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平台
上割团长批发商,下欺小商小贩,社区团购正在熄火
发布时间:2021-06-15 11:27 来源:快刀财经

社区团购退潮,平台进入了拉锯式的消耗战。

如今团长走上了路径分化的十字路口:一边是平台配送体系不完善,产品质量不稳定、长期缺货困扰着团长,订单普遍跌去七八成;另一边是用户流失严重,拉新尝鲜后,少有顾客有复购的意愿。

在抢了小商小贩的饭碗后,社区团购把镰刀转向了团长和批发商。团长佣金提成减少,从之前的10%直降到1%;司机频繁变更、跳槽、离职,传统批发商怨声哀道甚至倒闭关门,品牌商断供的传闻亦不绝于耳。

是坚守还是退出,每个团长的态度和立场都不一样。

01

小区宝妈、微商转型,集体“薅羊毛”

“我也算看出其中的门道了,社区团购这个东西就是集体薅羊毛哩!”

家住南岸区回龙湾的30岁的宝妈张洁言词爽朗:“一开始捡趴活(捡便宜)捡到手软,互联网巨头撒钱,小区居民、亲戚朋友都来捡,免费尝鲜后现在都不回购了。”

说完,张洁叹了一口气:“现在巨头们不砸钱了,所有平台的生鲜百货全部涨得和农贸市场超市差不多,订单一下跌去了七八成。原来每天刨(除)去‘一分钱拉新、秒杀’外最少有100单订单,加上几大平台各种奖励,每天提成300-500,一个月轻松过万,现在忙活一天100块钱不到。”

据悉,张洁是小区宝妈,之前一直做微商,手里有小区团购群4个,客户约有1000人,疫情期间,她开始做美家买菜。去年下半年开始,她陆续对接了多多买菜、橙心优选、美团优选、兴盛优选、十荟团五个平台。

“零投资,零风险,时间可自由安排,带娃做饭两不误,还能有份收入”,说到当初为何要做社区团购,张洁如是说道:“何况还有业务员(BD)手把手教我们拿‘人头’和‘订单’奖,顾客不够就拉自己的亲朋好友来凑数,每天100-200元的奖励是稳当的。”

张洁所说的人头与订单奖金,是各大社区团购推出的订单数量奖励和拉新顾客、新团长奖励。目前各大平台大幅度提高了奖励标准且设置了分享与下单的双重考核门槛。

张洁性格爽朗,服务也周到,还提供送菜上门服务,是小区居民团购的首选。去年社区团购引爆重庆,各大平台广告和补贴投入没有下限,她每个月佣金提成高达1万以上,加上各大平台的订单、拉新奖励,有时佣金能上2-3万。

眼见她做得风风火火,小区里面一下蹿出来十几个团长,都想来分一杯羹。

生鲜百货涨价后,小区民居的下单量明显少了,每天除了接一些“秒杀”和“引流”的单子,就是少有的一批老顾客。6月8日,她发了群公告,并告诉大家“美团、拼多多、橙心正常接单,其他几家都关了。”

说完她出示了去年底其中一个平台的薅羊毛明细,并表示“只要手上有1000左右团员,所有平台加起来,一个月3000-5000元还是很轻松的。”

说到以后,她倒也豁达:“互联网巨头有钱砸,我就靠平台扶贫呗!”

据第一财经的报道,由于平台对数据的渴望超过一切,为了拿到更多的奖励,刷单也变得不可避免。

居民捡便宜,团长刷单,团长间相互刷、业务员数据造假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不少团长推出下单“返现”活动,让客户购买并且给予返现,靠刷单获取推广奖励;KPI重压下业务员也会联合团长刷单,甚至有供应商联合团长刷单,团长下单后供应商回收商品,双方优势互补,集体薅羊毛。

02

麻将馆、保安亭、烟酒小店,佛系坚守

杨坤是位烟酒店老板,今年44岁,他的店位于回龙湾小区斜对面的十字路口,虽说只有10来个平方,但地理位置优越。

5年前,他的店铺月租金不到3000元,现在已经超过6000元。店铺月营收平均不到2万元,刨去成本及人工很难维持运转。

“现在靠卖烟度日,卖冰镇水续命。真要烟也能在网上买卖,我们这日子可真的没法过了。”杨坤一肚子的苦水:“利润大头都给房东了,实体生意难做。”

