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钻-注意事项
户用光伏合同藏陷阱,千亿巨头正泰电器“收割”普通农户?
发布时间:2021-12-07 09:58 来源:红星资本局

(原标题:户用光伏合同藏陷阱,千亿巨头正泰电器“收割”普通农户?)

为了每月400元的收入出租房顶,却变成了承租光伏电站的甲方?

近日,河南安阳的陈琦(化名)与山西的吴熙(化名)向红星资本局讲述,老家的父母因同村人的介绍,签了一份户用光伏合同。在父母口中,这只是出租自家的房顶收租金;但到了合同里,就变成了合作开发、利益共享。

此外,合同对安装屋顶光伏的农户有许多严苛的约束条款,而光伏公司的责任却“少得可怜”。中国互联网协会法工委副秘书长、中消协律师胡钢对红星资本局分析称,“合同里的违约责任,更多强调客户一方的责任,对相关经营者的责任几乎没有载明,显然不对等。”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上述光伏合同背后的公司为浙江正泰安能电力系统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泰安能”),是国内领先的分布式屋顶安装商,其母公司是光伏行业龙头正泰电器(601877.SH)。由于资本市场青睐户用光伏,正泰电器的股价被不断推高。今年6月18日至12月6日,正泰电器股价累计上涨近80%。

股价高涨背后,对正泰安能的质疑声始终不断。

12月6日,红星资本局致电正泰电器, 针对农户反映的“出租房顶”变成“合作开发”一事,公司户用光伏业务的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给农户讲合作开发他们不一定能理解”。而对于合同权责不平等情况,该工作人员称,安装后需要农户看护光伏设备,但公司规定,业务员是需要向客户讲清楚合同条款的,具体情况公司会进一步核实。

资料图 图据IC photo

从“租房顶”到“合作光伏电站”

光伏公司的“文字游戏”

“一个名叫‘金顶宝’的光伏,20块租房顶,却让我偿还10万元巨款”。

7月底,吴熙愤怒的在知乎敲下这行字,起因是老家父母发来的一份光伏合同。

吴熙老家在山西,老家的房屋屋顶面积约为250平方米。去年,就有光伏公司想租下房顶,每年每平方米20元,也就是一年5000元,平均每月收益417元。

今年7月,又有人上门推销。父母发来的 “金顶宝”宣传单上,开头便写着:投资不花钱,轻松坐享租金收益20年,20年后屋顶电站送给您。“听起来不错。打工一辈子的老人家,也有机会收租金。比起物质的回报,精神上更加开心。”吴熙形容当时父母的感受。

据宣传单介绍,“金顶宝”是正泰推出的租赁式户用光伏系统;享受租金收益和发电收益;无需任何费用;0成本;不会破坏屋顶,也不会漏水。

受访者供图

“租金”、“租赁”这些词,让吴熙以为只是一个简单的租赁关系。但父母发来的《金顶宝光伏电站开发合同》却明确写着:“甲乙双方同意利用各自资源优势,共同进行电站开发合作”。甲方是吴熙的父母,乙方是陕西祺达泰新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祺达泰”)。

“金顶宝”光伏电站合同 受访者供图

也就是说,宣传中的租赁,在合同上变成了合作开发。

租金也变成了“甲方收益”,合同显示,甲方收益包括两部分:一是发电收益,每块组件5元/季度,二是租金收益,根据光伏产品并网发电后实际安装光伏组件计算,每块组件20元/年。

“金顶宝”光伏电站合同  受访者供图

河南安阳的陈琦也遇到同样的情况。

11月初,陈琦59岁的父亲未与在外工作的儿女商量,就在老家签了一份正泰的户用光伏协议,是同村人帮忙介绍的。父母告诉陈琦,“光伏公司的人说是租用家里的房顶。”

陈琦介绍,父母签订的这份《星光宝光伏电站开发合同》里也写着“按照合作开发、利益共享模式共同进行电站开发合作。” 甲方为陈琦的父母,乙方为陕西惠商泰新能源公司(以下简称“惠商泰”)。

“星光宝”光伏电站合同,受访者供图

甲方收益同样分为两部分,前10年,发电收益为每块组件11.25元/季度,租金收益为每块组件45元/年;后15年,发电收益为每块组件7.5元/季度,租金收益为每块组件30元/年。

“星光宝”光伏电站合同,受访者供图

红星资本局梳理发现, “金顶宝”与“星光宝”的乙方公司陕西祺达泰、陕西惠商泰,均由温州泰集新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集新能源”)全资控股。进一步穿透股权后,泰集新能源母公司为正泰安能,正泰安能又是A股光伏龙头公司正泰电器(601877.SH)的子公司。

天眼查APP

“租赁”和“合作开发”,究竟有何区别?

