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行业
猴痘疫情背后的暗黑生意:价值2000亿美元 仅次于毒品和军火?
发布时间:2022-05-25 08:50 来源:正解局

跨境野生动物贸易(合法或非法),有可能成为猴痘病毒跨境传播的关键途径。

最近,英国、美国、葡萄牙、澳大利亚等多个国家出现了猴痘疫情。

猴痘病毒并非新病毒,这次为何突然在多个国家传播?

答案暂且不知。

一个确定的信息是,猴痘病毒可通过密切接触由动物传染给人。

那么,此次猴痘病毒与跨境野生动物非法贸易有没有关系?

今天,我们就来聊一聊这个价值2000亿美元的暗黑生意。

野生动物非法贸易,已经成为世界上最严重的跨境有组织犯罪之一。

2016年,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国际刑警组织联合发布《环境犯罪的高涨》报告,指出非法野生动物贸易每年交易额约70亿~230亿美元。

原联合国《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秘书长约翰·斯坎伦(John Scanlon)给出的数据是,CITES所列物种非法贸易每年价值约为200亿美元,全部野生生物的非法贸易每年价值可达2000亿美元左右。

数额之大,让人瞠目。

难怪国际刑警组织指出,无论是规模还是利润,野生动植物非法贸易都堪称世界上第三大非法贸易,仅次于毒品和军火。

事实上,这笔暗黑生意,早已形成了一个遍布全球,串联原产国、中转国到消费国的贸易网络。

象牙的主要走私路线

大量野生动物,落入这张网络后,被杀害,被贩卖,被消费。

根据联合国毒罪办发布的报告,2017年,全球范围内大概有20000多次非法野生动物贸易被查获。

历年非法野生动物贸易被查获的数量

这仅仅是基于CITES框架下的查获数量。

如果算上未查获的,以及不在框架内的贸易,数量将更为惊人。

2020年出炉的另一份报告,统计了涉案的动植物种类。

涉案案值最高的是红木,其次是大象。

涉案动植物案值排名

野生动物非法贸易,离我们并不遥远。

事实上,我国是野生动物非法贸易规模最大的国家之一。

最近几年,中国加大野生动物非法贸易打击力度,破获一批大案、要案。

2019年12月,杭州海关缉私局所属温州海关缉私分局破获一起穿山甲鳞片走私案,累计查获穿山甲鳞片共计23.21吨。

新闻照片

要知道,一只穿山甲身上约有0.406千克鳞片。23.21吨鳞片,意味着超过5万只穿山甲遭遇毒手。

2019年3月,由福州海关牵头侦破的“使命1901”案件,涉案案值近10亿元,创下全国海关查获濒危物种走私案值之最。

据统计,2019年,全国海关立案侦办走私濒危物种案件467起,查获濒危物种1237.6吨,分别增长2.2倍、8.6倍。

野生动物的非法贸易,有越来越猖獗之势。

正如那句话所说,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野生动物非法贸易之所以猖獗,根本原因,是有暴利可图。

首先要明确的是,野生动物,并非不能买卖,而是要合法合规。

但是,合法贸易有两大现实的问题:

一是税费高。

以我国为例,2014年,我国下调了进口毛皮原料、皮张产品的关税,但加上13%的增值税,还是比较高的。

2016-2021年中国各类天然毛皮进口数量 制图:智研咨询

二是数量少。

还是拿我国来说,毛皮服装及服饰产品需求旺盛,每年都大量进口北欧和北美等毛皮动物养殖国生产的毛皮原料产品。

但合法渠道的产品,难以满足国内的需求。

这让非法贸易变得有利可图。

还有一种情况是,某些动植物属于保护物种,已被禁止买卖,反而为非法贸易提供了生存的空间。

例如穿山甲,其八个物种已全部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附录I类,要求完全禁止其国际贸易。

