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互联网金融观察
复华系帝国的崩塌:全时便利店关门 千亿残局待解
发布时间:2020-06-02 11:36 来源:清流

全时便利店的关门风波,将旧东家复华系拉回到人们的视线前。

全时便利店诞生于2011年,曾是北京市场规模最大的便利店品牌,为复华控股旗下公司。2018年下半年,复华系资金危机爆发后,京津冀地区的大部分全时便利店被转让给北京山海蓝图商业有限公司(下称“山海蓝图”),华东、重庆地区便利店资产则卖给罗森。

如今全时再次动荡之际,昔日号称规模千亿的复华系,留下的残局也浮出水面。

2018年下半年,复华系旗下海象理财、凤凰钱包、瀚亚资本等金融平台相继发生爆雷。与此同时,复华号称遍布“全球十个国家,十多个城市”的文旅项目也基本停摆。与此同时,复华系被曝出大规模的欠薪与裁员。两年过去了,海象理财、瀚亚资本、凤凰钱包等平台的多位投资者目前向清流工作室表示,仍未得到兑付。一位已经离职了复华前员工也表示,欠薪至今仍未偿清。

清流工作室梳理发现,在短短几年内崛起的复华系,表面上虽然有着庞大的实业版图,实则全部靠私募产品及P2P平台自融输血。在高杠杆模式下,在复华系旗下一个P2P平台的倒下后,最终“牵一发而动全身”,导致了整个复华系帝国的崩塌。

据清流工作室从执行信息公开网统计,复华集团及其旗下公司目前被执行次数至少达到1430次,执行标的总额合约12.7亿元。

全时便利店往事

成立于2011年的全时便利店原是北京便利店的佼佼者,一度占据京城最大的市场规模。虽然目前的新东家为山海蓝图,但复华系的留下的余波,至今依然没有止息。

2018年7月,出于对全时便利店盈利能力的看好,曾铭与朋友一起投资了北京全时叁陆伍连锁超市有限公司(下称“全时公司”)发行的一款名为“全时新零售定向融资计划8号17期”的理财产品。当时,向其兜售产品的是复华系旗下的北京瀚亚世纪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

根据曾铭的说法,这款理财产品期限三个月,年化收益率达8%,资金用途为用于全时便利店的经营,还款来源则是全时便利店的盈利收入,担保方为复华控股有限公司。

但三个月后,曾鸣却再也没能收回投资本金和收益。有类似遭遇的投资人还有很多。曾鸣称,在他所加入的四五个、加起来约两千人的全时投资人微信群里,所有人都是至今仍未收到一分钱兑付。

更为关键的是,曾鸣表示,后来他通过复华员工了解到,这些名义上用于全时便利店经营的融资产品,资金却并非真实投向全时。而此前媒体也曾报道,有投资人曾经到全时公司北京办公室追问产品的兑付期限,却被一位全时副总经理回应称,根本不知道全时有发行融资产品,乃至拖欠供应商的货款迟迟还不上,而全时的财务也由复华拨款。而根据复华系后来官方的披露,复华自2018年9月开始出现流动性困难的问题,便“缺少对全时支持”。

当时,复华系的资金危机已经爆发。2018年下半年开始,复华旗下金融平台如海象理财、凤凰钱包和瀚亚资本的多个私募基金接连出现无法提现或逾期,复华系被频频曝出欠薪、裁员、拖欠供应商款项等事件。不久后,当时全时在北京的部分门店也出现关闭的情况。

也正是从同一时期开始,北京的全时加盟商王曦再也没有收到来自全时的分红。

五年前,王曦加盟了北京的全时便利店。据其介绍,全时便利店加盟分为“A类加盟店”和“C类加盟店”。前者无需加盟商参与经营管理,作为“甩手掌柜”每个季度收一次分红。分红视营业额而定,如果营业额不理想则按照保底收益。C类加盟店则需要加盟商亲自经营管理。王曦选择的是“A类”。从签约时起,王曦前后总共投资了约七十万。

让王曦更没想到的是,在停止分红之后,到了2019年初,复华系索性把全时的门店“拆分”。其中,华东、重庆约90家门店被罗森接手(后已改名罗森),北京、天津、廊坊、成都4个城市的500家门店被北京山海蓝图商业有限公司(下称“山海蓝图”)接手。