吴熙认为,如果是租赁,那正泰方面就应该单纯的给客户支付租金;如果是合作,那客户有理由获得收益分成。而“金顶宝”的经营模式,与以上两种均不同。

在合同中,光伏电站的注册信息是吴家,但发电收益和租金收益不会直接打入吴家的账户,而是“为了结算便利,甲方收到电网公司付的电站收益后,先全部划给乙方账户,再由乙方支付给甲方收益。”

在吴熙看来,这样的条款让本来触手可及的租金,成为正泰手中的砝码。

“金顶宝”光伏电站合同  受访者供图

由于觉得合同不妥,两人说服老家父母放弃了安装。

除了收益支付方式外,真正让吴熙感到后怕的是,两份合同中还有不少针对甲方的约束条款,农户很可能会面临巨额赔偿。

只对农户“严苛”的合同

律师称:双方权责不对等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合同对光伏电站产品的总金额和折旧费进行了详细的解释:

吴熙提供的“金顶宝”合同显示,产品单价4.5元/瓦,组件规格445瓦,包括光伏组件、逆变器等材料,总价共计14.6万元。

陈琦提供的“星光宝”合同显示,产品单价4.5元/瓦,组件规格545瓦,包括光伏组件、逆变器等材料,总价共计17.2万元。

两份合同均未标明14.6万元、17.2万元的成本由谁承担。

合同如此详细的标明产品金额,是为了给农户可能面临的赔偿责任提供参照。

红星资本局查阅“金顶宝”合同发现,只要甲方违反了相应约定,就需要以折旧价格购买乙方的产品。也就是上述总价14.6万元的光伏组件、逆变器等材料折旧后的价格。

例如,一条约定条款显示,甲方要翻新、扩建屋顶,时间不能超过3个月,期间甲方不能享受电站任何收益;如果时间超过3个月,甲方要赔偿乙方损失;此外,如果光伏板被盗窃、人为损失或灭失,甲方也需立即按折旧价格赔偿。

然而针对甲方的责任条款,却几乎没有。

“星光宝”合同也面临类似的问题,连宣传时承诺的漏雨包维修,也变成了安装1年内由公司负责,超过1年则自行承担。陈琦则将父母签的“星光宝”合同发给相熟的几位律师朋友进行咨询,得到的答案都是:“乙方合同对甲方违约责任过大,对甲方行为和注意义务要求苛刻,属于加大甲方责任情形。”

“星光宝”光伏电站合同,受访者供图

红星资本局采访了中国互联网协会法工委副秘书长、中消协律师胡钢,得到了同样的观点:“星光宝合同里的违约责任,更多强调客户一方的责任,对相关经营者的责任几乎没有载明,显然不对等。”

另有市场人士则对红星资本局分析称,光伏公司介绍时,是其租用农户的房顶;而从合同条款来看,则更像是农户租用光伏公司的光伏板,例如在损坏时对其进行折旧赔偿。

另外,陈琦还注意到,“星光宝”合同中的乙方惠商泰,位于离自己家河南安阳600多公里外的陕西咸阳,而“星光宝”合同约定,如果双方发生争议,仲裁地点是浙江杭州。

“星光宝”光伏电站合同,受访者供图

胡钢律师表示,一般来说,仲裁地点会定在甲乙双方所在地,河南的客户到杭州仲裁,后期争议解决成本非常高,对客户来说非常被动。

乡镇代理月入4.5万,农户20年获得4万收益

高回报下业务员夸大宣传

对乙方要求如此苛刻的合同,为何还能让农户自愿签约?

根据吴熙介绍,他的父亲称,上门推销的人态度很好,“承诺他们什么都不用做,收租金就行。”

接受红星资本局采访时,正泰安能辽宁区域的负责人表示,公司目前只招县区级加盟商,并不涉及乡镇加盟。但在河南省漯河市,某县区级加盟商徐强(化名)称,自己也在招收乡镇代理,代理费用1万元。

徐强反复对红星资本局强调,乡镇加盟商回报极高。

“一个乡镇代理月任务量是1500块光伏板,完成任务按每块光伏板30元的价格结算,一户安装30块,50户就能完成任务”。 如果能完成任务,乡镇代理月收入将在45000元。

一位自称光伏行业内人士的网友曾在知乎发表文章:“按照‘金顶宝’合同,在户用光伏安装全生命周期里,安装户的可预见的收益是固定的,20年才可以获得4万元的收益。一年2000元,第一年收益甚至还不如安装商的百分之一。”

除了代理商,业务员的收入也颇为丰厚。在正泰邢台分公司的业务员招聘启事里,“想挣大钱”直接被放在了招聘文案中。在抖音等平台搜索正泰光伏也会发现,“业务员月入过万”的口号随处可见。

红星资本局在采访中了解到,在提成与回报的促使下,加盟商与业务员们面向农户的宣传,往往比实际情况“美好”得多。

例如安装前会承诺的“不漏水”,安装后就有不少农户表示:“因为光伏板支架在楼顶打孔,导致屋内漏水”。此外,光照条件、折旧费用、补贴停止等因素,都会导致承诺的收益不及预期。

