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钻-私募观察
高频交易巨头“隐身”A股,“背靠”百亿私募能量惊人
发布时间:2021-09-26 15:25 来源:华尔街见闻

  在海外,高频交易毫无疑问是量化对冲基金领域的“明珠”业务。

  交易频率高、盈利速度快,这样的策略谁不想拥有呢?

  但种种原因之下,境内A股市场里,从事这项业务的机构却异常的“低调”,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它们的存在。

  它们几乎不公开宣传自己,而是隐身在一些资管产品背后,或通过一些其他合作机构的身份,“曲径”参与A股交易。

  和多年前相比,它们对交易细节的控制更严,对相关策略的实施也愈加小心。

  截至9月23日,沪深两市成交额连续第45个交易日超过1万亿元,高频交易者的“贡献”或多或少,参差其中。

  不论是曾经的衔枚疾进,还是如今的低调潜行。高频交易机构,作为一股重要的市场参与力量从不容小觑。

  “决战毫秒之间”

  即便在海外的量化巨头中,高频交易者都是最“惹人眼红”的。

  它们盈利最快(不少交易以毫秒计),消耗(资本投入)也最大。

  它们是对冲基金“军火备战”的主要参与者,是诸多行业故事的“主角”。

  海外对冲界曾有这样的传说,当年某高频交易机构,花费一千多万美元,只为把成交速度提升0.07毫秒 。但这关键的0.07毫秒,带来的盈利又远远超过了当初的投入。

  至于几家高频机构哄抢交易所机房附近的有利位置,以提升交易速度的故事更是不止一则

  即便在中国,高频交易巨头也有自己的故事。

  六年前,监管部门曾披露,海外顶尖对冲机构城堡基金(Citadel)——以擅长高频量化交易闻名——通过在内地设立的贸易公司司度(上海)贸易有限公司,参与A股交易。

  后者实际控制的账户因频繁申报或频繁撤销申报、涉嫌影响证券交易价格,被相关交易所限制交易。日后,该机构缴纳巨额和解金与监管机构达成行政和解。

  “正大光明”的路径

  对海外大型对冲机构而言,在中国开展投资业务,有一条最“阳光”的路径就是获取私募业务资格后直接展业。

  理论上,符合条件的所有海外投资机构,都可以申请成为外商独资企业备案私募管理人。

  有两家外资机构属于行业“尝鲜者”:一个是元胜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其母公司是CTA巨头元盛(WINTON);

  另一个是英仕曼(上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母公司是海外上市的对冲基金英仕曼(MAN GROUP),他们在2017-2018年备案成为证券类私募。

  目前,元胜投资的规模在所有外资私募中居前,规模区间为20亿元-50亿元;英仕曼的规模区间为10-20亿元。

  “后来者”中不乏大牌华尔街机构:

  2019年备案私募的德劭投资,母公司是DE SHAW,主打基本面+量化的对冲策略,目前只有一只私募基金,管理规模达到20亿元-50亿元区间。

  另一个知名对冲基金巨头Two Sigma在华的私募腾胜投资,今年9月备案了第二只私募产品,投资范围包括股、债、商品等,不过,它们两只旗下基金均采取低频策略。

  以“贸易”之名

  当年参与A股交易的司度(上海),如今已改名为城堡(上海)信息咨询服务有限公司。

  但它们的前者之鉴不小心透露了一个渠道:就是在内地注册商贸公司,并以该公司身份参与境内投资,如果这家境外机构无需募资的话。

  资事堂发现,多家海外知名高频交易商在中国内地均有实体公司注册,且不少以“贸易公司”面目示人。

  比如:有一家名不见经传的机构叫澳帝桦 ( 上海 ) 商贸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2年,股东是著名高频量化机构Optiver的旗下公司。

  Optiver是荷兰最大的做市商,也是全球最资深的高频交易商之一。公司1986年成立,目前在阿姆斯特丹、芝加哥、悉尼、上海、香港等城市设立分支机构,公司很积极的参与全球的期权、期货、股权、债券等交易。

