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钻-股票观察
多位官员被判死缓或无期,证监会发审领域还会挖出多少腐败分子?
发布时间:2022-06-21 10:27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无论是政商“旋转门”,还是退休后,腐败的发审人员都逃不过审查调查。

6月10日,证监会网站公布,山东证监局原局长冯鹤年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8天前,即6月2日,证监会网站公布,证监会会计部原主任王宗成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8天内证监会公布两起落马官员案例。截图来源:证监会网站

8天内证监会公布两起落马官员案例。截图来源:证监会网站

同样是6月2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曾在证监会工作的童道驰,犯受贿罪和内幕交易罪,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

冯鹤年、王宗成和童道驰,都曾是证监会发行审核监管官员。发行监管掌握着公司上市融资大权,一直以来是反腐关注的重点部门。

发审落马官员执业贯穿20年,有人“腐败贯穿职业生涯”

除了上述三人,近些年证监会发审领域被查处的人员,还包括证监会重庆监管局原党委书记、局长毛毕华,证监会山东监管局原党委书记、局长徐铁,证监会投资者保护局原一级巡视员曾长虹,证监会原发审委委员操舰和证监会原发审委委员朱毅等人。

在上述人员中,毛毕华从事发行监管工作最早。他从1996年7月开始在证监会工作,便从任发行监管部主任科员起步,到后来担任重庆证监局局长,再到2020年12月被查,他在证监系统工作的时间长达24年。

在这24年里,毛毕华的工作主要在发审领域,这期间A股市场上市交易的股票从444只增长至4093只(截至2020年12月毛毕华落马时。)纪委调查的结论是,他的“腐败贯穿职业生涯”。

根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证监会纪检监察组和山东省监委的调查结果:毛毕华甘于被“围猎”,腐败贯穿职业生涯,长期利用职权和职务影响为他人谋取利益,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

潍坊市人民检察院指控称:1998年至2017年5月,毛毕华利用担任证监会发行监管部主任科员、发行监管部发行监管处副处长、稽查局副局长,稽查总队副总队长、总队长,重庆监管局党委书记、局长职务上的便利以及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直接或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有关单位或者个人在申请公开发行股票审核、案件调查等方面谋取利益。1998年11月至2020年春节前,非法收受相关人员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4734万余元。

毛毕华当庭表示认罪悔罪。

曾任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副主任、山东证监局局长等职的徐铁是在退休6年后被查的。 2019年12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证监会纪检监察组、山东省纪委监委通报:徐铁私欲贪欲膨胀,甘于被“围猎”,把公权力变成谋私利的工具,徐铁利用行政审批、日常监管等职权为监管对象谋取不当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

山东省监委将徐铁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但截至目前尚未见到徐铁案公开审理的消息。

比徐铁晚3个月到证监会发审监管部工作的曾长虹,在发行审核部门工作时间更长,她和童道驰、王宗成及冯鹤年,都有交集。

曾长虹和徐铁一样,也是离开证监会后被查处。

2009年10月,创业板开板,曾长虹此时是创业板发行监管官员,在此之前,她已有8年从事发行监管工作的经历。

曾长虹1961年1月出生,在2001年1月至2009年11月期间任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干部、处长、副巡视员;2009年11月至2016年12月期间,任证监会创业板发行监管部副主任、发行监管部副主任。

根据相关规定,机关事业单位的正副处级女干部和具有高级职称的女性专业技术人员,退休年龄60周岁。照此计算, 曾长虹应于2021年1月退休。但在2019年8月,距离退休年龄还有17个月时,曾长虹调离证监会。 2021年10月被查。

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证监会纪检监察组、湖南省纪委监委通报:曾长虹长期在证券发行审核关键岗位工作, “靠发审、吃发审”,临近退休“逃逸式”离职,妄图逃避监督监管,继续恣意敛财; 在企业发行上市、再融资审核等方面为他人谋取不当利益,严重破坏发行审核秩序,损害证券监管形象;大肆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和拟上市公司股权。

