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钻-信托观察
信益21号“踩雷”庆阳能化,光大信托多个项目展期
发布时间:2020-02-25 10:09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作为有着央企背景的光大信托,其品牌也一直被不少投资人看好的,所发行的信托产品罕有展期现象发生,然而随着近两年资管行业兑付风险的频发,公司所发产品终于出现了兑付逾期现象。

  作为一家央企信托公司,光大兴陇信托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光大信托”)近几年规模扩张明显,虽然其品牌一直被不少投资人所看好,所发行的信托产品也罕有展期现象发生,但在近两年资管行业兑付风险频发下,光大信托没能躲过频发的信用风险,部分项目也未能顺利兑付。

  《红周刊》记者了解到,光大信托投向青海省投的盛鼎1号信托计划、投向庞大集团的弘远9号信托计划均处于延期处置中。近日,有光大信托投资人向《红周刊》记者爆料,称融资方为甘肃庆阳能源化工集团的光大信托-信益21号信托计划也出现了展期。《红周刊》记者发现,在庆阳能源化工集团项目上,中泰信托发行的中泰信托-庆泰1号信托计划早在2019年就已展期。

  光大信托-信益21号展期

  担保方庆阳经投为AA评级

  投资人刘先生提供的材料显示,光大信托-信益21号集合信托计划募集规模不超过4.95亿元,期限两年,收益率在8.5%~9%之间,融资方为庆阳能源化工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称“庆阳能化集团”),资金将用于甘肃庆阳市“气化庆阳”项目建设。

  从信益21号产品介绍来看,其有三个还款来源:“气化庆阳”项目的经营收入作为第一还款来源,融资方庆阳能化集团的经营收入作为第二还款来源,担保人庆阳市经济发展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称“庆阳经投”)的日常经营收入作为第三还款来源。而在增信措施方面,融资方子公司庆阳能源化工集团宏泰置业有限公司以土地提供抵押担保,庆阳经投提供连带责任担保。庆阳经投是庆阳主要的基础设施建设融资和投资主体,鹏元评级给出了AA的主体评级。

  天眼查显示,庆阳能化集团的股东为庆阳国资管理局(持股92%)、国开发展基金。庆阳能化集团主要从事煤炭油气的勘探开发与副产品加工,公司业务还涉及机械设备及配件制造、钻采工程相关配套服务、大宗贸易等。推介材料亦显示,庆阳能化集团主要为中石油长庆油田公司提供配套服务,是庆阳主要的融资平台之一。

  据光大兴陇信托官网信息,信益21号分为8期,成立日期分别在2018年2月初~5月28日之间。其中,成立于2018年2月1日的第一期应于2020年2月中旬到期兑付。但刘先生告知《红周刊》记者,截至最后一个工作日也未收到本息,目前已进入展期。有信托行业销售向《红周刊》记者透露,信益21号第一期规模接近两亿元,“第一期规模挺大,导致兑付压力很大,如果只有几千万就好解决了。”

  董事长涉受贿罪

  融资方再融资能力受冲击

  《红周刊》记者获悉,导致信托计划展期的原因之一是2017年以来开始的甘肃反腐风暴,影响到了融资方。

  据甘肃纪检监察网信息,2018年6月初,甘肃省纪委监委宣布对省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正厅级)张智全实施审查和调查,而张智全曾在2006~2011年担任庆阳市长、市委书记。在张智全离职后,接替其担任市长一职的是周强,其虽不久转任甘肃省发改委主任,但在两年之后也被免职。周强之后任庆阳市长、市委书记一职的是栾克军,他于2017年11月被宣布接受调查,在2018年7月的庭审中,检方指控栾克军在庆阳任上,在项目建设、工程承揽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所送现金、房产等财物。

  除了上述人物外,因甘肃反腐风暴而相继落马的还有曾任庆阳市委副书记的戴炳隆(落马前为甘肃省委副秘书长)、副市长王谦等。

  庆阳能化集团的法人代表是秦买宁。据2018年10月每日甘肃网信息,甘肃榆中县检察院对庆阳能化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秦买宁(县处级)以受贿罪取保候审。这一利空消息的发布,对庆阳能化集团的再融资环境产生了明显负面影响。

  刘先生提供的光大信托业务团队曾向投资人通报的材料显示,2018年以来,甘肃省庆阳市成了反腐重灾区,市委书记、分管庆阳能化集团的副市长、企业法人等先后被带走,直接导致:市政府运转决策效率下降、没有合适的新法人由政府选派至企业,企业法人和董事长职位空缺数月;同时,企业又处于前期已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的一批具有垄断资源优势的项目处在起步建设的关键阶段,而市政府和企业法人董事长的缺失对企业经营和该批项目建设造成了严重的破坏。企业在2018~2019年面临着诸多难题:项目手续办理迟缓、企业内部重大决策由于董事长缺失无法形成决议、正常融资活动由于企业法人缺失无法进行等种种困难。后期庆阳市政府和企业新的负责人终于到位,但是对融资方的项目建设和企业日常经营尤其是融资活动造成了严重冲击。

