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行业
炒作ST舍得背后的推手,天洋控股或“出局”!
发布时间:2020-10-26 09:11 来源:环球老虎财经

自9月17日爆出控股股东非法占用资金之后,舍得酒业先是“披星戴帽”,而后股价随之下跌。仅仅时隔一个月,资金占用尚未尘埃落定,曾经的ST舍得股价却一路回升,自低点涨幅近50%。其间虽然有白酒板块普涨的因素存在,但天洋方面欠款偿还的预期及“出局”或是舍得上涨的最大推手。

曾经“错付”天洋股份的ST舍得,如今却有脱胎换骨的迹象。

10月23日,ST舍得早盘再次涨停,自9月28日舍得因天洋控股占用公司资金未偿还一事遭市场看空,创出27.67元的低价后开始大幅反弹,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股价涨幅50%。甚至超过天洋未出事之前的股价高点。

早前9月29日,舍得披露公告称,在召开的第十届董事会上选举新的董事长张树平和副董事长蒲吉洲,他们二人都在沱牌舍得供职多年的老人。此外,10月16日,ST舍得又在自家公众号上披露,宣布任命王勇为沱牌舍得集团党委委员、书记。

管理层的更换、国资的介入,让市场对舍得后期有了新的看法,这或许也是市场资金愿意追捧ST舍得的原因。

实控人或变更,引发资金追捧

在天洋非法占用舍得资金被披露之后,涉事的董事长刘力、总裁李强、董事张绍平被公安机关立法调查,负责执行的财务总监李富全亦然,由此引发舍得与天洋管理层的一系列动荡。

虽然消息面上,公司实控人周政声称不知此事,但此种说法颇有掩耳盗铃之意。根据其早年的投机经历,挪用资金填平旗下地产与文旅板块的亏空实属稀松平常,因此舍得案件东窗事发后不久,周政也因信披违规被立案调查。

在管理层因非经营性风险发生动荡之后,舍得的自救行动随之展开。

据10月16日舍得酒业官方微信消息,10月10日上午,沱牌舍得集团任命王勇为沱牌舍得集团党委委员、书记,王勇为射洪市副市长。

据媒体报道,尽管舍得多名高管被公安机关立案调查,但地方政府其实一直在与天洋控股保持着良性沟通,派驻政府人员进入舍得管理层并非出乎意料。

但在9月30日,就天洋控股所持公司控股股东股权冻结的事项,ST舍得再度公告,由于天洋所持股权多次被司法保全,因此舍得存在实控人变更的可能。

此外,在天洋系舍得高管接受调查的同时,张树平和蒲吉洲就代行董事长和副董事长之责任;而在9月29日,舍得董事会选举张树平为董事长,蒲吉洲为副董事长,任期三年;同时聘任蒲吉洲为公司总裁,任期三年;聘任高晓光担任公司财务负责人。

从履历上看,董事长张树平和副董事长蒲吉洲均在舍得任职超过30年,且无天洋控股的工作背景,而蒲吉洲也是目前公司大力推进的老酒战略的“操盘手”。

有意思的是,公布新管理层当天,舍得迎来了连续跌停后的第一个涨停板,天洋股权遭冻结后,早盘再次封住涨停板。这也表明资金对舍得的预期发生改变,开始进场抢筹。

此后,舍得股价一路走高,在国资介入后,舍得连续拉出多个涨停板,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股价涨幅达50%。

国资的介入,天洋控股所持舍得股权被冻结,或许意味着天洋所欠舍得的款项能够得以追回。此外,国资介入或为舍得后期引入新战投做铺垫。

舍得引战投“脱胎换骨”

据公司官网介绍,舍得酒业是“中国名酒”企业,和川酒“六朵金花”之一。1996年,公司成为白酒行业第三家上市公司;2009年,成为第三家荣获“全国质量奖”的白酒企业。

在1993年之后,由于居民消费水平提高,白酒消费也逐渐高端化,定位高端品牌的五粮液也在这一年超过汾酒,成为行业销量第一。此后,虽然沱牌酒产量一直占据行业前三甲,但由于没有走高端市场,开始出现走量不走价,增收不增利的情况。

1996年,沱牌股份营收8亿,净利润1.01亿;1997年营收利润继续增长,营收8.52亿,净利润达到了1.85亿。这一数据排在白酒行业第四,营收利润都超过汾酒和贵州茅台。但白酒市场日渐高端化的背景下,曾经的“低端酒之王”也步上了“汾老大”的后尘。

choice数据显示,公司净利润在1997年迎来高点1.85亿之后,开始一路下滑,在推出舍得这一高端品牌并更名为沱牌舍得之前,公司净利在10年间均未过亿。原先在行业内遥遥领先的沱牌,也逐渐被市场抛弃,落在了茅台与五粮液之后。