不过,山海蓝图也向清流工作室表示,复华在2019年并没有把京津冀地区所有的门店转让给山海蓝图,而是保留一部分,而如果全时加盟商当时没有转签合同到山海蓝图,则意味着依然是复华旗下全时门店的加盟商。清流工作室了解到,复华仅仅是将全时的实体资产拱手相让,并没有把股权和债权做交割,复华系依然是全时公司的大股东。

一位复华前员工对清流工作室透露,很多买了全时相关理财产品的投资人,事实上通过基金形式入股了全时。“在投资人不知道情况下,直接把便利店资产转移,只留下负债,那股东算什么。”他表示。

王曦的情况属于没有转签。但据其介绍,无论是复华还是山海蓝图的全时加盟商,近期,在合同到期后都没能拿回加盟费。王曦与全时的加盟合同是在今年3月到期,本来全时应该全额退还加盟费,但王曦却迟迟没能要回这笔资金。王曦告诉清流工作室,目前,全时公司给出的方案是,仅退还加盟商4.5折的加盟费用。王曦称,这笔费用加上她在全时的所有收益,也远远达不到她当初约七十万的投资金额。

此外,近期有许多全时便利店也遭遇了“关门危机”。王曦称,有加盟商们发现,有的A类加盟店门店被直接关闭,有的C类加盟店设备则被全时拉走,门店经营无以为继。

5月11日,全时便利店运营方——即山海蓝图在微信公号发布告知函称,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全时便利店北京区域所有门店将于20日24时结束经营。

不过,该消息发出10分钟之后便被删除。第二天,山海蓝图将“结束经营”改口为“进行调整”,引发舆论猜测。

除了疫情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复华留下的负债影响或许也是掣肘全时发展的原因之一。

据媒体援引加盟商的说法,山海蓝图接手全时后,由于并不承担老全时对供应商的欠款,所以很多供应商不敢再跟全时合作,有的直接断供,有的只供应较少的量。很多加盟商被迫自己寻找货源。但与老全时时期相比,进货价格明显贵了许多。

王曦对清流工作室表示,全时便利店发展到如今地步,无论是昔日的掌舵者复华,还是接盘后的山海都负有责任。

目前,全时便利店命运依然未卜。有传言称好邻居将接盘,但好邻居仅对外回应称“协助友商运营”。对于传闻,山海蓝图回应清流工作室称不便告知。

据清流工作室统计,目前全时及旗下公司的被执行次数达275次,被执行金额达到2.2亿。而裁判文书网显示,公安机关已就全时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开展立案侦查,因此许多与全时公司相关的经济纠纷案件均已被法院驳回起诉,移送刑事侦查。

复华系坍塌始末

事实上,全时便利店的多舛命运,仅仅是千亿复华系走向覆灭的冰山一角。

复华控股成立于2013年。天眼查显示,复华控股旗下具有实际控制权的公司多达196家。官网显示,复华控股业务板块主要集中在地产、环保、健康、零售、金融等领域,截止2017年,所控股企业员工超过5000人,资产管理规模近千亿元。

复华系的版图看似庞大,实际操作业务主要可分为零售、地产与金融三类。零售业务既包括全时便利店,也包括复华系打造的生鲜平台“地球港”、咖啡连锁店“布鲁诺”等。文旅地产项目则遍布全球十个国家,十多个城市,包括北京、长春、济南、九寨沟、黄山、长沙、澳大利亚黄金海岸等地,号称“文旅投资版图超过千亿,项目规模超过5万亩”。复华系的金融业务则主要包括复华旗下的私募基金与P2P平台,主要有瀚亚资本、海象理财以及凤凰钱包等。

不过,清流工作室发现,复华系所有业务实际均围绕金融展开。在复华系编织的资本版图中,一方面,复华系从旗下多家私募公司以及海象理财、凤凰钱包等P2P平台不断募集巨额资金,另一方面,复华系又将这些资金源源不断为激进扩张的实体业务隐蔽地输送资金。与此同时,复华的文旅地产项目本身也通过“售后返租”的方式包装成金融产品。

比如梳理凤凰钱包的一百余支产品后可发现,其借款企业多为复华控股旗下公司,如天津全时参陆伍商业有限公司、北京地球港卓越商业管理有限公司、丽江栖君台民宿客栈有限公司、黄山徽街非遗文化有限公司、北京复华金信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梦想工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等等,担保措施多为股东或控股股东承担无限连带责任。

穿透上述公司股权,则上述产品的投资标的大多指向复华系旗下的全时便利店、生鲜平台“地球港”以及位于丽江与黄山的文旅项目等。

而另一体量更大的P2P平台海象理财,虽然没有公布融资用途。但据媒体报道,复华文旅运营副总裁严春昊向海象理财投资人解释兑付日期及方案的录音中也表示:“海象理财平台上的投资标的,主要的对应资产为复华文旅的文旅地产项目”。

