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钻-私募观察
又有两家私募股权遭国资减持,一边是国资退出,一边是专业投资人与上市公司垂涎,如何擦出火花
发布时间:2020-09-30 14:00 来源:界面

继月初东方创业金控在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深圳东方瑞宸基金45%股权后,这两天又有两家国资金融机构挂牌减持旗下私募基金的股权。

与三周前中国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旗下东方创业金控“清仓式”减持深圳东方瑞宸基金股权有所不同,此次两家国资金融机构对控股私募基金选择了“部分减持”的方式,如果股权顺利转让,其中一家实际控制权将发生转移。

尽管两家国资金融机构减持的诉求不尽相同,但转让标的均为在中国基金业协会备案的私募股权基金,其2020年上半年营业利润和净利润均为亏损,总资产和所有者权益均比2019年同比下滑。

一边是国资金融机构“且走且看”减持私募股权,一边是上市公司垂涎私募牌照。两者能否擦出火花,让“僵尸私募”重获新生?仍有待市场和时间的考验。

东方创业金控月内两度减持

一个月内,前海东方金控第二次减持旗下的私募基金股权。

9月29日,深圳前海东方创业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深圳东方藏山资产管理有限公司10%股权,转让完成后,前者仍持有后者30%股权,实际控制权未发生转移。

根据北京产权交易所披露的转让标的情况,深圳东方藏山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注册地为广东省深圳市,法定代表人张春平,成立日期为2014年2月28日,注册资本20000万元,实收资本6000万元。

深圳东方藏山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是一家在中国基金业协会备案的私募基金,机构类型为:私募股权、创业投资基金管理人,办公地为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5号世纪财富中心。

天眼查信息显示,深圳东方藏山资产共有三家股东——深圳前海东方创业金融控股有限公司(控股股东)持股40%;北京梧桐藏山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持股30.1%,阳光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持股29.9%。

据悉,东方创业金控此次挂牌转让深圳东方藏山资产10%股权,转让底价为2984.228万元,要求“一次性支付”。如果顺利转让,前者仍将持有30%股权。此次股权转让披露公告期为,自公告之日起20个工作日,即2020年9月29日至2020年11月2日。

值得一提的是,深圳东方藏山资产的法定代表人兼董事长张春平,任职日期为2019年2月,在此之前,曾在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及多家子公司等担任多年高管。

作为一家国资控股金融机构的私募基金,近两年深圳东方藏山资产的财务状况却并不乐观。

根据经普华永道中天会计师事务所审计财务数字显示,该公司2019年度营业收入、营业利润和净利润分别为33124.02万元、4603.18万元和2992.44万元,而到了2020年6月30日,上述三项指标的数字分别为8462.65万元、-5229.91万元和-5247.32万元。

仅仅半年时间,这家私募机构的营收降幅就超6成,利润指标也由正转负,而国资股东最看重的总资产和所有者权益指标也同样令人失望,两项数字分别由38799.77万元和25688.59万元下降到27259.27万元和20441.27万元。

国投汇成减持“且走且看”

9月30日,北京国投汇成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深圳市京信国投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35%股权,转让完成后,前者仍持有后者35%股权,实际控制权将发生转移。

根据北京产权交易所披露的转让标的情况,深圳市京信国投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注册地为广东省深圳市,法定代表人吴玉铉,成立日期为2015年11月23日,注册资本和实收资本均为2000万元。

天眼查信息显示,京信国投基金仅有两家股东:北京国投汇成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股70%,为控股股东;深圳市绵绵基金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30%。

深圳市京信国投基金也是一家在中国基金业协会备案的私募基金,机构类型为:私募股权、创业投资基金管理人,公司总经理为夏彬,任职时间为2015年11月,在此之前曾在控股公司北京信托董事办公室担任董秘一职。更早时,他曾在国信证券、君安证券等券商从事投研工作。

