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钻-私募观察
170亿基金疑似兑付困难,千亿私募恒宇天泽能否安度危机?
发布时间:2019-04-26 07:02 来源:环球老虎财经

日前,千亿规模的私募恒宇天泽被曝遭遇了兑付问题。据媒体报道,该私募旗下170亿基金产品疑似陷入兑付困难。不过,恒宇天泽在第一时间发布澄清函,说明已组成6只资产处置小组来解决问题。值得注意的是,这已不是恒宇天泽第一次出现问题,此前该基金旗下多只基金产品就出现过逾期问题。

近日,有媒体爆出恒宇天泽170亿私募基金陷兑付危机,不过,恒宇天泽也在第一时间对相关内容否认。但不管真相如何,恒宇天泽的危机似乎已经开始显露。

据了解,恒宇天泽成立于2014年,据其官网信息显示,不到5年时间,该公司资产管理规模就达到了1200亿元。或许,自创造的B2B2C商业模式,是规模暴涨的重要原因。该模式上游链接资产管理机构,下游链接财富管理机构。目前公司拥有财富管理信息服务品牌“盈泰财富云”、资产管理品牌“恒宇天泽”等。

B2B2C模式能够运作成功,应与其创始人梁越的从业背景和资源有关。其先后任职于华泰联合证券和中融信托,并于2011年创立恒天财富。

这样的模式令恒宇天泽迅速做大,或许也是因为规模增长太快导致疯狂不足,最终引发旗下产品不断出现预期。

图片

来源:基金业协会

疑似170亿元基金产品陷兑付危机

近日,有媒体爆出恒宇天泽170亿私募基金陷兑付危机。据了解,此次涉事产品为一只契约型基金,存量资金总额约170亿元,涉及投资人1万名左右。对于此次报道,恒宇天泽也在第一时间发布严正声明,并说明公司已经成立6只资产处置小组。虽然恒宇天泽矢口否认,但不难看出事态紧急。

图片

资料来源:恒宇天泽官网

而此次让投资者苦恼的是,恒宇天泽在宣传销售的时候,表示这个契约型基金是8-9%固定收益的产品。但恒宇天泽跟基金业协会备案的是股权类产品。基金的性质问题,决定了若是股权类产品,投资人可能血本无归,而对基金来说,最多是欺骗和违规。

而此次危机也牵出了私募大佬梁越,中基协官网显示,梁越旗下有三家私募,证券类私募恒宇天泽,其他类私募天和盈泰、股权类私募西创投资(2018年年中,法定代表人由梁越变更为陈冬研)。

而梁越,在大资管圈堪称传奇。2011年,时任中融信托的第一财富中心总经理的她,从公司独立出来创办恒天财富,短短3年间将其做到行业第二,规模堪比一家中型信托公司。

高收益揽客

除了恒宇天泽,梁越还控制着盈泰财富云等多家财富管理和私募公司。资料显示,盈泰财富云通过私募云APP进行揽客和产品展示,扮演平台角色。由旗下其他私募公司负责产品的发行、销售和管理;其中恒宇天泽是主要的私募平台,2017年起切换到北京天和盈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有趣的是,在恒宇天泽官网,盈泰财富云直接被视为该公司旗下。

基金业协会数据显示,2015年以来,恒宇天泽累计发行了153只私募产品,目前正在运作和延期清算的共有102只,天和盈泰则发行了46只产品,有34只正在运作。自营产品占到95%。

之所以规模增长迅速,高收益是盈泰财富能快速做大的“杀手锏”。而曾是中融信托的高管并得到投资者信任的梁越,也为盈泰财富的迅猛发展提供了有利条件。

从收益率区间来说,已公布收益率的盈泰财富云产品大多集中在8%-11%,但大多在10%以上,高于恒天财富2%-3%。还有不少未公布收益率的股权类产品,预期收益率较高,风险较大。

而高收益必然伴随着高风险。以天和盈泰发行的天山十六号为例,存续期12个月,年化收益高达10.2%。据了解,天山十六号的投向为宝蓝物业,是全国最大的民营物业运营商,在北京管理23个楼和2个园区,管理面积120万平方米,毛利率高,现金流充沛。然而自2017年下半年起,宝蓝股份及其董事长凡学兵被多个债权人申请法院强制执行,核心物业天禧广场也被北京市三中院强制拍卖。

另外,比天山十六号收益率更高的是凤凰山十四号,年化收益高达10.8%,募集资金用于投资成长类领跑消费升级企业众品食品,以及华泰并购基金中包含药明康德、奇虎360、阳光保险等高成长公司。而2018年5月,众品食品借壳香梨股份上市计划失败,并爆出68亿有息负债。

在盈泰财富发展早期,经济大环境相对宽松,通过资金池、期限错配,采取刚兑的方式,用规模覆盖风险,快速壮大。然而从2018年开始,资管新规发布,现金流吃紧,资金池产品风暴突起,各大财富机构也变的人人自危。

梁越旗下私募产品大面积踩雷

或许是规模增长太快,或许导致了盈泰财富风控方面存在不足。比如,2016年以来盈泰财富曾参与的龙宇燃油、腾邦国际定增项目,均为小市值的民营企业,定增在股价高点,再加上标的不好,再低的持股价格也会产生亏损。另外,盲目追逐热门项目。比如乐视的产品,被贾布斯的梦想所忽悠,所以拿来二手的乐视移动股权进行转卖,同时还收取了高昂的管理费。

另外,踩雷中弘退,涉及金额18亿也被看为盈泰财富流动性危机的导火索。

富立天瑞旗下5只基金曾向中弘退汇款4亿元,实际用途为收购百荣投资。截至2018年半年报,该资金未偿还。而富立天瑞和恒宇天泽的关系很紧密。根据天眼查的信息,富立天瑞此前的法定代表人为郭军爱,而郭军爱先后在恒天明泽、恒宇天泽、富立天瑞、盈泰财富云等公司任职。

另外,梁越旗下的恒宇天泽与中弘合作投资基金,唯一投资的公司曾是中弘控制人王永红的企业,多只产品的直接投向规模大致是13亿元。

而这些,只是盈泰财富危机的冰山一角,面对这些危机,2018年底,盈泰财富也开始了自救模式。

据报道,北方信托人员规模小、直销力量弱,而由盈泰财富来代销北方信托的产品,双方约定代销规模目标约为30亿元,一旦盈泰证实了自身的销售实力,那么北方信托会向其注资。2018年7月盈泰财富的产品发行就已经停顿,与北方信托合作,也能借此维持员工队伍。如果北方信托出手,对风险化解构成重大利好。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财经钻cjz.vip提示: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新闻】

下一篇:昔日私募冠军罗伟广折戟,旗下多项资产面临易主

上一篇:员工涉嫌合同诈骗、违规代销私募基金,东莞证券10天内两次受罚!

财经钻-财经观察
财经钻-互联网金融观察
财经钻-众筹/创投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