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行业
游资的对手盘:8家医药公司花式减持超20亿
发布时间:2020-02-13 11:00 来源:阿尔法工场

在经历了春节首个交易日的暂时下跌后,A股迅速迎来大幅反弹,尤其是医药医疗行业,多家上市公司连续涨停。其中,生物医药板块指数2月4日-6日连续三个交易日涨幅14%、化学制药板块指数上涨15%、医疗器械服务板块指数上涨了13%。

一些医企股东也顺势将减持提上日程。综合choice数据,节后开市至2月10日,共有47家公司发布了股东减持公告,直接来自于医药医疗行业的公司就有8家,按照各自公告日股价计算,总减持市值近25亿元。

“医药行业一天有三四十家公司涨停,有些风头上的公司连续好几个涨停,我们都看傻眼了,再去看涨幅靠前的公司,说实话,很多都不太认识。”一位医药行业资深分析师表示,一些在疫情期间暴涨的公司并没有基本面支撑,只是做了一些相关的防疫产品,产销量和持续性其实很有限。

“都是炒作很厉害的公司在减持。短期涨幅达到30%甚至50%的情况下,无论股东高管还是投资人,肯定会有人选择减持,很正常,但要注意到,很多有基本面支撑的主流公司并没有报复性上涨,也并没减持。”该分析师认为,如果基于长期基本面去考虑,目前的趋势对那些真正具有发展前景的公司并没有影响,因为“他们不会因为这种短期炒作去减持”。

长江健康:估值减七成的子公司带来三连板

反弹开始后,长江健康(SZ:002435)以连续三个交易日的涨停,成为短线领头羊之一。

2月5日,在卫健委发布的新冠肺炎新版诊疗方案中,两次提到“或可加用利巴韦林静脉注射”帮助治疗。当天,便有人在投资者互动易上留言长江健康,询问其子公司华信制药集团官网上显示有利巴韦林注射液产品生产是否属实,上市公司很快回复表示:“山东华信有250ml利巴韦林葡萄糖注射液的批准文号,该药品为抗病毒药,用于呼吸道合胞病毒引起的病毒性肺炎和支气管炎。”

财报显示,长江健康主要包括医药制造、医疗服务和机械制造三项业务,创收主要产品为冻干粉针和粉针剂,冻干粉针为注射用拉氧头孢钠,用于敏感菌引起的呼吸、消化和泌尿系统等的感染症状。而山东华信制药则以阿胶、鹿角胶和龟甲胶等胶剂为主要产品。

长江健康在2月8日发布了股价异动公告。公告中对自己位列“抗病毒药物生产商”的身份予以了说明,其表示,山东华信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持有250ml利巴韦林葡萄糖注射液的批准文号,但目前暂无生产,后续如有需要,公司将按照主管部门要求,做好复产的相关手续,具有一定的不确定性。

而同一时间,公司第二和第三大股东中山松德和杨树恒康公布了减持计划,拟在未来6个月内最多减持18%的股份,这也是他们所持有长江健康的所有股权。

两家的减持原因均为股东企业资金需求,方式包括集中竞价、大宗交易和协议转让,总共2.25亿股,按照公告时股价,总市值接近10亿元。

实际上,直接给上市公司带来三连板的山东华信制药,此前一度把长江健康业绩拖入低谷。2018年,长江健康斥资近10亿元收购华信制药60%股权,净资产3.3亿元的标的公司评估值达到15.5亿元。

根据长江健康近期公布的业绩预告,因阿胶行业形势变化,华信制药营业收入、净利润指标较上年同期将出现大幅下滑,经初步减值测试,报告期拟对山东华信计提商誉减值 6.64亿元左右。

入驻上市公司仅一年时间,华信制药估值便减少了近七成。

太龙药业:欲减持的二股东或再次被套

早在春节前夕,太龙药业(SH:600222)便开始了暴涨。此前,他们的股价已经在底部徘徊了数年。1月20日和21日两个交易日,太龙药业连续涨停,而在春节休市期间一则“双黄连可抑制新冠病毒”的消息,则将股价彻底点燃。2月3日开市后,太龙药业连续四个涨停板,从20日开始的8个交易日,股价涨幅80%。

同一时间,减持计划也随之而来。太龙实业公告称,二股东、自然人吴澜因个人资金需求,计划6个月内从二级市场减持600万股股份,占其所持上市公司股份的18%。

吴澜所持股份为其2015年3月参与太龙药业定增所获,成本价为6.85元/股左右,彼时,太龙药业二级市场价格为9元/股左右。定增完成后,太龙药业股价在当年夏天达到高点便一路下挫,等到2016年定增股解禁时,只有8元/股左右。而在本轮行情开始前,已低至4元/股左右,期间,被套牢的二股东吴澜总共只减持过50万股,节后连续4个涨停后,其一度扭亏为盈。

