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投资理财焦点资讯
投资理财焦点资讯
“闪崩”“坐庄” 康美药业是如何走向“覆灭”的?
发布时间:2019-01-05 10:21 来源:格隆汇

  2018年的最后一个交易日,康美药业一则公告使其成为新年A股市场的一只“黑天鹅”。

  12月28日,康美药业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其内容为“因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我会决定对你公司立案调查,请予以配合”。

  此公告一出,瞬间在微信群,朋友圈以及雪球等平台炸开了锅,引起市场强烈的反应。

  2019年1月2日康美药业跌停,以8.29元的价格收盘,1月3日再度跌停,7.46元的股价也创下近一个半月来的新低,总市值蒸发超87亿,降至371.05亿元。截至到今日收盘,康美药业股价继续下跌4.02%,报7.16元。

  值得一提的是,三个月前,康美药业还是市值千亿的“白马股”,而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就变成市场的“弃儿”,还成为了2019年A股市场的一只“黑天鹅”,难道资本的市场就是这么风云无常,变幻莫测?

  事实上,康美药业的“被调查”早已有预兆。因为在此之前,康美药业就已经风波不断,频频股价崩盘,遭到市场的诟病。

  现在,我们来看看这家主营中药制品的公司,到底在折腾什么幺蛾子?

  疑似财务造假

  据康美药业历年的财报显示,2015-2017年,康美药业的账上有158亿、273亿、341亿的货币现金,四个季度平均现金额为133亿、229亿、313亿。

  可以说,康美手持的货币现金数额逐年提升,但奇怪的是,这笔大资金没有购买任何理财,而是干放着吃点银行的利息。据财务数据显示,这三年的利息收入只有1.65亿、1.81亿、2.69亿,利息/季度平均现金比例为1.24%、0.79%、0.86%。

  如此庞大的资金放在银行吃利息,使用效率是不是低得令人惊奇。而且有意思的是,康美药业却在2018年6月22日拟发行不超过60亿巨额的债券进行融资。

  一边把一笔巨额放在银行里不动,另一边还不断的借钱发债,这是一个什么操作?

  类似的情况,笔者倒是看过几个,但它们都没有什么“好下场”,比如贾跃亭时期的乐视网,比如还没有ST时的保千里。

  此外,更让人不理解的是,康美还有非常之大的存货,同时还有较高的负债,负债的利息支出也远远大于利息的收入,为何不用自己账上大量的现金去还掉高息的负债呢?

  截止2018年第三季度,康美账上有358亿元的现金,可以完全覆盖自己的有息债务,还绰绰有余,公司感觉很有钱,看起来也根本不差钱。

  而且据三季度报显示,康美药业第一大股东康美实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股权质押比例为91.91%。第七、八、九大股东都是康美药业的关联方,股权也都近100%质押。这么多钱拿出来,是不是拿去做资本运作了?

  此外,据报道,康美药业还存在“消耗性生物资产”的迷局:

  其一是,利润亏损未进行存货减值处理,会计处理方式是否适当;

  其二是,人参种植面积越来越大,员工人数和营业收入反而降低,消耗性生物资产真实性存疑。

  由此,经历了种种质疑之后,康美股价的“控盘主力”开始抛售,还有更多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的恐慌抛售,股价亦大幅下挫,不断发生闪崩。

  连续发生“闪崩”

  2018年的上半年,康美药业还是A股资本市场的一个白马神话,彼时的它曾创下市值1390亿元的历史记录。没有想到的是,经历过一系列质疑风波,康美药业被拉下“神坛”。

  时间回溯到10月份,从10月10日到10月15日,康美药业均小幅微跌,然而10月16日,康美药业早盘一度“闪崩”至跌停,最终收跌5.97%;10月17日开盘后,康美药业股价低开低走,一路下行,在11点整封死跌停板,与此同时,2022年到期、票息5.33%的“15康美债”下午临时停牌,停牌前跌20%报75.51元,创2015年3月上市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以及最低价格。

  11月28日,康美药再度闪崩,截至11月29日,康美药业已从10月中旬的高位跌去50%,市值缩水约500亿元,期间经历数度闪崩和一字跌停,相继跌穿2015年股灾期间的低点及2016年熔断产生的低点。

