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互联网金融观察
最严“禁添令”下工业大麻产业化濒临绝境,行业将如何应对?
发布时间:2021-04-14 15:03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随着强监管政策来袭,工业大麻产业化之路濒临绝境。

3月26日,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官网发布了《中检院关于就修订化妆品禁用组分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以下简称《意见》),引发国内工业大麻护肤品行业广泛关注。《意见》指出,根据国家禁毒管理相关政策要求,拟将大麻(CANNABIS SATIVA)仁果、大麻(CANNABIS SATIVA)籽油、大麻(CANNABIS SATIVA)叶提取物和大麻二酚等原料列为化妆品禁用组分。4月19日为公开征求意见截止日期。

目前,化妆品行业是国内工业大麻叶提取物唯一合规的应用领域。如果这一政策落地,则意味着未来工业大麻提取物产业化面临“一刀切”的强监管局面,直接影响整个产业的生存发展。

那么,这个禁令一旦生效,会给整个工业大麻行业带来什么影响?行业企业又将如何应对?未来工业大麻产业化将向何处去?

据悉,在《意见》发布第三天,云南省工业大麻行业协会就牵头组织了行业企业闭门磋商会。此外,4月15日,云南省工业大麻行业协会还将在昆明主办“2021首届云南省工业大麻产业发展学术研讨会”,活动除了探讨工业大麻叶提取物的药理、毒理基础研究及安全性研究,工业大麻在化妆品领域应用研究、行业自律监管体系构建等核心话题外,还将针对《中检院关于就修订化妆品禁用组分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进行讨论。同时还将在学术界发起《2021工业大麻产业发展倡议书》。

产业影响重大

云南省自然资源丰富,是世界大麻的原产地之一,也是全国唯一一个经过相关部门批准可以合法种植工业大麻和产业化提取、利用有益大麻素的省份。

据云南省工业大麻行业协会提供的统计资料显示,截至2020年上半年,云南全省取得工业大麻种植许可证企业158家,核定种植36万亩,实际种植15.66万亩;从事花叶加工的单位和企业101家,取得提取加工许可证企业14家(截至目前已达18家),取得加工前置审批的企业87家。全省CBD(大麻二酚,工业大麻主要提取物)提取加工年产能超过50吨,云南已经成为全球工业大麻主要种植区域及优质原料CBD主要生产地,产业发展的重要聚集区,云南省也成为工业大麻投资热土。康恩贝、顺灏股份、汉麻集团、诚志股份等上市公司纷纷进入云南布局。

对于这个《意见》对行业的影响,云南省工业大麻行业协会副秘书长喻华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纵观整个产业链,云南种植工业大麻占全国总面积的五分之一以上,云南省的昆明、玉溪、红河、文山、楚雄、丽江、保山、曲靖、西双版纳等十多个州、市的县乡均开展规模种植,成为贫困地区农户脱贫致富的重要农作物。一旦“一刀切”最可能影响的是上游种植端,不利于已规模性种植工业大麻的黑龙江、云南等经济相对落后、边疆少数民族地区省份巩固脱贫攻坚成果。

此外针对近年来工业大麻制品在化妆品领域的产业化应用,喻华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近几年工业大麻相关提取物已经开始广泛运用于化妆品,技术已经相对成熟,只要是合规企业生产的合格麻妆产品,没有收到来自消费者的负面反馈,也没一些虚假的、不符合规范的宣传,应当允许进入市场,如何保护消费者的权益,这是个行业规范管理的问题,可以通过完善管理方式去规避。”

据喻华介绍,云南省工业大麻行业协会在努力推动以政府部门牵头建设工业大麻溯源的监管平台,从种子到应用端为工业大麻正身。

此外,行业协会也呼吁建立工业大麻提取物采购备案制度,规范化妆品企业采购工业大麻提取物渠道,确保流向国内市场的工业大麻产品有监管背书,不让市场这么混乱,让监管层放心,让消费者安心。避免出现一些海外代购的虚假宣称使用工业大麻叶提取物的化妆产品流入市场,导致紊乱。通过建立全产业链的溯源监管平台,达到去伪存真的作用,同时促进行业健康发展。

