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脚踏“地雷阵”,A股亏出一只大妖股?
发布时间:2019-03-12 09:17 来源:市界

前言:公司实际控制人高天国低调、神秘。他从部队转业至河南中建第七工程局,一路做到副局长。1992年,高天国“下海”闯荡海南炒房,获两大高官“贵人”相助。此后,高天国先后涉足百货、不良资产等业务,最终杀入信托业,创造了一个行业神话。

亏损越多,涨得越好,这轮行情的疯狂逻辑颠覆了人们的认知。

1月底,安信信托接连甩出两颗“雷”:先是控股股东所持公司部分股权被冻结,再是公司2018年预亏13-17亿元。

眼看就要学霸变学渣,宝马变共享单车,安信信托的投资者却选择视“雷”不见,蒙眼狂欢。

2月11日—3月7日,安信信托股价从4.12元最高涨至9.60元,区间涨幅高达133%,与恶化的经营状况背道而驰。

在股吧等投资者聚集地,有不少网友大胆预判安信信托股价会上12元甚至上百元,认为公司业绩“雷”已经爆完了,只等价值回归。

投资者的蜜汁自信从何而来?

01

妖股初长成

2018年,在A股市场整体下行和自身爆雷共同作用下,安信信托股价一路下跌。2019年1月31日,春节放假前两天,安信信托股价一度跌至3.80元。

2019年春节长假后,安信信托上演神奇逆转,开启“幸运模式”,不到一个月股价竟然翻倍。

对于股价暴涨,安信信托两次公告提示风险,坦言公司股票与基本面存在较大偏离,并强调业绩预亏和其它风险,但投资者不为所动。

监管层正抓紧修订资金信托新规的传闻,为安信信托带来了劲爆的行业性利好。

2月26日,证券时报称,正在拟定的《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办法》将允许信托公司可以面向不特定社会公众发行公募信托产品,认购起点1万元。

“公募信托大幅降低门槛,有利于扩大客户群,也有利于丰富信托产品体系,满足客户对于小额、高流动性投资的需求,这对于信托公司是一个较大的利好。”资深信托研究员袁吉伟对市界表示。

此外,还有传言称,监管部门将从行业评级“A”的信托公司中,选择2-3家作为试点。而安信信托的评级为“A”级。有投资者对市界直呼,安信信托“赶上好政策了。”

市界以投资者身份致电安信信托董办,接线工作人员表示,(信托新规)是行业性的利好,公司也会尽量争取成为试点单位。

2月28日下午,针对允许信托公司发行公募信托产品的传闻,银保监会信托部主任赖秀福指出,“有些是小道消息来的,还不是很准确,因为还在征求意见的过程中。希望大家还是要按照银保监会正式发布的文件为准。”

这次辟谣,丝毫没影响安信信托的疯牛走势,此后又连涨四天,大涨近17%。

02

信托大亨致富记

安信信托业绩爆雷前,一直是行业优等生。公司实际控制人高天国本人颇为低调、神秘。媒体报道显示,高天国从部队转业至河南中建第七工程局,一路做到副局长。1992年,高天国“下海”闯荡海南炒房,获两大高官“贵人”相助。此后,高天国先后涉足百货、不良资产等业务。

2003年,高天国的资本运作平台上海国之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国之杰”),以1.9元/股的价格接过了鞍山市财政局持有的鞍山信托(安信信托前身)9082.2万股国有股,占总股本20%,成为安信信托控制股东。

玩转不良资产业务的高天国,在入主安信信托后,对其不良资产进行大换血,于2006年完成资产置换,帮助安信信托甩掉了“ST”帽子。

此后,焕然一新的安信信托走上正轨,逐渐建立起了覆盖金融、地产、投资及百货等多个领域的产业帝国。

享受到信托业快速发展的红利,安信信托业绩猛增,成为行业佼佼者。

2011年安信信托净利润突破1亿元;2014年突破10亿元;2017年,安信信托营收55.92亿元居行业第3位,净利润36.68亿元居行业第2位,信托业务收入52.8亿元居行业第1位。

除2006年净利润亏损4351万元之外,一直到2017年,安信信托保持了连续11年的盈利记录。

有业内人士表示,近年安信信托的迅猛发展主要得益于它的房地产信托业务,安信信托的房地产业务主要聚焦于二、三线城市核心区域,与信托公司常用的类贷款融资不同,安信主要以股权形式进入,股权+债权联动,回报率非常高。

