东,持股6.75%;高管黄镇套现0.5亿元。

2017年年初,工投集团又通过二级市场以10.18元/股均价增持沃森生物100万股。同年7月和9月,工投集团再次以大宗交易方式受让李云春、张翊、黄镇、刘俊辉等3556万股和2594万股,合计约7.9亿元,李云春再次套现3.58亿元。此后,工投集团又增持沃森生物1414万股股票,持股比例提高至12.99%。

2017年底,工投集团持股48.92%的云南君南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以下简称“君南投资”)再次出资6亿元增资沃森生物子公司玉溪沃森,持股10.34%。工投集团的持续增持,似乎看好沃森生物的发展前景。

不过,就在大家认为工投集团是战略性投资之际,出人意料的是,随着沃森生物股价持续的攀升,工投集团开始了其减持的步伐。2018年8月,君南投资以近6.5亿元的作价转让其全部持股,受让方为石家庄财政背景的天津蓝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2018年11月,工投集团通过大宗交易转让1537万股沃森生物股票(占总股本的1%),受让方为中投保信裕资产管理(北京)有限公司管理的中投保信裕梧桐9号私募投资基金。年底,工投集团再次转让7687万股(占总股本的5%),受让方为无锡中保嘉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中保嘉沃成为“沃森生物”第三大股东。

值得注意的是,中保嘉沃的实控人为李云春,持股比例为66.7%。股权转让后,工投集团持股比例为6.99%,两次转让价款合计16.87亿元(均价18.26元/股),加上此前从君南投资分得的收益,工投集团通过沃森生物实现了大约5.77亿元的投资收益。

一边增持,一边却在减持。2019年1月,李云春以大宗交易的方式减持了所持有的沃森股份1029万股,以当天收盘价18.39元计算,对应套现约1.9亿元,但并未履行披露义务。2月15日,深交所还就此下发监管函,要求李云春充分重视上述问题,吸取教训,及时整改,杜绝上述问题再次发生。

2019年3月22日,李云春以成交均价19.68元减持500万股,共计9840万元;3月25日,李云春再次减持150万股,套现金额3202万元。

除了董事长之外,其他股东也在减持,2019年8月22日 ,沃森生物发布公告称,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刘俊辉先生及其一致行动人黄静女士计划自上述减持股份的预披露公告披露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和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 2306万股(占公司现有总股本的比例不超过1.5%)。

2019年11月7日,沃森生物发布公告称,中保嘉沃及其一致行动人梧桐9号私募投资基金计划自本减持股份的预披露公告披露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和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1691万股(占公司现有总股本的比例不超过 1.10%)。本次权益变动可能导致中保嘉沃不再是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

在第二、三大股东减持之后,工投集团也坐不住了。2020年2月14日,工投集团通过深交所以大宗交易方式转让了其所持有的公司股票3044.1万股,转让数量占公司股份总数的1.98%。减持后,工投集团合计持有沃森生物769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01%。

截至2月14日,沃森生物股东刘俊辉持有公司股份8689.79万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5.65%,,因此,刘俊辉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2月29日,沃森生物公告,工投集团计划自本减持股份的预披露公告披露之日起 15 个交易日后的3个月内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本公司股份307487股(占本公司总股本的0.02%)。此次减持完之后持股仅为4.99%,这或许为后期清仓式减持做准备。

3月13日,刘俊辉及其一致行动人黄静计划以集中竞价方式和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2306.16万股,占公司现有总股本比例不超1.5%。

至此,刘俊辉及其夫人原本持有的5.65%股权,将下降至4.15%。工投集团持有的5.01%股权,又将令其坐上第一大股东席位。如此看来,大股东二股东都在忙着减持,似乎对沃森生物的未来充满担忧。

沃森生物的“买买买”策略

沃森生物是一家主要从事疫苗研发、生产和销售的药企,前身为云南沃森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由公司创始人李云春持股的润生药业、创始人陈尔佳持股的伯沃特生物,以及云南盟生药业有限公司于2001年1月共同出资创立。

2010年11月,沃森生物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每股发行价95元,发行市盈率高达133.8倍,募资22.25亿元。在2013年7月以前,沃森生物的主打产品全是传统疫苗,市场空间有限竞争激烈。而新型疫苗的生产风险大、投资高、产品上市周期也长。在这种情况下,沃森生物提出了“大生物平台”战略,包括疫苗、血制品和单抗三大板块。

2012年开始,沃森生物为构建“大生物”布局一直持续进行激进的外延扩张战略。其于2013年底以2.92亿元收购嘉和生物约63%的股份,两年后又引入战略合作伙伴阳光保险、阳光汇融、玉溪润泰对嘉和生物增资5亿元。

此外,沃森生物还布局了药品和疫苗流通平台,2013年以11.3亿元的高价发起了对宁波普诺生物、圣泰药业、山东实杰的收购,而当时这几家公司的净资产分别为 3124.9万元、1351.5万元和3166.5万元,净资产合计还不到8000万元,溢价率分别高达860% 、1102% 和847% 。

还有一家血制品的公司不得不提——河北大安制药,沃森生物先后花费了8.66亿元取得了河北大安制药90%的股权,彼时的河北大安已经资不抵债。

高溢价收购公司让沃森生物在2013年积累起了8.73亿元的商誉,而后不断减值,截止2019年,商誉仅为0.34亿。

在商誉不断减值的背后是业绩的不断下滑,2014-2019年的净利润分别为1.43亿、-8.41亿、0.70亿、-5.37亿、10.46亿、1.42亿,2018年,沃森大赚10亿元,其中处置嘉和生物46.45%的股权产生的投资收益高达11.76亿元,嘉和生物是单抗的重要布局,转让嘉和的控制权意味着“大生物平台”战略彻底失败。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财经钻cjz.vip提示: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新闻】

下一篇:可转债爆炒遭急刹 4个交易日价格腰斩

上一篇:不退款只退代金券 廉航退改政策伤了谁

财经钻-财经观察
财经钻-互联网金融观察
财经钻-众筹/创投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