与长江健康一样,疫情对太龙药业业绩影响同样有限,而双黄连市场已经处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之下。

综合药企哈药股份(SH:600664)是生产双黄连的老牌公司,其2019年半年报表示,受广告效应下降、竞品低价逼抢市场、中标价下降、医保受限等因素影响,主要产品双黄连口服液和双黄连粉针等重要注射剂销售收入均出现大幅下滑。

太龙药业则以双黄连为主打产品,优势品类为浓缩型和儿童型双黄连口服液、双金连合剂。2018年,太龙药业双黄连口服液销售量1.5亿支,销售收入2亿元,平均价格1.33元/支,毛利率50%,而在2017年,太龙双黄连口服液销量1.3亿支,收入1.7亿元,毛利率41%。

量价的稳定提升得益于太龙药业在儿童型双黄连口服液上的增长。2019年上半年,太龙药业中药口服液实现营业收入 15,466.10 万元,同比增长32.29%,其中儿童系列产品中双黄连口服液(儿童型)同比增长 90.86%。2018年,太龙药业销售服务费和展览费由560万元上升到1200元;2019年上半年,广告费用由400万元上升到630万元,上浮60%,原因为对儿童系列产品的推广力度加大。

不过,这还不能改变太龙药业业绩的长期颓势。2014年至2018年的五年间,其扣非后净利润有四年处于下降状态,总利润为亏损5000万元。

面对股价垂直上升,太龙药业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表示,公司双黄连口服液系列产品 2018 年度营业收入占收入总额的比例为17.36%,2019 年1-3季度营业收入占收入总额的比例为20.35%,公司近期经营情况正常,内外部经营环境均未发生重大变化。

随着资本市场的逐步冷静和上海药物所补充表示双黄连是否有效还需大量试验,截至2月11日午盘,太龙药业也迎来了股价高峰过后的第二个跌停,还未实施减持计划的二股东面临再次被套。

6个交易日,8家医药医疗企业减持

自1月20日开始的八个交易日,以岭药业(SZ:002603)经历三个涨停,总涨幅超过50%。此前,其股价同样自2015年以来一路下跌并在底部位置徘徊。短期暴涨后,2月3日,以岭药业公告称,公司第三大股东、自然人田书彦预计在6个月内减持890万股,占其所持上市公司股份的13%,总市值在1.5亿元左右。

以岭药业主要产品为硬胶囊剂、片剂和中药配方颗等,品类包括抗感冒类和心脑血管类。在2月5日卫健委公布的第五版新冠病毒诊疗方案中,其生产的专利中药连花清瘟胶囊和连花清瘟颗粒,被列为中医治疗医学观察期推荐用药。2019 年前三季度,以岭药业连花清瘟产品实现营业收入14.15亿元,占公司营业收入的32.54%。

对此,上市公司表示将对连花清瘟产品的市场推广和销售产生积极影响,但对公司经营业绩的影响暂无法估计。

对减持按耐不住的还有乐心医疗(SZ:300562)。节后A股刚刚复工,公司公告也宣称,实际控人潘伟潮便计划减持占总股本4%的760万股股份,总市值超过1.5亿元。实际上,乐心医疗2016年11月份上市,潘伟潮的首发原始股才刚刚解禁。

乐心医疗的上涨高峰也是在春节之前,其主要业务为测量人体指标的医疗电子产品和可穿戴设备,在1月20日至22日,已经连续三个交易涨停;疫情期间,乐心医疗还捐赠过智能电子血压计,和配套搭建乐心医疗远程患者监测管理系统(RPM)。业绩预告显示,因为远程医疗业务,上市公司去年净利润3400万元左右,同比增长了40%。

在互动易上,有投资者询问疫情对于公司远程医疗的影响,乐心医疗并没有正面给出结论,仅表示将继续开发完善“互联网+医疗健康”业务。

与此同时,信邦制药(SZ:002390)和重药控股(SZ:000950),也在2月10日晚发布了减持公告;而包括此前的开立医疗(SZ:300633)和维尔药业(SH:603351),节后仅仅6个交易日,直接从事医药医疗行业的减持公司就高达8家。

从2月7日开始,医药板块已经开始回调。截至11日午盘,生物医药板块指数两个半交易日下跌5%,化学制药指数下跌6%,医疗器械服务指数下跌了5%。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财经钻cjz.vip提示: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新闻】

下一篇:疫情下长租公寓的生存图景:运营商、业主、租客三方博弈

上一篇:维密“半价卖身”,传神秘私募接盘

财经钻-财经观察
财经钻-互联网金融观察
财经钻-众筹/创投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