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钻-信托观察
开年屡陷兑付危机 光大信托能否化险为夷?
发布时间:2020-03-04 07:58 来源:华夏时报

  进入2020年,光大兴陇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光大信托”)正在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战。

  1月31日,光大信托管理的“光大-信益2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信益21号”)第一期本金未能按期支付,预计将延期1-5个月。

  2月27日,没能等到“光大信托-弘信6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弘信6号”)本金和利息的前四期项目投资人,再次收到了光大信托的一份项目延迟说明。

  除此之外,还有投资者反映,自己的“光大信托-智兴5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智兴5号”)也到期了,但融资方却向光大信托申请将第1期信托贷款之本息延期至新冠肺炎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之后支付。

  种种迹象表明,光大信托的兑付压力正在加大。据记者不完全统计,仅上述三个信托计划,光大信托涉及的延期兑付金额就超过了5亿元。而且从上述三个信托计划融资和投资主体的信用评级来看,最低的都为AA主体评级。

  接连出现兑付危机

  光大信托官网显示,信益21号于2018年成立,募集规模4.95亿元,期限2年,融资方为庆阳能化,资金用途为用于“气化庆阳”项目建设。风控方面上,庆阳经投提供连带责任担保,融资方子公司庆阳能化集团宏泰置业有限公司提供土地抵押担保。

  在还款来源方面,“气化庆阳”项目的项目经营收入为第一还款来源,庆阳能化集团的经营收入作为第二还款来源,担保人庆阳经发的日常经营收入作为第三还款来源。而在增信措施方面,融资方子公司庆阳能源化工集团宏泰置业有限公司以土地提供抵押担保,庆阳经投提供连带责任担保。

  据了解,信益21号共分为8期,成立日期分别在2018年2月初——5月28日之间。其中,成立于2018年2月1日的第一期应于2020年2月中旬到期兑付。但有投资者称,截至2月底最后一个工作日也未收到本息,目前已进入展期。

  值得关注的是,当前弘信6号也已有4期产品到期,总规模超2亿元,本金和利息均未兑付。此外,第五期产品亦将于3月1日到期,规模4680万元,3月到期兑付规模达1.62亿元。

  光大信托表示,由于当前突发的疫情,已导致弘信6号融资方的对外融资在诸多操作细节(如放款手续、额度申请等等)上面出现推迟,确实造成了资金的到位有所延误,融资方对此也深感抱歉。融资方预计上述贷款最迟3月中旬之前可实现放款,对此融资方承诺资金将优先用于本项目的兑付,并承诺逾期期间的利息也将一并偿付。同时融资方为表达还款意愿,表示近期会把1-4期客户的利息(2019年12月20日至到期日)先偿还。

  除此之外,还有投资者反映,智兴5号也已到期,但融资方遵义红花岗城却向光大信托出具了《关于遵义市红花岗区国有资产投资经营有限责任公司延期支付贷款本息的情况说明》,申请将第1期信托贷款之本息延期至新冠肺炎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之后支付。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仅上述三个信托计划,光大信托涉及的延期兑付金额就超过了5亿元。而从上述三个信托计划融资和投资主体的信用评级来看,最低的都为AA主体评级。

  接近光大信托一内部人士表示,由于当前突发的疫情,已导致多个融资方的对外融资在诸多操作细节(如放款手续、额度申请等等)上面出现推迟,确实造成了资金的到位有所延误,融资方对此也深感抱歉。

  “在这些爆出风险的项目中,除了融资方和项目自身的因素外,很多信托公司过分追求规模,忽视风控,也是踩雷的重要原因。”有行业资深人士表示,经济增速下滑叠加复杂的外围环境,信托作为一个预期兑付的产品,违约风险很大。

  曾多次化险为夷

  光大信托前身为甘肃信托,曾在业内排名垫底。2014年,光大集团受让甘肃信托51%股权,完成重组后更名为光大兴陇信托有限责任公司。此后,光大信托多次增加注册资本至64亿元,公司净利润也从2014年的1.45亿元攀升至2018的11.17亿元。根据光大集团披露,光大信托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增长89%,净利润增长83%,有望进入信托公司头部阵营。

  实际上,复牌光大信托的发展历程,其曾多次遭遇过兑付危机。其中,有3只还是甘肃信托遗留的,但光大信托后来通过自有资金和第三方接盘全部善后。

  2014年底,甘肃信托“黄河15号”和“黄河17号”产品相继出现逾期。公开信息显示,黄河15号、17号均为甘肃信托发行的中小企业发展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使用信托资金的企业原计划上市,但一直未能成功,导致项目无法兑付,最终由光大信托接盘甘肃信托后使用自有资金兑付。

  2015年10月,光大信托的“黄氏控股集团路桥建筑装饰城二期项目”也出现了兑付危机,使得大众目光再次聚焦其兑付问题。据了解,该项目成立于2013年,为甘肃信托的历史项目,而在当时作为补偿,光大信托自行垫付了一个季度的利息,并将利息上浮0.5%,同时还抛出了两种解决方案:一种是将按8折兑付本金,另一种是等待诉讼完毕,法院判决后分配。

  值得关注的是,在最近几年的信托违约潮中,光大信托虽也涉及诸如云南施甸某政信项目二次违约、迈科宁夏文投产业基金资产管理计划因实际融资方出现利息逾期支付、爱财集团兑付危机等情况,但最后均实现了全身而退。

  在上述资深人士看来,风险吸收能力是一家信托公司综合实力的重要构成,也是能否化解风险的直接反应。光大信托作为金控平台控股企业,实控人为中央汇金,股东背景可谓强大。加之光大集团的资产管理能力及资金运转能力,多数产品的风险化解较为顺利高效。

  “不过这不能代表上述三个信托计划也能化险为夷。”上述资深人士表示,虽然光大信托近两年的成长和进步有目共睹,但发展过程中也难免留有隐患,特别是在强监管的施压下,信托行业风险项目仍在逐步增加。加之光大信托产品以固定收益为主,涵盖基础建设类、工商企业类及房地产开发类,建议投资者在购买时谨慎筛选优质资产。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财经钻cjz.vip提示: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新闻】

下一篇:四川信托“TOT”风波再起!小心击鼓传花的游戏

上一篇:两家信托公司接连先后“踩雷”庆阳能化,后来者涉资规模高达5亿

财经钻-财经观察
财经钻-互联网金融观察
财经钻-众筹/创投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