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精选
行业
五千万分账网大背后的残酷真相:95%项目都不赚钱?
发布时间:2019-01-11 08:40 来源:毒眸

在去年影视行业“寒冬已至”的声音四起之时,网络电影却成了2018年备受瞩目的“幸运儿”,除了单片分账冠军《大蛇》分账金额突破5000万,《灵魂摆渡·黄泉》《齐天大圣·万妖之城》两部网大分账也超过4000万,在不足千万成本下数千万的利润,甚至超越了95%院线电影的盈利。

截至毒眸发稿,视频平台已公布的2018年分账过千万的网大数量为27部,比去年的17部的成绩多了10部;2018年前11个月,爱奇艺和优酷网络电影分账榜单中前40部片子的分账金额总和突破5亿……这样的成绩,在冠军影片只有一千八百万分账的2016年,是难以想象的。

看起来,网大行业发展已经欣欣向荣了,但是在“头部”赚得盆满钵满的繁荣背后,有大批“尾部”网大根本收不回来成本:《2018年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前台播放量超过5000万的网络电影仅有16部,占总数的1.6%,而播放量小于100万的网络电影多达476部,占总数的46.2%。“同院线电影一样,网大的马太效应越来越明显,2018年有接近百分之九十五的项目不赚钱。”爱梦影业CEO雷鸣对毒眸说道。

五千万分账网大背后的残酷真相:95%的项目都不赚钱

前台播放量超过5000万的网络电影仅有16部

数量之外,质量在2018年也成为网大越来越需要重视部分,在对“精品化”呼吁已经喊了接近三年后,终于出现了一些豆瓣超过7分的影片,但从播放量前五十的网大5.5的豆瓣平均分来看,“精品化”仍然还只是一个并未完成、正在路上的目标。即使如此,踏入了第六个年头的网络电影,也在2019年期待更新、更高的天花板。

“有八成的网大赔钱”

当三个月前人们还在为《灵魂摆渡·黄泉》四千多万的高额分账感慨时(点此阅读:网大,已经开始比电影赚钱了),《大蛇》在上线88天就创造了5078万的新分账纪录,这一数字几乎是2017年网大分账冠军《斗战胜佛》的两倍。

在2017年,还没有分账能过3000万的网大,全年分账超过1000万的加起来也只有17部;到了2018年,分账过3000万的就有6部,全年分账金额超过千万网大数量为27部,比去年增加了10部。

而从头部影片的投资回报来看,《灵魂摆渡·黄泉》和《大蛇》制作成本都在7、800万左右,头部网大已经从当年几十万的投资、回报几百万的水平上升到几百万成本、三四千万的盈利,对于从业者来说,从原本的有“小利可图”变成了有“大利可图”。

动辄七八倍、上十倍的投资回报,也让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网大的掘金之中。在电影资本“寒冬”中,各电视剧项目、院线剧组纷纷采取观望甚至退出的时候,网大这边的风景独好:有报道称,在2018年寒冬之际,横店在拍的剧组中,电影、剧集只能占20%,网络电影却能占到80%。

由于成本低、制作周期短,网大成了“寒冬”中最火热的项目。“‘热’的表层原因在于分账金额数字让很多人看到网络电影市场有钱可赚,深层原因是在互联网付费环境下网络电影的机遇给了行业很大的想象空间。”奇树有鱼副总裁李思文告诉毒眸。

然而在这种“热”之下,扎堆横店的网大剧组们,有多少能挤进分账过千万的头部、成为“以小博大”的幸运儿?

从数据来看,情况似乎并不乐观:2018年11月《2018年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2018年前台播放量超过1000万的网络电影有278部,占总数的27%,而播放量小于100万的网络电影有476部,占总数的46.2%。也就是说,在最高网大播放量已经突破两亿的同时,有近一半的网大连100万都不到,以视频平台按照有效播放量进行分成的分账模式来推算,“可怜”的播放量数字也意味着这部分网大只有微乎其微的分账金额。

能上线的网大数量也连续两年一降再降。从2016年井喷期上线2463部影片开始,网大在2017年降至1892部,同比减少了23.2%;2018年前三季度上线1030部,预计全年数量不超过1400部,相比2017年又减少了近500部。

五千万分账网大背后的残酷真相:95%的项目都不赚钱

网大数量也连续两年一降再降

数量减少的背后,是越来越严格的监管政策对网大的把关:仅2018年4月,各平台自查后下架的网大数量超过1000部。“整个2018年有大量的网大积压在片方手里,因内容不合格面临着永远无法上线的结局。”某网大从业者对毒眸说道,“这种政策监管的力度和范围在今年都进一步继续加大。”

不在少数的网大耗资拍摄制作完成、花费时间和成本进行宣传,但上线后没多久就被下架。“粗略估计,赔钱的网络电影数量有八成。”李思文对毒眸说道。当赚钱的头部网大的繁荣给了市场很多希望时,纷纷开机的网大剧组们在探索如何“力争上游”之外,也许更应该避免成为那近500部播放量不过百万的“尾部”之一。

网大到底有没有“精品化”的必要?