  另一方面,庆阳能化集团的融资结构以银行融资为主。随着经济整体下行和金融行业新增投放收紧,银行业普遍收紧信贷投放,尤其对庆阳市这种反腐重灾区更为审慎。前期待放款资金由于手续不完善和企业法人缺失,无法放款,新增融资跟不上来,导致企业资金链基本断裂。目前仅能维持核心业务的正常开展和公司基本运转,偿债能力暂时丧失。

  对于信益21号的处置进展,光大信托员工张女士在接受《红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此前曾寄希望于融资方加快房产销售以回收资金,但受疫情影响,房产去化速度不及预期。

  记者获悉,该房产项目位于庆阳市政府对面、目前估值8亿元以上,是融资方体系下唯一能产生现金流的项目,但2月以来,当地暂停房产现场交易,加之负责公积金的政府部门等迟迟未上班,导致信托计划展期。

  中泰信托也陷足庆阳能化集团项目

  在庆阳能化集团项目上,光大信托还有个“难兄难弟”——中泰信托。其在2017年发行了庆泰1号庆阳能源集合信托计划。公开信息显示,庆泰1号的融资方同样是庆阳能化集团,担保方也同样是庆阳经投。据中泰信托官网披露的资料,庆泰1号拟募资规模2.7亿元,通过投资于国民信托-民泰1号单一资金信托,最终用于向庆阳能化集团发放流动贷款。

  庆泰1号存续期两年,首期成立于2017年4月底,应于2019年4月底到期。然而据《红周刊》记者了解,该项早已延期。据中泰信托客户提供的信披公告,2019年11月中旬,北京东城区法院作出判决,庆阳能化集团需支付本息罚息共约7600万元,以及相应逾期罚息,庆阳经投需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责任,但后者未履行决议。中泰信托遂申请强制立案执行,法院已在今年1月受理。中泰信托相关员工回复《红周刊》记者称,目前正在强制执行过程中,公司项目组员工多次前往当地催收,并持续跟进企业兼并重组情况。

  在此前,中泰信托投向贵州、青海等地的多只信托计划也出现逾期,如祥泰1号、顺泰8号、恒泰18号等等。同庆泰1号一样,上述项目融资方均为中西部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或地方国企。

  对此中泰信托方面此前曾向记者表示,在金融去杠杆、压缩地方债务的大环境下,金融机构对中西部融资平台持谨慎态度,且这类平台普遍承担着地区内民生公益性项目建设的重任,资金支出压力较大,如融资方偿债压力集中,且恰逢年底等资金面紧张的话,就很可能出现违约。

  光大央企背景非“刚兑”保证

  作为一家有着央企背景的信托公司,近两年业绩增长明显。据光大信托年报,公司2018年实现净利润11.16亿元,相比2017年增长110%以上。在成立的最初几年,光大发行的信托产品罕有展期现象发生,但随着近两年资管行业兑付风险的频发,光大信托还是没能逃脱产品逾期魔咒,如信益11号就出现过兑付逾期。

  此外,光大信托在2017年发行的弘远9号信托计划(拟募资3亿元,用于向庞大汽贸集团发放流动资金贷款,上市公司实控人庞庆华提供代偿担保)应于2019年9月前后到期,但因融资方庞大集团资金链断裂,并于2019年5月被债权人申请破产重整而出现了兑付逾期。同样,光大信托发行的盛鼎1号信托计划,融资方为青海省投。

  尽管如此,《红周刊》记者还是了解到,光大信托的品牌依然被不少投资人所看好。某信托公司员工向记者透露,业内传言,对于政信类项目,融资方到期如未能还本,光大信托则往往会先兑付给客户,“至于到期后转让还是续作,就不清楚了”。

  不过张女士向记者表示,刚兑有悖于信托法律法规,公司内部无刚兑明文规定,投向天津物产的信益11号已经兑付,而投向庞大集团的弘远9号、投向青海省投的盛鼎1号都还在处置过程中,“但现在受疫情影响,目前公司还处于半复工阶段,常规业务大多暂定推进,公司正在积极推动慈善信托产品,风险项目的处置也可能稍有拖延”。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财经钻cjz.vip提示: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新闻】

下一篇:两家信托公司接连先后“踩雷”庆阳能化,后来者涉资规模高达5亿

上一篇:信托股权管理办法落地:不得交叉持股,违法股东可终身禁止入股

财经钻-财经观察
财经钻-互联网金融观察
财经钻-众筹/创投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