此外,复华系的私募基金平台瀚亚资本在2018年10月延期的14只基金,媒体报道称产品资金投向均为复华的文旅项目,包括九寨沟复华度假世界和丽江复华度假世界。

另一方面,这些资金所投向的标的,又都是为回报时间较长、重资产的零售及文旅地产项目。

与此同时,复华也一刻都没有停下扩张的脚步。2017年11月,全时便利店激进地提出“百城百万”计划,投入100亿资金,实现100个城市落地,铺设100万个终端。同年,复华推出对标盒马生鲜的“地球港”生鲜平台。2018年6月,复华旗下的“布鲁诺咖啡”也宣布了启动全国百店计划。与此同时,在短短5年里,复华的文旅地产项目也在全球各地开花,在国内的丽江、黄山、九寨沟、长春、南京等地推出度假村项目,并把项目布局到海外的澳洲、澳大利亚、纽约曼哈顿。

清流工作室发现,复华系不仅募集资金投向文旅项目,还把文旅地产项目本身打包成了金融产品。一位复华前员工向清流工作室表示,以复华丽江项目为例,复华先把房子卖给业主,然后与业主签订《委托经营合同》,复华承诺通过经营和收租给业主定期带来分红与返利,《委托经营合同》到期后,如业主不想持有房产,复华还承诺按原价回购。

值得一提的是,裁判文书网近期发布的多则文书显示,有业主认购了复华的房产资产并转让了商业经营收益权益后,期满后至今一直没收到付款本金以及收益,只好将复华系相关项目公司告上法庭。

但法院则指出,“通过本院对受理的与本案同一被告同一类型60多件系列案件的审理,查明案涉的商业经营收益权益转让协议或份额认购协议虽然均冠以项目名称,但实际并无该项目在实际经营运作,被告未能明确项目的具体位置、运营情况,原告也并不知晓项目的具体状况,也未得到过被告关于经营状况的情况或财务报表反馈。故被告存在在开发房地产项目过程中,虚构商业经营项目,以转让该项目商业经营收益权益份额的名义向社会公众宣传,承诺在一定期限内以给予货币回报并到期返还本金的方式向社会公众吸收大量资金的违法行为”。

在一位复华前员工看来,与近年来许多爆雷的资本派系一样,复华系的崩盘源于此前的高杠杆,而在政策去杠杆的大环境下,企业利润下滑,导致资金流紧张。最终一个平台的爆雷,导致了复华的节节溃败。

与此同时,复华系的零售版图也在不断收缩。2018年11月,刚刚开出5家门店的地球港宣告关闭。2018年底,全时便利店不时传来关店的消息。2019年2月,复华系将全时便利店的资产转让给山海蓝图与罗森。2019年3月,据北京商报报道,复华旗下的布鲁诺咖啡在北京连续关店。

与此同时,复华更是被屡屡爆出欠薪、裁员、拖款等问题。据财新2018年12月报道,当时北京人社局一位劳动保障督察员透露,被欠薪的员工数量已达2496人,涉及复华集团旗下复华文旅、复华文商等多个子公司或孙公司。一位复华文商的员工则称,员工们被欠薪总金额已过亿。

随着资金链的断裂,复华的文旅项目也逐渐停摆。据媒体报道,根据复华今年4月的披露情况,目前复华还在实际运作的项目,只有黄山、丽江、九寨沟、长春等几个项目。一位投资人则向清流工作室表示,这些实际运作的项目大多也并未完工,真正建成的仅有复华在丽江的项目。

“估计是海象爆了后,复华搬钱补洞,最终补到垮下了。”一位投资人向清流工作室表示。

最终,在短短几个月内,千亿规模的复华系走向崩盘。

千亿残局待解

复华集团的实控人是王新,出生于1975年,内蒙古人。王新背景神秘,早年经历鲜为人知。清流工作室梳理发现,其公开的商业经历最早可以追溯到2003年。

2003年,王新成立了康基恒业(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康基公司”),业务是售卖饮水机。在成立复华集团之前,王新旗下公司均与饮水机业务相关。不过,清流工作室发现,早在做饮水机时,王新便施展出了后来在复华常见的金融套路。