  截至到12月28日,康美药业的市值已经猛跌到458亿元,和峰值时候相比,蒸发了近千亿元。截至到2019年1月4日,康美药业已经连续两日跌停,成为新年A股市场的一只“黑天鹅”。

  质疑下的坐庄现象

  事实上,伴随着康美药业股价不断闪崩的情况,康美药业也不断被质疑声“公司股价暴跌因为操纵人员被抓。”

  2018年10月5日左右,因涉嫌操纵股价、内幕交易,深圳博益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博益投资”)法定代表人王廉君,被公安经侦部门采取强制措施,操纵标的可能涉及康美药业。

  博益投资实际上是“康美的公司”,该公司由康美药业实际控制人马兴田控制,王廉君于2001年至2010年6月在康美药业任职,担任博投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股东为普宁康美实业有限公司、许冬瑾,持股比例分别为90%、10%。

  即使抛开与博益投资、王廉君的关联关系,康美医药长期以来的特异走势,也早已被投资者所注意。

  “在没有大跌之前,康美药业每天盘中都不断下跌,临到快收盘时才突然拉上去,这种情况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此外,在康美药业股价诡异的走势下,其实潜藏着更大的“游资魅影”。

  2018年10月16日,也就是康美开始闪崩的当天,市场上有其它三家公司的股价走势与其相似,分别为:康美药业、皇庭国际、盛迅达。更让人惊奇的是,在接下来的6个交易日,它们股价走势高度一致。甚至到现在,看这三家公司股价走势,似乎就是一家公司在表演。

  除此之外,在这6个交易日中,这3家抛售的主力均来自于深圳地区的券商营业部,且上榜的营业部多有重叠。

  除了股价走势一致,闪崩期间交易营业部多有重叠以外,这几只广东闪崩股还存在其它特征:大股东股权普遍超高比例质押,前十大股东存在交集、部分个股信托账户扎堆等等。

  细究下来,一系列下跌的背后并不是简单的巧合。这些闪崩的广东本地股存在“联合坐庄”的嫌疑,而轮廓也渐渐浮出水面。

  据证券时报援引知情人士透露,参与康美药业“坐庄”的是深圳市中恒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恒泰”),前台老板叫陈少鞍,坐庄皇庭国际等个股的也是这帮人。该人士表示,坐庄者是潮汕人,控盘的个股主要在广东地区,股东名单中信托账户较多,存在配资情况。

  卷入多起贪腐案

  在此次被立案调查之前,康美药业就曾多次卷入贪腐案件。

  2014年8月至2015年11月,原任广东省食药监局药品安全生产监管处处长蔡明利用职务便利,为康美药业谋取利益,先后3次收受康美药业总经理马某、副总经理李某贿送的现金共计30万港元。

  2004年至2011年,康美药业董事长兼总经理马兴田曾行贿原揭阳市委书记陈弘平,共计500万港元。陈弘平为马兴田当选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提供帮助。

  2000年至2014年,康美药业董事长兼总经理马兴田行贿广东省委原常委、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涉及金额200万港元、人民币60万元。

  2000年至2012年,李量利用担任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发行审核一处处长、创业板发行监管部副主任等职务上的便利,为9家公司申请公开发行股票或上市提供帮助,收受贿赂折合人民币共计约694万元,康美药业便在名单之中。

  最后

  康美自从2001年4月上市,至今已走过18个年头,从风光无限的医药明星到被调查的A股“黑天鹅”,康美药业一步一步把自己推向没落的深渊。

  的确,或财务造假,或卷入贪腐案以及涉嫌坐庄,这其中哪一项摊到一个公司上都没有好果子吃,更不用说全中了的康美药业。证监会一纸“调查令”下来,康美药业身上的种种谜团都将揭开,该来的“惩罚”迟早会来。

  如今,康美药业还真应了那就话:正义可能会迟到,但终将会来。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财经钻cjz.vip提示: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新闻】

下一篇:房租抵税引发房东和租客恐慌?烦恼真的存在吗?

上一篇:澳大利亚楼市跌出2008年以来最弱行情,悉尼房价大跌近9%

财经钻-财经观察
财经钻-互联网金融观察
财经钻-众筹/创投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