凭借对安信信托的成功投资,高天国成为信托大亨,并多次上榜富豪榜。

2017年,高天国财富达到244.9亿元,位居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榜单第69位。

高天国对员工似乎也很慷慨。安信信托年报显示,2017年其员工人均薪酬达181.38万元,居当年A股公司第2位,堪称A股最土豪金融公司。

03

学霸变学渣

寒冬不期而至。2018年,安信信托11年连续盈利记录被打破,眨眼间掉入“学渣”行列。

安信信托2019年1月31日发布的预亏公告显示,2018年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3亿元到-17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该项数据为-14.6亿元到-18.6亿元。

据市界了解,2017年68家信托公司中,华宸信托以0.51亿元的净利润垫底。这也意味着,如其它信托公司2018年成功保持此前业绩增长不变,安信信托将转眼从学霸堕落为学渣。

一位信托从业者告诉市界,安信信托的业绩变动主要还是与“固有业务”投资出现较大风险,以及信托业务个别项目出现风险有较大关系。

所谓固有业务,是指信托公司运用自有资本开展的业务,安信信托的固有业务包括固有资金存贷款及投资业务。2018年上半年,安信信托固有业务收入大幅下滑,利息净收入由上年同期的1.05亿元降至6533.79万元;投资收益由3.46亿元降至-7233.73万元;公允价值变动损益-4.32亿元。

安信信托的信托业务收入体现在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中,该项数据同样缩水,由2017年上半年的23.57亿元降到了2018年上半年的20.61亿元。

兴也房地产业务,衰也房地产业务。过去两年,房价最严调控政策频出,房地产承压,这块业务不再像以前那样风光,安信信托踩雷也不可避免。

04

脚踏“地雷阵”

2018年,对于信托行业来说,是备受考验的一年。

资管新规发布后,资管行业进入降杠杆、破刚兑、去嵌套的新规时期。随着降杠杆政策推进,金融监管严格限制非标融资、通道业务,信托资产规模由此缩水。截至2018年1季度末,信托受托资产规模为25.61万亿元,环比下降2.41%,为近两年来首次负增长,同比增速由上年同期的32.48%降至16.41%。

去杠杆的大环境下,信托公司遭遇转型阵痛。

前述信托从业者告诉市界,信托业的转型阵痛一方面是要适应资管新规,去通道、去刚兑,这是在打破信托公司原有路径;另一方面,传统业务领域增长存在较多限制,如何寻找具有挣钱效应的新业务领域,是个具有较大挑战的命题。

安信信托在2018年半年报中曾自豪地表示,公司一直以来“重主动、轻通道”的业务发展结构为转型发展提供了减震垫。报告期内,信托资产规模稳中有升,截至2018年6月底,公司管理的信托资产规模为2516.36亿元,其中主动管理业务占比为62%,项目主动管理能力仍在不断提升。

2018年连踩两颗“大雷”,让一向标榜主动管理能力强的安信信托惨遭“打脸”。

踩雷印纪传媒,可谓安信信托净利润的最大“杀手”。

2018年初,安信信托以12.75元/股的价格受让印纪传媒1.07亿股,初始投资成本13.61亿元。未料,在实控人的“带头做空”之下,印纪传媒复牌后出现断崖式下跌,2018年股价暴跌78.33%。

最终,安信信托对印纪传媒计提各项资产减值准备9.91亿元,由此减少公司2018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7.44亿元。

安信信托踩的另外一颗雷——中弘股份,同样将其推上风口浪尖。

2018年,中弘股份爆雷,成为A股首个一元股退市企业,债务余额超200亿元。长期使用信托计划向中弘股份提供贷款的信托公司深受其害,其中,债权人安信信托涉及的债务余额21亿元,在与中弘股份存债务关系的信托公司中居第一位。

安信信托解释称,“该项目系公司接受机构投资人委托,发起设立的信托计划,非公司固有业务。公司仅作为信托计划受托人,并没有自有资金投入,项目本身的风险不会对公司造成损失。”

连续踩雷,暴露出安信信托风控欠缺,业务能力不足。

有安信信托投资者在“上证e互动”平台不满表示:“公司频繁踩雷,是不是应该检讨下公司的投资流程,怎样才能更好的进行风控,避免踩雷。”