据经济导报2012年报道,一家名为北京康基嘉华净水科技有限公司济南分公司(下称“济南康基”)的净水器材销售企业,经常以邀请参加推介会的形式,向济南市民推销“理财产品”。不仅承诺高额回报,而且还以母公司将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投资多可以分得原始股为诱惑,鼓动市民加大投资金额。比如,如果用7.1万余元认购公司24台家用净水机,济南康基将对这24台净水机代为管理与销售,市民便可以分别在半年、一年半、两年半的时间段各获得3万元返款,投资收益率总计可达26.7%。经济导报指出,济南康基的做法涉嫌非法集资。

济南康基正是当时王新旗下的公司,集资手法与后来复华系在文旅项目用到的“售后返租”几乎如出一辙。

目前,复华系留下的千亿残局依然待解。

根据裁判文书网近期公布的文书,经审查,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经侦支队发出通报,海象理财现约有6万余名投资人不能按期兑付,涉及资金46亿余元。而此前,王新曾就复华平台负债情况介绍称,凤凰钱包大概有1亿的负债规模。而此前瀚亚资本延期的14只基金产品,每个项目整体金额不低于1亿元,涉及金额至少10亿元。

在危机发生后,复华将复华资产、瀚亚资本以及海象理财的还款集中到一个平台,成立了瀚亚官方投委会。但据清流工作室接触到的至少6位来自海象理财、凤凰钱包以及瀚亚资本的投资人所述,其本人以及其接触的所有其他投资人,从违约以来至今几乎均从未收到一分钱兑付。一位投资了27万的凤凰钱包的投资人表示,其听到的少数兑付的例子,也仅仅兑付了三千元。

一位今年56岁的农民工李安称,2016年他经工友介绍,陆续在海象理财投入了7.8万元。在平台提现出现违约后,他一开始还耐心等待回款,但在去年检查出心脏病后,他对这笔钱开始越发紧张。李安表示,他的儿子患有慢性病需要定期治疗,目前他与妻子又都因为患上腰间盘突出无法工作,这笔钱几乎是他目前仅存的积蓄。

从2019年9月开始,复华又试图通过另一种方式还债,逐步向投资人推出债转房产(即债权换成房产)、债转RCI(即债权换成在RCI旗下全球酒店住)、债转商城(即债权换成在线商城上的商品)、债转股份等,不过依然引来许多投资人的诟病。

投资人向清流工作室表示,即便选择了债转商城,商品仍需要投资人支付一定比例的金额才可以兑现,而且商城的商品价格虚高,投资人支付的金额基本已等同于商品的真正价格。

以某品牌电饭煲为例。清流工作室从李安发来的截图看到,复华商城上这款电饭煲的标价为2299元,抵扣比例为35%。这意味着,即便投资人在商城上兑换了这款电饭煲,仍要支付1494元。但清流工作室从其它多个电商平台检索发现,目前这款电饭煲售价仅为1299元。

另一名投资人向清流工作室表示,即便选择了债转房产,也会面临房子烂尾的风险。清流工作室了解到,复华目前可债转的房源为复华旗下“黄龙复华度假世界”项目的部分别墅和商铺,根据瀚亚官方投委会披露的信息,截止上个月,该项目仍在复工筹备中。

去年8月,天津市公安局和平分局发布公告表示,北京瀚亚世纪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天津分公司以及北京复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天津分公司,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已经被警方立案侦查。此外,根据裁判文书网透露的信息,目前海象理财也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立案侦查。清流工作室获取的一份执行裁定书显示,王新目前已经被限制高消费以及出入境。不过,据多位投资人与复华前员工透露,王新本人早已身处香港。

对于复华系偿还债务进展、项目情况等问题,清流工作室致电并发邮件给复华控股目前对接债务事宜的北京总部,得到的口头答复是“不方便回应”。

(文中曾铭、王曦、李安为化名。)

品牌升级/财经钻CZ,真正的价值型数字币,推动创新、科技、创业投资、价值型财经等等的进步和发展,单价6600美元以上(或等值USDT)每颗,回归财经钻CZ真实价值,即将上线交易所;预约购买/财经钻官方咨询QQ:318059325  微信:wdcjcne  邮箱:cjzviped@gmail.com     kefu@cjz.vip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财经钻cjz.vip提示: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新闻】

下一篇:深圳租房市场:降价1000元难出租 地铁房空置几个月

上一篇:深圳“炒房”扒皮链调查:大V洗脑,交钱入会,层层盘剥,钱房两空!

财经钻-财经观察
财经钻-互联网金融观察
财经钻-众筹/创投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