然而,每年都有数以万计的穿山甲被杀害,以获取穿山甲鳞片。

野生动物非法贸易极具暴利,让犯罪分子铤而走险。

2018年,吉林警方破获一起跨国非法收售濒危野生动物制品案。

犀牛角从境外走私到国内的价格是8万元,卖了一手之后变成12万元,再卖一手之后变成22万元,再卖一手之后变成30万元。

2020年,四川警方破获一起高价倒卖野生动物案。

猎人以大约1.3万元左右一只的价格,将川金丝猴出售给中间商。

中间商以7.5万左右的价格出售给动物园,动物园以自我繁育的方式向林业主管部门申请出售,漂白身份之后,以单价每只50万的价格,再向其他动物园出售。

新闻截图

为牟取暴利而铤而走险,这是野生动物非法贸易屡禁不止的原因之一。

杜绝野生动物非法贸易的另一个困境,是跨国执法难度大。

野生动物的范围太大了,哪些需要保护,哪些不需要,各国法律不一样,监管力度也不一样。

再具体一些,世界各国所属法律体系不同,对同一个涉及野生动植物违法犯罪行为的认定不同,有的国家认为属于此罪,有的国家认为属于彼罪,甚至不构成犯罪。

此外,各国关于证据的收集和认定,引渡程序、追诉程序等相关规定,也各不相同。

这些跨国执法上的“空隙”,被犯罪分子钻了空子。

2005年,欧洲为防止禽流感传播,禁止所有活体宠物鸟进口。

于是,犯罪分子就将鹦鹉蛋走私进欧洲,再孵化,最后戴上人工繁育的脚环出售。

这样,便躲过了监管。

野生动物非法贸易,危害极大。

最直接的危害,是造成野生动物的濒危和灭绝。

穿山甲被认为是近10年来被盗猎最严重的物种,全球被非法贸易的穿山甲超过了100万只。

根据联合国2019年的一份报告,非法贸易使得全球100万动植物面临灭绝的威胁。

大规模的非法野生动物贸易,不仅会造成生物多样性的丧失,更会引发生态环境的失衡。

另一个危害是,可能导致进口地区外来物种入侵。

正常情况下,进口野生动物,需要进行全面综合的风险评估。

非法贸易绕过海关动植物检疫,直接引入外来物种,一旦这些外来物种在当地自然繁殖,可能会形成对当地生态或者经济的破坏。

《2019中国生态环境状况公报》中提到,我国已发现660多种外来入侵物种。

非洲大蜗牛、巴西龟、红火蚁是比较知名、危害较大的外来物种。

当前,最现实的危害是,传播疾病。

每一个野生动物都是天然的病原体储备库,携带大量未知的病原体。

人类居于城市或农村,野生动物居于野外,本来“井水不犯河水”,保持着一定的安全距离。

然而,野生动物非法贸易特别是跨境贸易,无疑为动物携带的病原体传播提供了绝佳的环境与路径。

当然,也大大增加了人类感染疾病的风险。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研究,近10年来,75%的新发疾病都是来源于动物,而61%的人类疾病也同样来源于动物。

病毒与动物宿主

近几十年来,全球暴发的几次大规模流行疫病,大多是人畜共患病,如SARS、H5N1禽流感、中东呼吸综合征等,它们的病原体无不是来源于野生动物。

那么问题来了,猴痘病毒与野生动物非法贸易有没有关系?

可以明确的是,灵长类、啮齿目等动物是猴痘病毒的天然宿主。

人际传播一般不易发生,最有可能的还是动物传人。

已证实的猴痘病毒宿主

据此推断,跨境野生动物贸易(合法或非法),有可能成为猴痘病毒跨境传播的关键途径。

今年1月23日,英国《卫报》报道,美国宾夕法尼亚州一辆运送100只猴子前往实验室的卡车发生交通事故,其中4只猴子逃跑,当地人被警告不要靠近这些危险的猴子。

新闻报道

有人怀疑,这波暴发的猴痘疫情,可能与逃脱的猴子有关。

一个值得关注的信息是,早在2003年,当时的农业部、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就发布过公告,禁止进口美国部分动物,防止美国猴痘传入我国。

公告内容

毫无疑问,加强野生动物进口监管,守好国门,无疑是防范猴痘病毒的关键一环。

猴痘病毒来得蹊跷,我们还是小心一点。

【返回首页】

下一篇:被裹挟的菜鸟驿站

上一篇:【新股IPO】传Babycare考虑在港进行3-5亿美元IPO 最快将于明年上市

财经钻-财经观察
财经钻-互联网金融观察
财经钻-众筹/创投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