尽管2018年分账超过3000万的影片中,有一部豆瓣评分达到7.1的《灵魂摆渡·黄泉》,难得地实现了网络电影分账、评分的双赢,但对于从诞生之日就带着“low”、低俗等负面标签的网大而言,实现高评分并非易事。2018年豆瓣评分过6分及格线的网大相比2017年增加了2部,但也仅仅只有16部,而今年的分账冠军《大蛇》,豆瓣评分只有3.2分。

在2014年网大诞生初年,软色情等低俗内容铺天盖地。在爱奇艺当年的网络大电影分账票房榜中,排名前20的网大有8部片名就带有“空姐”、“校花”等字眼,几乎所有影片都包含着暴力色情内容。

除此之外,蹭IP现象也充斥着那几年的网大市场,如院线电影《我不是潘金莲》火了之后大批“潘金莲”题材的网大轰炸市场,头部分账影片如《山炮进城2》,豆瓣只有3.9分——“精品化”在当时无从谈起。

五千万分账网大背后的残酷真相:95%的项目都不赚钱

《山炮进城2》豆瓣只有3.9分

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2016年。2016年4月,爱奇艺在网络电影行业交流会上公开呼吁网络大电影制作走向精品化及专业化,“精品化”的概念终于被扔进网大市场。

也许是对当时乌烟瘴气的网大行业忍无可忍,当年11月,网大第一次遭遇整改下架:爱奇艺、腾讯、优酷等视频平台先后下架60多部网大,相关片方收到的解释为“影片因广电政策原因下线,后续发行影片请注意不要违背国家的相关政策法规,避免低俗、暴力、色情、脏话等”。在数量爆发、质量不过硬的年代,政策的出台逼迫网大不得不探索“精品化”的道路。

如今,距离“精品化”概念的提出已经接近三年,2018年播放量排名前五十的网大中,有 21部可查到豆瓣评分的影片,平均分为5.0,其中三分之二的影片评分未过6分及格线。评分虽然大多仍不及格,但这似乎并不影响他们取得高的播放量从而获取高票房分账,原因之一在于视频平台付费会员数的增长带来的数量庞大的观众群体,以及各平台给予网大优厚的分账政策。

由于视频平台上映多为密钥期外走下院线的影片,因此在暑期档、国庆档等一些院线电影热门档期,视频网站则会出现一定的空档,在这一时期上线网大刚好能填补院线电影在视频网站的空缺、获得用户的注意力。加之网大作为作为平台抢夺基础VIP用户的产品之一,优酷爱奇艺腾讯为抢夺头部网大,仍会对其大力扶持,这都为网大获得高额分账提供了“福利”。

除了有视频平台作为“后盾”之外,整体评分并不高的网大能获益的另一个原因也在于,其弥补了院线电影题材上的市场空缺。以玄幻、武侠类为例,在目前的院线电影中由于审查制度等多种因素影响,观众很难经常在影院中看到像《僵尸先生》《镇魂法师》这些类型的影片,对这类题材有偏好的观众可以在“琳琅满目”的网大中得到满足。

如果影片质量一般也能取得较高票房分账,网大对于“精品化”的追求还有必要吗?

“在越来越严格的政策监管之下,精品化是必然选择。”李思文对毒眸说道,”网络电影应从剧本、制作和演员表演等层面与优质院线电影对标,来达到精品的程度。”随着政策的手将网大抓得越来越紧,未来不够优质的内容也必定躲不掉被淘汰的命运,2018年初下架的过千部网大正在为行业敲着警钟。

政策把关之下,尽管网大头部影片的制作与院线头部影片相比仍然较为粗糙,但像早年主打黄暴等擦边球内容的影片在现在根本无法挤进头部,观众对内容质量越来越挑剔也促使早期题材、内容上失控的作品逐渐消亡。

当早年在网大赚快钱的投机者被市场抛弃,能留下来的,是已经具有生产头部内容方法论的头部玩家们,“整个政策、市场环境,屏蔽了一些不太认真做事、投机取巧的内容制作方。”淘梦创始人&CEO阴超对毒眸说道。也正是市场的净化,带了“精品化”的可能性,曾经带着暴力色情标签的网络大电影,正在一步步摘掉“大”字为自己正名。

2019年,网大能卖到8000万吗?