童道驰与曾长虹的交集,是在2006年8月至2007年4月这10个月,彼时童道驰任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副主任。此前,童道驰还担任证监会上市公司监管部副主任。而这两项职务,也都出现在了童道驰的判决上。

6月2日,童道驰案一审宣判。法院审理查明,童道驰利用担任证监会上市公司监管部副主任、发行监管部副主任以及三亚市委书记等职务的便利,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公司上市、企业经营、融资借款、职级晋升等事项上提供帮助,受贿财物共计折合约2.74亿元。在担任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副主任期间,童道驰从事内幕交易,获利约338万元。两罪并罚,法院判处童道驰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并处罚金400万元。

这是目前为止,出自证监系统官员贪腐被判最重的案例。

童道驰当庭表示服从法院判决,不上诉。

同在6月2日,王宗成被宣布“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接受调查”。他与曾长虹在发行审核部门一起共事长达4年多。也就是在2012年4月至2016年7月,王宗成担任证监会创业板发行监管部、发行监管部巡视员兼副主任。

在2012年7月至2013年12月期间, 王宗成和曾长虹都是证监会创业板发行监管部副主任,而彼时的主任则是冯鹤年。

在王宗成被查8天后,冯鹤年也被立案调查。至此,在7个月的时间里,曾任证监会创业板发行监管部主任和副主任的三人相继落马。

冯鹤年离开证监会创业板发行监管部后,调任山东证监局党委书记、局长。落马时任民生证券董事长。

被判死缓或无期

曾长虹、王宗成及冯鹤年案仍有待进一步调查。

而从已经开庭审理或已公开判决的证监会发审系统官员腐败案看,涉案金额相当惊人,因此所获刑罚也相应较重。

童道驰涉案金额高达2.74亿元,被判死缓,仅次于被判死刑的赖小民。

毛毕华受贿共计4734万余元,截至目前尚未见公开宣判。

但早在2018年,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原处长李志玲因受贿4205万元被判处无期徒刑。

据判决书披露,2003年至2015年间,李志玲担任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审核二处主任科员、审核四处主任科员等职务时,利用负责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再融资申请的财务审核的职务便利,为有关公司取得证监会的融资核准批复提供帮助,共计收受或索取上市公司、保荐机构负责人给予4205万元、奔驰牌汽车1辆等财物。

毛毕华案最后会怎么判?李志玲案会不会提供判例参考?

发行审核委员也被查处

一些负责审核的委员也有落马案例。

2021年12月,证监会原发审委委员、上交所原科创板上市审核中心副主任操舰,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双开”。操舰违法违纪行为包括,将发行审核权异化为谋利工具,非法收受大量财物,通过入股拟上市公司非法谋利,数额巨大。

操舰在2010年至2012年、2014年至2017年,是证监会主板发审委委员。他还曾任上交所科创板上市审核中心审核二部副总经理、总经理,以及审核三部总经理、科创板上市审核中心副主任等职务。

比操舰早1个月,即2021年11月,证监会主板原发审委委员的朱毅涉嫌严重违法,接受监察调查。

朱毅的经历与冯鹤年相似,先在证监会工作,离职后又到券商,在券商处落马。朱毅 2012年5月至2017年9月,曾任证监会主板发审委委员,2018年8月被查时是任国泰君安投资公司总裁助理,国泰君安投资银行事业部执行委员会委员、投资银行部总经理。

3月22日,证监会召开系统全面从严治党暨纪检监察工作会议,会议强调要重点抓好的工作中包括,一体推进金融反腐和处置金融风险,坚决治理政商“旋转门”;完善立体化的监督制约机制,深化阳光用权、透明审批,强化重点领域廉政风险防控,提升监督整体质效。

【返回首页】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高瓴张磊走下“神坛”...

财经钻-财经观察
财经钻-互联网金融观察
财经钻-众筹/创投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