对于社区团购,他倒显得很佛系:“做社区团购不影响主业烟酒零售批发,我也不靠这个赚钱,顺便带着做做。”

说完,他展示了美团服务费收入的情况,6月1-9日,9天累计收入仅只有11.62元,半年累计收入仅为124.61元。

杨坤选择了佛系坚守,连“社区团购服务群”都没有,目前他的订单来源全靠美团、拼多多自有平台的引流,其余的团购平台先后由于订单量不足被关闭。

同样和他一样选择“顺便做做”的,还有小区保安和底楼的麻将馆。

小区保安黄大爷表示现在每天的收益只够2包烟钱,业务员来说了几次,由于他不具备冷链物流条件(冰箱),下个月开始可能会被清退。

而麻将馆老板则表示自己完全是为了服务“麻友”才提供寄存菜品的服务,至于佣金,她表示“懒得去看,也就一天一两块钱。”

03

被算法“算计”的商超便利店

“说出来你不相信,我们是被所谓的‘大数据’困在算法里了,现在突然发现成为了给平台打工的机器人。”社区超市老板黄平抱怨道:

“他们管这叫革命,说是颠覆传统的商业模式,我们管这叫倾销、不正当竞争,巨头联合操纵市场价格抢我们饭碗,吃相太难看。”

黄平的抱怨是有迹可循的。社区团购来势汹汹的时候,一条街上一半的门面都在做,走几步路就有一个提货点,不做别人做,做了,最起码少亏点。

首当其冲的就是生鲜超市与夫妻便利店等线下零售商,由于有商品品类有冲突,先是被动挨打,后被裹挟其中,最后不得不成为巨头生意链上的一环。

黄平主要指的是巨头们低于成本的倾销,杀红了眼的电商们疯狂巨额补贴,以低于进价甚至免费的战略抢夺市场,平台瞬间抢了他一半的客源。

“10元进价的海天酱油4.99就甩买、0.1元一袋盐、0.99元一斤黄瓜,0.1元钱一包心相印的纸巾、日杂百货通通比我们的进价便宜。你拿什么和他们竞争?”情到深处黄平有些激动:

“他们亏得起我们耗不住啊,公平竞争谁怕谁,可我们只有被动挨打的份,现在最怕的就是巨头们联手垄断,一旦得逞我们难逃一死。”

据统计,2020年,中国线下零售小店总量超过630万家,这些个体户为主的小微商家每天服务超过2亿消费者,这些夫妻店若无以为继,不只将影响数亿国人的生活,更会直接危及千万从业者的就业机会。

黄平有些悲观:“等到耗死了实体店,这条链上批发商、物流、种植户、菜农都会被巨头们拿下,到时候平台垄断经营灌出来的恶果就会凸显出来的,垄断后坐地起价是肯定的。资本逐利而来,哪有免费的午餐?”

黄平的困境,便利店老板张女士深以为然。

社区团购一兴起,由于巨大的价格差,质量也有一定保证,提成10%-15%,她开始从平台拿货自己卖。后来社区团购悄悄推出了“团长专享”,她干脆饮料日杂百货都在平台进,其中日杂百货她一口气囤接近一年的货。

不过提到生鲜,张女士也不看好。首先是货源的真假难判断,供货商资质也不清楚,质量难以保证;其次是运输司机不具备冷链物流条件,加上任务重堵车超时时有发生,冻品到她手里,经常和常温的差不多了。

“冻品经常混合着血和水,有时还有犯恶心的味道,别说给顾客,我自己都看不下去。”

各平台对团长的角色定位和职能建设,过于工具化,价值回报主要是佣金提点。越来越少的收入,使团长们丧失推广宣传的动力。

目前各大平台都推出了名为“机器人”、“团长助手”的微信号,团长接入后它们每天会定时在群里分享商品链接,说是给团长“减轻负担”,其实是平台“去团长化”战略的一部分。

平台突然大幅度减少佣金提成让她有些气愤:“这是过河拆桥卸磨杀驴,当初我们辛辛苦苦给他们把平台做起来,现在翻脸不认人了。”

张女士给我们出示了自己“多多买菜”的订单明细收益,5月30日她累计销售金额约183元,实际到手收益只有约8元钱,5%的提成都不到。

她说这还算好的,5月底有顾客买了三箱牛奶,总价148.5元,提成只有1%,实际到她手的只有1.5元不到。

“我们都是手握几个平台,几个群,现在把他们所谓的‘机器人助理’全部踢了,哪个平台佣金高一些就推哪一个。不过奇怪的是所有平台像事先商量好的一样,集体降了佣金。”