图据抖音

投资超300万才能成为区县代理

“有资源”成招聘条件

虽然加盟商收入不低,但红星资本局注意到,正泰安能的加盟门槛并不低。

在正泰安能的官网,“招商加盟”被放在醒目位置,长期招揽县区级加盟商。要加盟正泰安能,需要具有独立法人资格,注册资金不少于200万,拥有较强的产品推广能力、经营管理及仓储配送能力外,还有一条便是“在当地拥有—定的社会资源,包括政府、银行等”。

图片来自正泰官网

对社会资源的要求,在正泰安能各级经销商的口中都是强调的重点。11月24日,河南省漯河市的一位正泰安能加盟商向红星资本局表示,如果要代理某县区的业务,人际关系是第一位。

12月1日,正泰安能辽宁区域的一位负责人也告诉红星资本局,加盟的首要条件是有当地的“电网关系”。

“电网关系是最重要的,你挣钱的速度完全取决于你并网的速度,但你并网只能是靠电网关系,如果突破不了,很难推进”,该负责人说到。

从该负责人的口中了解到,想要成为正泰安能区县级代理,首先要交10万元的保证金,然后要购买25万的光伏组件,就能去开展业务。但是该负责人也强调,一个县区的前期投入金额在300万-500万之间,才能把业务“转起来”。

即便投资金额如此之高,但是加盟业务的火爆程度仍然超乎想象。该负责人透露,辽宁区域从今年11月初开放加盟以来,仅在朝阳市,一个月内就已签约了近40个县区。

2021年一季度,正泰安能实现营业收入4.22亿元,净利润7710.81万元。业绩亮眼的背后,与其渠道商模式紧密相关。

资料显示,正泰安能成立于2015年8月的,目前已经是国内领先的分布式屋顶安装商,市场占有率第一。官网显示,目前已建有40余万座户用光伏电站,主要分布在15个省份。

从2020年10月至今,正泰安能先后成立了19家全资子公司,子公司旗下还有众多的孙公司,拥有实际控制权的公司多达112家,构成了庞大的资本版图,

2021年6月,国家能源局印发《关于报送整县(市、区)屋顶分布式光伏开发试点方案的通知》(下称“《通知》”)。在这一政策的刺激下,全国多地再次掀起了一轮屋顶分布式光伏建设浪潮。

正泰安能踩准新一轮“光伏热”,今年7月,正泰安能进行了增资扩股,引入了11名投资者,背后不乏红杉资本、中国工商银行等,增资总金额为10亿元。

根据正泰新能源官网文章,自6月以来,乘上“整县分布式光伏”的东风,正泰安能在分布式光伏领域频频发力。截至9月,正泰安能就推进整县屋顶分布式光伏开发676个县试点中,已在其中183个县开展业务布局,覆盖率达27%;其中,山东、河南两省业务覆盖率近80%,河北、浙江省也超50%。

母公司正泰电器4个月股价大涨80%

正持续出售用户光伏资产

上市公司正泰电器,为正泰安能的大股东,持有正泰安能71.92%的股份。

12月6日,红星资本局致电正泰电器, 针对农户反映的“出租房顶”变成“合作开发”一事,公司户用光伏业务的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给农户讲合作开发他们不一定能理解”。而对于合同权责不平等情况,该工作人员称,安装后需要农户看护光伏设备,但公司规定,业务员是需要向客户讲清楚合同条款的,具体情况公司会进一步核实。

随着正泰安能户用光伏业务的高速增长,正泰电器也快速崛起,成为国内极具规模的民营光伏发电投资企业。10月29日晚,正泰电器发布2021年三季报,营业收入约124.11亿元,同比增长43.68%。其中户用业务实现营收35.6亿元,同比增长201.71%。

得益于资本市场中户用光伏的热度,正泰电器的股价被不断推高。6月18日至12月6日收盘,正泰电器股价累计上涨近80%,总市值1108亿。

而在“光伏热”的浪潮下,正泰安能一边推进居民屋顶分布式光伏电站项目开发,另一边却在持续出售户用光伏资产。

今年9月、11月,正泰安能分别以18.3亿、19.72亿元的交易对价出售其在河南、陕西、山东、河北的部分户用光伏发电系统资产。

随着这些资产的出售,正泰安能逐渐转型轻资产模式。有市场分析称,从投资、开发、建设、持有、运营,转变为投运后转让,此举或许是为了加快资金回笼。

一位网友在相关新闻下评论到:“光伏公司的投入快速获得回报了,安装在农户屋顶上长达20年光伏板呢?”

【返回首页】

下一篇:收视率造假调查:一部剧收入1亿多,9000万元买收视率

上一篇:媒体评“老年人陷入数字沉迷”:被精准算计谁都可能“沉迷”

财经钻-财经观察
财经钻-互联网金融观察
财经钻-众筹/创投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