对于目前这个“一刀切”的禁令,喻华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我们认为应该区别对待,分类监管。工业大麻籽油和工业大麻叶提取物要政策分开。工业大麻仁果、工业大麻籽油属于药食同源产品,应用端政策应该更宽松;工业大麻叶提取物要加强监管。但通知里面的大麻二酚,是工业大麻叶提取物中主要的提取物之一,对于大麻二酚的药理、成药性及毒理学的研究国内还是相对薄弱的。虽然在世界卫生组织2017年公开报告中,认定CBD(即大麻二酚)中未发现任何不利于健康的因子,不管用在人类和动物上都是安全的,且不会对公众健康产生负面影响。大量研究报告也显示CBD不会产生四氢大麻酚(THC)的典型作用,且在人体研究中也没有滥用的可能性,但并不意味所有潜在影响都已被发现,需要进一步进行研究对人体的影响和可能的副作用。因此需要加强对大麻二酚药理及毒理学的基础研究,待相关基础研究较为夯实后,再酌情考虑是否将其单独列入《已使用化妆品原料名称目录》中,但是我们需要在工业大麻基础研究方面放开口子。”

此外,从产业链的角度来说,如果不进行工业大麻加工制品方面的科研和升级,单纯转型为原料出口,长远来看也并没有优势。

喻华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国际市场工业大麻提取物的原料价格一直在走低,如果禁令真的完全落地,整个产业只做出口,就只能集中在原料出口,其实并没有价格优势,且很容易陷入价格竞争的恶性循环。对于行业来说,还是要鼓励基础性研发,应用型产品的研发,通过大量研发和市场应用去证明产品的价值。通过产品创新获得市场份额,这样当国际市场局面愈来愈好的时候,也能为国内政策提供指导依据。对于工业大麻叶提取物,强监管要做起来。一些乱态,避而不谈是不好的,直面解决才是方向,应该要看到全球对于工业大麻的产业发展是看好的。”

资本“炒麻”已无空间

事实上,工业大麻板块在2019年A股二级市场也成为了炒作的图腾标签。2019年初从顺灏股份公告大麻种植项目获批开始,一波工业大麻概念的炒作持续了数月,“沾麻必火”一度成为普遍现象。

不过,工业大麻热潮兴起,乱象也随之产生。尽管CBD是大麻叶提取物的主要有效成分,该成分本身并未列入2015年版《已使用化妆品原料名称目录》,但部分企业在营销时带有“CBD”字眼,存在不合规的情况。“事实上,合规的宣传仅能提及大麻籽油、大麻叶提取物这些在目录中的原料。”化妆品行业借用大麻美妆进行虚假宣传的现象不在少数,例如添加CBD分离体冒充大麻叶提取物、添加大麻籽油宣传是“CBD化妆品”、概念性添加大麻叶提取物但并不标注含量等。

此前既有长期跟踪工业大麻领域的分析师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国内目前整个产业基础还非常薄弱,和国外比差距很大,包括种子含量低、土地种植经验不足。未来的趋势是国内的企业和海外机构合作,但有些纯粹炒作的企业后期可能不会有实质性进展。”

国金证券也曾旗帜鲜明的指出,短期内工业大麻行业仍处在概念导入期,以主题性投资机会为主,在相关上市公司的收入与利润端短期内较难体现。不过,从中期来看,伴随国内政策的边际变化,以及相关产品的新应用场景出现,在催化股价表现的同时,企业收入及毛利会受产品落地的影响或可以开始部分兑现。

华南某工业大麻产业基金业内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如果是纯人民币基金那基本没法投了。去年即使是疫情,很多大麻护肤品也有上市,整个行业其实发展很迅速,一些三线城市的经销商,都开始下沉布局产品,去年还有拿了比较大融资额的创业项目。但新政出来之后,超乎了很多人预期,国内市场很难做了,美元基金还能往国外投。”

也有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其实很早之前云南方面就跟公安部沟通过,当时态度也是中立偏紧。国内对重度成瘾的东西都是严格监管,对于行业发展面临的强监管风险之前各方也一直有预期,此次《意见》的出台,也算是靴子落地。

财经钻CZ,真正的价值币,推动创新、科技、创业投资、价值型财经等等的进步和发展.

客服QQ:318059325  微信:wdcjcne  邮箱:kefu@cjz.vip

一:财经钻CZ详细介绍:

https://www.cjz.vip/uploads/868369.pdf

二:财经钻CZ相关介绍:

https://www.cjz.vip/99989216.html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财经钻cjz.vip提示: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新闻】

下一篇:9.8万元一针 “干细胞治疗”黑市日渐猖獗

上一篇:119家基金踩雷 中国中免闪崩跌停

财经钻-财经观察
财经钻-互联网金融观察
财经钻-众筹/创投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