尽管成立时间接近5年,但京信国投基金仅在协会备案了一只产品——上海绵绵置业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该产品成立于2016年9月,显示为运作状态,不过基金业协会特别提示——“本基金存续规模低于500万人民币(2020年第2季度更新信息)”。

财务数据则更有说服力。根据经天职国际会计师事务所审计的财务指标,2019年度该公司的营业收入、营业利润、净利润分别为0万元、-265万元和-264.98万元,到了2020年6月30日,营业收入依然为0,营业利润、净利润变成了-91.03万元。

从资产指标看,该公司2019年度的总资产、总负债和所有者权益分别为1546.37万元、0.58万元和1545.79万元,到了2020年上半年三项指标分别为1455.35万元和0.58万元和1454.76万元。

“从这家公司显示异常的财务指标看,应该是停工状态,也就是虽然公司尚未注销,但一切业务均已停滞,仅维持公司存续必须的开支,也就是这是一家僵尸私募。”私募业内人士分析称。

在中国基金业协会的“机构诚信信息”中,京信国投基金显示为“异常机构”,异常原因为:未按要求按时提交经审计的年度财务报告(本异常机构公示情形已整改)。

“僵尸私募”与谁约会?

根据北京产权交易所的股权转让相关规则,由控股股东挂牌转让公司股权,其他股东和企业管理层均有优先受让权,不过当这两个选择题抛给这两家私募基金的其他股东和企业管理层,他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放弃。

一家名存实亡的“僵尸私募”,连控股股东都有意转让部分股权时,谁还愿意与之约会?不过,目前私募基金的牌照仍有一定的价值,仍有部分专业投资者挂靠在他家发行私募产品。

据财联社记者了解,最近两年私募基金牌照已经不像前几年那么好申请了,有不少专业投资者决定下海设立私募,万事俱备后却发现,备案私募并非易事,为了避免错过募资时机,减少繁琐,他们就向其他私募伸出求助之手。

对私募牌照垂涎的并不止上述职业投资人,也包括部分上市公司。据财联社不完全统计,仅7月中旬以来就有中文传媒、复星医药、江苏吴中、恒瑞药业、康佳集团等上市公司发布公告称,其斥资设立或参股的私募基金日前取得基金业协会备案。

“截止今年8月末,私募基金管理规模超过15万亿元,其中私募股权创投基金占比71%。在科创板上市企业中,近90%的企业在上市前获得私募股权创投基金投资,投资本金达到704亿元,相当于科创板首发募集资金总额的25.6%。”日前,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党委书记、会长何艳春在武夷资产管理峰会上的致辞中肯定了私募股权基金行业的价值。

在私募业内人士看来,这是何艳春上任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会长后的首次公开发声。尽管私募股权基金行业一片生机盎然,但并不意味着每一家私募机构都能在这个美好时代平分秋色。

何艳春也在致辞中提醒,“部分私募基金风险事件反映出投资者不符合要求、变相公众化,打破了这种均衡,是形成风险、产生乱象的根本原因。”基金业协会将加强风险监测与处置能力建设,推动严肃投资纪律、出清行业风险、维护市场秩序。

一边是国资金融机构急于减持“僵尸私募”股权,一边是专业投资人和上市公司垂涎私募牌照,他们能否在股权价格上产生火花?仍需要等待时间和缘分的考验。

财经钻CZ,真正的价值型数字币,推动创新、科技、创业投资、价值型财经等等的进步和发展。

财经钻CZ 官方客服QQ:318059325  微信:wdcjcne  邮箱:cjzviped@gmail.com     kefu@cjz.vip

财经钻CZ系列介绍:

https://www.cjz.vip/99989216.html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财经钻cjz.vip提示: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新闻】

下一篇:16亿元未兑付 近2000投资人受损 这家私募终被注销

上一篇:59家私募被注销:有21亿未兑付、3000多人中招,业务员曾经想自杀

财经钻-财经观察
财经钻-互联网金融观察
财经钻-众筹/创投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