2018年9月下旬、10月底,安信信托副总裁赵宝英、总裁杨晓波分别以“退休”“个人原因”为由,辞去职务。《投资时报》援引市场分析人士说法称,这或与对印纪传媒的投资失利有关。

杨晓波在安信信托效力已达14年之久,曾任安信信托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风控执行官等职位,可谓信托业老将。

目前,安信信托仍未有新总裁、副总裁上任的公告披露。市界致电安信信托董办询问总裁选举进展,接线人员告知“在走正常流程过程中。”

05

信托大亨危局

安信信托陷入困局,公司实控人高天国、控股股东国之杰也未能独善其身。

(上图摘自安信信托2017年年报)

2018年,高天国的财富大幅缩水。2017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高天国财富244.9亿元居第69位;2018年,同样的榜单上,高天国排名降到271位,财富缩水至81.4亿元。

高天国还疑似卷入了贪腐案。

2018年7月,涉案金额7.5亿余元的恒丰银行原董事长姜喜运贪腐案开审。山东省烟台市人民检察院指出,2004—2013年,姜喜运为江苏正阳置业有限公司、高天国等公司和个人购买恒丰银行股份、办理贷款等方面提供帮助,索取或非法收受上述公司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其中,姜喜运伙同恒丰银行原行长助理、财务负责人赵春英共同收受高天国给予的2300万元。

巧合的是,恒丰银行2016年年报显示,高天国的资本运作平台国之杰持有其2.7%的股权,是它的第8大股东。

市界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发现,目前,恒丰银行股东中已无国之杰踪影。天眼查资料显示,国之杰为恒丰银行历史股东。

恒丰银行原董事长姜喜运贪腐案见报后,有投资者在“上证e互动”平台提出质疑:涉案人“高天国”是否为安信信托实际控制人高天国?

对此,安信信托并未正面回答,仅称“目前控股股东经营情况正常,业务有序推进。”并表示,“如发生需披露事项,公司将及时依据监管规则予以公告。”

高天国资本运作平台、安信信托控股股东国之杰也是麻烦缠身。

2019年1月,一则关于国之杰未能足额偿付贷款利息的消息,暴露信托大亨资金紧张。

1月14日,四川信托旗下“博邦”系列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公告称,“报告期(指2018年第四季度)内,融资方因资金较为紧张,部分经营活动受到不利影响……未足额付本项目项下贷款半年度应付利息。”该融资方正是国之杰。

不过,次日四川信托即公告称,已收到国之杰支付的利息。

国之杰短期危机虽过去,但长期走向并不乐观。

国之杰通过四川信托“博邦”系列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共融资28亿元,且已于2018年到期,并进行为期一年的展期。《证券市场周刊》分析认为,四川信托方面同意国之杰再次展期的难度比较大。而如果“博邦”系列不再做展期,则2019年3月24日—4月21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国之杰需兑付的信托贷款本息合计至少达到28亿元。

可想而知,对于利息偿付都有问题的国之杰而言,一旦不能展期,偿债压力有多大。

国之杰的资金危机已波及到安信信托。

1月27日晚,安信信托公告称,国之杰持有的安信信托5.92亿股(约占总股本10.82%)被冻结,冻结期3年。

据财联社报道,国之杰持有的安信信托股份被冻结一事,缘于山东高速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济南畅赢金安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与国之杰方面的诉讼。据接近该案的人士表示,案件涉及金额约为22亿元。

前述信托从业者对市界表示,由于安信信托在业务上与股东有协同,股东经营情况的恶化会波及安信信托发展。

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急需用钱,嗷嗷待哺,公司股价在这紧要关头暴涨,自然格外引人关注,让人怀疑有什么猫腻。

在中信证券发布看空中国人保的研究报告后,大金融板块集体回调。3月8日,安信信托以跌停报收。风高浪险,安信信托能挺过这个难关吗?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财经钻cjz.vip提示: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新闻】

下一篇:北京市市场监管局约谈美团等网络订餐平台

上一篇:以房养老项目之疑:这边“辟谣”,那边多人表示“未收到打款”

财经钻-财经观察
财经钻-互联网金融观察
财经钻-众筹/创投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