及至2013年的白酒危机,舍得业绩再次断崖式下跌,利润下滑-96.82%。最夸张的2015年,沱牌舍得营业收入11.56亿元,净利润713万元,净利率仅为0.62%。而白酒行业毛利率多为60%-80%,沱牌酒业的盈利水平几乎低到可以“忽略不计”。

但情况在天洋控股入主之后发生了改变。

新任执行总裁李强,通过突出高端品牌、调整销售区域、提高营销费用、上调白酒出厂价等方式,在2013年-2015年,舍得酒业营业收入分别为14.19亿元、14.49亿元、11.56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177万元、1319万元、713万元。到了2019年,公司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26.50亿元、5.08亿元。

正因如此,舍得酒业原先不温不火的股价也一路上涨,在2018年1月22日一度到达历史最高价51.25元/股。除此之外,《消费者报道》通过深扒天猫、京东、苏宁旗舰店约1.5万条消费者评价后撰写的白酒测评显示,舍得酒质可比拟“普五”。夸赞之余,亦带一些惋惜。

可以看到,引入天洋控股对舍得来说,如果没有后来的资金侵占,几乎是双赢。

况且,根据9月30日舍得酒业的公告,天洋控股挪用资金与舍得自身经营无关。因此,即使天洋控股挪用资金,导致舍得“披星戴帽”,但这也是非经营性风险导致。舍得无论是业绩还是发展,在同档次白酒股中均属中上。如今管理层基本稳定,资金问题也处于良性沟通状态,如果能够顺利解决,舍得酒业实现业绩突破亦指日可待。

况且,白酒股中也不是没有被ST后绝地翻盘的先例。

白酒股中不缺“卷土重来”者

同为川酒六朵金花的水井坊此前也一度陷入经营不佳的境地,引入外资帝亚吉欧后,开始经营好转。除了水井坊,酒鬼酒也曾经深陷舆论旋涡,数度戴帽,面临退市,但因新投资者的介入都化险为夷。

酒鬼酒自1985年创立,1993年甚至价格超过茅台,成为当时中国最贵的酒。1997年上市之后,由于一系列战略失误,在2002年和2003年,酒鬼酒分别亏损1.45亿元和0.94亿元。于是,2004年酒鬼酒第一次面临退市的风险,改名为“ST酒鬼”。但因其在2004年实现3179万元的净利润,在2005年成功摘帽。

但酒鬼酒并未从此稳健经营下去。2005年9月,由于公司三个账户4.2亿资金被董事长私自转走,引发一系列动荡,其间历经高管变动,股权变更,由于第二波亏损,2007年再次戴上了“ST”的帽子。

此后由于华孚接盘,酒鬼酒再度摘帽。但在2012年,由于塑化剂和三公消费限制,酒鬼酒再次连续两年亏损,第三次被ST。

但在2015年,中粮集团成为酒鬼酒实控人之后,进行一系列改革,酒鬼酒再度重振,销售与净利逐年上升。截至2019年,公司营收15.12亿,净利为2.99亿。目前股价近百,市值310亿。

酒鬼酒的经历,虽然与舍得不同,但舍得在经营上并未出现大幅亏损的情况,再通过一系列有效的措施,大可扭转当前的不利局面。

10月9日,舍得在秋季糖酒会,进行了题为“千亿老酒市场的速度与激情”的老酒培训,意展现舍得酒业在老酒领域的实力,推进其“老酒战略”。

由此观之,纵然天洋控股的资金侵占对其造成了一定的风险,使得公司在基本面正常的情况下被迫ST,但目前白酒板块被市场普遍看好,再有秋季糖酒会和三季报披露的利好加持。有酒鬼酒珠玉在前,ST舍得借此卷土重来,顺势摘帽也未可知。

财经钻CZ,真正的价值型数字币,推动创新、科技、创业投资、价值型财经等等的进步和发展。

财经钻CZ 官方客服QQ:318059325  微信:wdcjcne  邮箱:kefu@cjz.vip     Telegram:@cjzvipe

财经钻CZ系列介绍:

https://www.cjz.vip/99989216.html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财经钻cjz.vip提示: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新闻】

下一篇:烂尾芯片厂,“师从”房产商

上一篇:马云:没有风险的创新就是扼杀创新 监和管是两回事;中国的银行还是当铺思想,害了很多企业家

财经钻-财经观察
财经钻-互联网金融观察
财经钻-众筹/创投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