  有趣的是,2020年下半年,Optiver在国内又设立了一家名叫澳帝桦私募基金管理(上海)有限公司的公司,这似乎是打算“多条路并举”的意思。

  多条路并举

  多条路并举的典型案例不只有Optiver,它的印度同行比它走的更前。

  工商资料显示,有一家贸易机构叫上海道阁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这家贸易公司的母公司是印度高频交易商AlphaGrep。

  上海道阁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的有趣的环节时,该公司同时在华参与发起了另一个实体——上海添禄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据公开招聘网站,AlphaGrep的这两家内地公司都曾经在内地招聘过交易支持工程师(Trading Support Engineer)职位,该职位描述为“与一支高级交易员的团队共事,经营和实施我们的自动交易策略。”

  据悉,上海添禄投资早在2017年已成功备案证券类私募,该公司的控股股东为一个名叫郑宏的自然人,AlphaGrep控制的上海道阁是二股东。

  相关资料显示,郑宏曾在广发证券和中金公司任交易员;该公司还有一位负责合规风控的罗姓员工,曾有多个多家私募资产管理公司短发背景。

  而且,上海添禄目前已经至少发行了至少16个私募基金产品,多数托管在海通证券。

  主打“科技公司”标签

  除了贸易、信息咨询的名字外,有些高频机构喜欢另一种“身份”——科技公司。

  美国期权做市商Akuna在中国有一家实体公司:奥可纳软件技术(上海)有限公司。

  从名字上可以看出其“科技公司”定位,这倒是与国内头部量化私募的“定位”相同(有一些国内量化私募机构今年开始宣传自己为科技公司)。

  事实上,不少海外高频机构都有大量的程序员,从人员结构上说,高频交易机构和科技公司的人员结构有解禁的地方。

  据了解,Akuna的核心业务也是高频交易。当然,它们的描述更加具备“艺术性”:

  作为期权做市商提供流动性,即提供买入和卖出的有竞争力的报价,并自主设计实现低延迟技术、交易策略和数学模型.......

  另外,这家在华实体公司也招聘量化开发工程师,而且交易导向同样非常明显,

  相关的职位描述包括:“我们的量化交易和研究团队通过将量化专长与衍生品和金融市场的深刻理解相结合, 科学地创建交易策略······和研究员、交易员及系统工程师一同设计和开发关于交易策略的代码。”

  “背靠”本土百亿私募

  这些机构除了以自己的身份做投资外,也和一些本土大型私募的关联机构召开合作。比如,知名的私募大鳄“敦和系”即与多家海外高频交易巨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敦和系”公司由期货大腕叶庆均创立,其核心机构是敦和控股。

  敦和控股控股了敦和资产(百亿以上规模的证券私募)、敦和产业投资、浙江玉皇山南投资、杭州观颐餐饮、杭州富阳敦和等机构。

  而就是浙江玉皇山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后简称“山南投资”),与多家海外高频巨头合作,成立了合资公司。

  具体情况包括:

  瑞峰投资:山南投资与高频交易公司Hudson River Trading 共同出资成立,以先进的数学和统计模型开发了自动化交易算法,在中国期货和证券市场活跃交易,提供流动性,属于自营投资交易。

  扶摇投资:山南投资与高频交易公司Tower Research Capital 共同出资成立,也属于自营交易,主要在中国期货市场进行高频交易。

  柏泰华盈(证券类私募):山南投资与期权衍生品做市商Eclipse Trading合资成立,人机结合方式进行低风险高收益的投资决策。

  阳泽投资(证券类私募):山南投资与美国对冲近Teza Technologies合资成立,是一家依靠数学、人工智能及大数据进行量化交易的基本面量化CTA公司。

  而且,山南投资本身还有一个非常“稀有”的牌照——资产配置类私募牌照,因此,它与多家海外巨头合作,似乎又多了一重意味。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财经钻cjz.vip提示: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新闻】

下一篇:量化私募被监管又遭限电?多家头部量化私募忙着辟谣,量化“狂奔”背后真正风险何在?

上一篇:恒天财富22亿元私募产品爆雷背后

财经钻-财经观察
财经钻-互联网金融观察
财经钻-众筹/创投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