即便正名之路并不好走,经历了2018又一年成长、突破了五千万分账天花板后,网大的发展前景仍然被多方看好,几位头部网大公司的创始人曾公开表示,今年网大有很大可能创造七、八千万分账的新纪录。

“四五千万的分账金额得益于视频网站付费用户会员数的增长,按照付费会员的预期发展规律来看,根据目前市场用户的量来推算,2019年的新天花板在七千万左右。“李思文说道。

目前优爱腾三家视频平台的会员数已经超过2.23亿,对于在各平台播放的网大来说,意味着身后有数量巨大的观众群体,但在付费会员数在平台总会员数的占比还有极大的提升空间的前提下,设想当付费会员数达到一个更新的量级,网大的分账也有机会冲击更高的数字。

头部玩家的乐观背后,源自于几年来他们对网大市场规律和玩法的摸索、成功或失败项目的经验积累,这批头部的网大公司也在2018年的市场中初步形成格局:淘梦手握《齐天大圣·万妖之城》和《大蛇》两部分账过四千万网大,奇树有鱼对IP开发改造生产出《四大名捕之入梦妖灵》《张三丰之末世凶兵》等影片,新片场则已经具备“工业化”制造《宝塔镇河妖》系列的能力……

而不同于早年间蹭IP的无序时期,现在的头部玩家们对IP的开发和改造,将在一定程度上助力网大摆脱“蹭IP”的负面印象,从而以优质的题材和内容冲击新的天花板。为此,做过《镇魂法师》等网大爆款作品的项氏兄弟电影公司也开始培养签约导演、美术和后期制作团队,以此来为自己储备打造精品IP的力量。

对于网大而言,寻求院线上映以获取票房、海外售卖等方式也是能成为助推行业保持上升趋势、创造新的收入纪录的方法。“八千万可能不仅仅是依靠视频网站分账来实现,新的天花板需要网大探索更多变现渠道。”阴超对毒眸说道。

除了网大公司,市场也似乎并不缺乏内容创作者。2018年涌现了一大批对青年导演的培养计划,给了那些因院线电影门槛较高,短期内无法实现梦想的青年创作者们实践机会,为网络电影培养创作力量。

曾有多位网络电影的新导演对毒眸表示,未来将花时间和心思投入到网络电影的生产在创作中,以锻炼自己、积累经验。加之如陈嘉上、王晶、陈浩民等院线导演、演员的参与,网络电影吸引着多方介入,推动着其产生新惊喜的可能。

平台方面,在目前阶段网大公司与视频平台仍是相互依赖的关系,优爱腾在不断调整着网大分账模式,为头部优质网大提供了获得更高分账的可能。而今年10月,芒果TV也“不甘示弱”地发布“超芒计划”高调宣布进军网大市场,采取成本保底加有效付费点播分成的分账模式以吸引网络电影在该平台播放,与优爱腾一起争夺网大市场。

假设诸多“天时地利”条件均可实现,预言中2019年八千万的新纪录也并不难达成,但对于这个正处于上升发展阶段的行业而言,现在定义其已经处于“最好的时代”还未过早。

“网络电影目前的题材还是相对比较少,存在一定的同质化,这需要头部公司与平台一起解决。”李思文说道。打开2018年头部网大分账榜单,不难看出带着“妖魔鬼怪”的玄幻题材仍然占据主流,未来网络电影也许可以开拓妖魔玄幻之外的更多元广阔的类型、创造更新鲜优质的,能真正称之为“电影”的内容。
毕竟,尽管有超五千万分账的影片,但仍然没有哪怕一部口碑收入双丰收,能突破圈层的全网爆款产生。而随着抖音等短视频平台的强势崛起,瓜分着互联网环境下观众原本就零散的时间和注意力,对网大来说,争夺用户、创造新“奇迹”的难度也随之加大。
“2019年网大的数量也许会进一步减少,品质会更上一个台阶,”阴超说道,“最好的时代永远在未来而不是现在。要长久地繁荣下去,处于量变积累阶段的网大,还需要一定的时间走向质变。”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财经钻cjz.vip提示: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新闻】

下一篇:“放量剧震,闪崩跌停”,大资金出逃荃银高科,中植系跑了么?

上一篇:一家P2P平台的清盘镜鉴

财经钻-财经观察
财经钻-互联网金融观察
财经钻-众筹/创投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