“价格战一场接一场地打,消费者一场一场地薅羊毛,让子弹飞一会,等他们烧完钱,大概率也是一地鸡毛。”

张女士的疑虑在资本市场的反应更为明显,自2013年本来生活获得A轮融资起,社区团购赛道融资历程已有八年。八年间融资事件145起,披露融资金额超630亿元。

数据显示,2021年1-5月,社区团购资本退潮,赛道仅有8起融资,其中1-3月有7起,4月有1起。最近一次融资发生在4月29日,此后资本便陷入沉寂。

一时传统小批发商怨声哀道,纷纷倒闭关门,司机变更频繁、跳槽、离职接踵而至,只有头部大型供应商幸存了下来。

近期有报道称,监管部门突然强势出手,要求所有社区团购平台全面禁止明显低于成本价拉新。

这也意味着巨头们打着“补贴、一分钱购、秒杀”等名义以低价换流量的时代或将终结,但是,夫妻小店、传统经销商、小商小贩早已被“革命”了。

社区团购“百团大战”已临近尾声,行业格局初步显现,社区团购正式进入中场战事阶段。

以拼多多、美团为代表的互联网新玩家靠补贴砸钱初步打下半壁江山,兴盛优选、十荟团等老玩家以及阿里、京东、滴滴屈居第二,此外,顺丰、中通、申通等快递公司还在外围战场厮杀不断。

04

科技向恶还是向善?

民以食为天,老百姓的菜篮子,是民生,也是大生意。

目前来看,社区团购资金很快就会快速见底,整个行业或将陷入到“持续烧钱—无法赢利—继续融资”的怪圈,持久战、割据战的趋势基本上已经无可挽回。

成本与时效依旧是社区团购的核心因素,若社区团购平台一味以低价抢夺份额,很可能被简单的“烧钱”行为所反噬,陷入资本退潮后无法自我成长的泥潭。

在资本的一番搅和后,巨头们不想着价值创造,只想着流量机会,有点辜负社会把它们养这么大。其结局最大的可能有两个:一是各自消耗,一地鸡毛;二是政府介入,同时停火,巨幕下落。

在经历过外卖、打车、共享单车大战之后,消费者似乎也擦亮了眼睛,知道垄断的尽头是变现收割、坐地涨价,如今看来,社区团购供应链还没建成,团长们却集体不想干了。

中国进入了一个对商业顶礼膜拜并深信技术进步将洗去一切贫困、不平和忧伤的时代。

只是我们在深信技术进步碾压不平的同时,是否考虑过等等那些不幸掉队的老人和贫穷困苦的底层老百姓,考虑考虑社会的正义与公平。

大公司越来越大,责任也应该越大,希望社会责任和成就也与之匹配,而不是简单的财报和市值。

小商小贩都是受起早贪黑、风餐露宿、寒来暑往的苦,活的都是市俗活法营生,电动车、三轮车、平板车、推拉背拎提挎担,只不过换点点微薄收入,勉强支撑着活下去的信念,你们还忍心去抢?

正如人民日报评价的一样:“(社区团购)别只惦记着几捆白菜、几斤水果的流量,科技创新的星辰大海、未来的无限可能性,其实更令人心潮澎湃。”

这个时代若真有尊严,它从来在民间,这个时代若真有温度,它来自菜市场的人间烟火。

财经钻CZ,真正的价值币,推动创新、科技、创业投资、价值型财经等等的进步和发展.

客服QQ:318059325  微信:wdcjcne  邮箱:kefu@cjz.vip

一:财经钻CZ详细介绍:

https://www.cjz.vip/uploads/868369.pdf

二:财经钻CZ相关介绍:

https://www.cjz.vip/99989216.html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财经钻cjz.vip提示: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新闻】

下一篇:栽了!安逸花被银保监会通报“七宗罪”!抖音广告有多雷人“毁三观”?网友:把穷人往火坑里推

上一篇:医生5天出师、35万元加盟宠物店,谁在拿“毛孩子”肆意收割?

财经钻-财经观察
财经钻-互联网金融观察
财经钻-众筹/创投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