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互联网金融观察
行长辞职风波背后,南京银行曾踩雷金陵“三朵金花”
发布时间:2022-07-04 09:06 来源:风暴眼

核心提示:

1、辞任南京银行行长职务后,林静然的下一站去向或已明确。7月1日,南京东南国资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官网信息显示,林静然已出任东南集团副董事长、党委委员(保留市管企业正职待遇)。

2、此前,南京银行多次“踩雷”当地巨头企业,并在其出现债务危机时充当“救火队员”角色。时至今日,雨润集团、丰盛集团、三胞集团这金陵城的“三朵金花”仍然没有起色,而屡屡伸出援手的南京银行则也受了不小的影响。

3、南京银行曾经踩雷丰盛集团的债务危机,而丰盛集团与恒大以及苏宁之间似乎有“剪不断理还乱”的联系。丰盛与恒大在江苏有多个地产合作项目,还曾共同成立公司。丰盛与苏宁曾共同出资2亿美元投资拜腾汽车。

-----------------------------------------------------

一则管理层人事变动的消息,让南京银行陷入舆论的风口浪尖。

除了股价大跌、换章公告风波外,网上也流传着关于南京银行的一些传言。其中流传最广的内容是名为“傅鸣非@西部通信首席”对该行的一些分析判断的聊天记录。

不过,随后,傅鸣非发朋友圈紧急致歉,称相关群聊记录未征得本人同意外发传播,内容并非其专业研究范围,也未经证实,与事实相差很大。目前傅鸣非已经被西部证券开除。

7月1日晚间,南京银行也发布了一则澄清公告称:网传有关不实信息为恶意造谣,已经向公安机关报案并将依法追究相关主体的法律责任。目前,公司经营管理一切正常,经营发展良好。

7月3日下午,警方发布通报,通报显示,公安机关经工作查明:6月30日18时许,网民傅某某(男,39岁),出于博眼球的目的,在小区业主微信群内发布自己编造的有关南京银行的虚假信息造成不良影响。事发后,傅某某主动采取消除影响的措施并认错悔过。公安机关已依法对其给予治安管理处罚。

风暴眼|行长辞职风波背后,南京银行曾踩雷金陵“三朵金花”

不过,凤凰网《风暴眼》发现,作为作为城商行标杆,南京银行在过去曾多次踩雷南京当地的巨头企业。

林静然或履新东南集团,南京银行已更换公章

在突然辞去南京银行行长职务引发各种传言后,林静然的下一站去向或已明确。

7月1日,南京东南国资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官网的领导信息显示,林静然已出任东南集团副董事长、党委委员(保留市管企业正职待遇)。

此前6月29日盘后,南京银行发布公告称,董事、行长林静然先生因工作需要、另有任用,于2022年6月29日向公司董事会提交辞职报告,辞去公司董事、董事会风险管理委员会主任委员、发展战略委员会委员、行长、财务负责人以及公司授权代表职务。公司行长职责暂由董事长胡升荣先生代为履行。

受此消息影响,6月30日开盘后,南京银行股价快速下行,盘中一度触及跌停。截至当日收盘,南京银行股价报10.42元,跌幅达6.46%,市值日内蒸发逾74亿元。

面对股价的剧烈下挫,南京银行早间紧急回应表示,“在密切关注资本市场最新动向,目前该行经营一切正常”。

公开资料显示,林静然出生于1974年,1995年毕业于南京审计大学。毕业后的他先是进入中国银行南京玄武支行,历任分理处主任、副行长(主持工作)。

2003年至2005年,林静然升任南京新港支行行长。此后的十五年,林静然都在民生银行工作。2020年3月,南京银行第八届董事会表决通过,同意聘任林静然为该行行长,年仅47岁。

如果从2020年7月22日林静然南京银行董事任职资格获批算起,其担任南京银行行长的时间还不足两年。从财报来看,这两年期间南京银行的业绩表现亮眼。据Choice数据,在42家A股上市银行中,南京银行营收增速排名第五,归母净利润增速排名为第十二名,较2019年分别提升6和10个名次。

对于林静然的仓促辞职,据财新报道,或因其受到江苏省委原副书记、南京原市委书记张敬华案的影响。

此前6月20日,最高检官网发布消息称,最高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张敬华作出逮捕决定。该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中。去年12月1日,张敬华落马。落马时,距离其被任命为江苏省政协党组副书记仅11天。

而张敬华妻子大概在2017年被聘为民生银行南京分行法规部副总,而林静然当时是该银行一把手。张敬华2021年12月落马之后,其妻也被带走调查。而张敬华去年“落马”后,林静然也曾协助调查过一段时间。

住值得注意的是,7月1日下午,南京银行官网发布公告称:因“南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印章使用年限较长、磨损严重,为便于各项工作顺利开展,我行决定更换印章。新印章名称不变,并已在南京市公安局玄武分局完成备案登记。自2022年7月1日起,启用“南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新章,原印章于同日作废销毁。

不过,凤凰网《风暴眼》发现,之后再去官网查找这条公告时,已经无法找到或者搜索到。南京银行疑似已经删除了这条公告。

踩雷金陵“三朵金花”,南京银行成“救火队长”?

在更早之前,南京银行引起关注和报道的,则是频繁“踩雷”南京当地的巨头企业。

2015年,随着雨润集团的资金链出现问题,供应商发现雨润的商票无法兑付。

当年5月,雨润集团以4.4亿元价格卖掉了位于杭州城东新城的星雨华府项目;旗下江苏地华也向中信证券等4方合计转让了5330万股中央商场股份,市场就开始猜测雨润陷入资金紧张的漩涡。

到了7月,作为雨润集团的主营业务、承担着雨润地产资金后盾的角色的雨润食品,发布了盈利预警的噩耗,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雨润集团的情况进一步恶化了,于是便出现了供应商要求兑付商票,雨润却欲以火腿肠抵充的一幕。

事实上,风险的积聚,并非一朝一夕。

早在2012年,祝义财仅仅48岁时,这位金陵城的前首富突然辞去雨润控股集团董事长职务,坊间皆传闻其辞职与雨润食品涉嫌财务造假有关。到了2014年,雨润集团旗下的另一家上市公司中央商场的负债率更是高达90%。

山雨欲来风满楼,此时的雨润集团亟需一个有威严的第三方助其安抚市场信心,南京银行出现的恰到好处。

2014年8月,南京银行与雨润集团达成战略合作协议,后者获得南京银行50亿元授信额度。南京银行称将积极帮助雨润拓展新型融资渠道,提高企业融资效率,“为雨润冲击世界500强提供坚实保障。”

这一定程度上延缓了雨润集团的坠落之势,但雨润集团仍然没有逃过破产重整的命运。

差不多的故事也发生在另一个金陵首富身上。

2017年4月,美国沽空机构格劳克斯发布有关丰盛控股的做空报告,从被狙击到停牌,再到反击、复盘,丰盛控股随后度过了“惊魂”半月。

2014-2016年,雨润集团水深火热之时,季昌群控制的丰盛控股却是港股里的一大“神话”,不仅股价区间涨幅近13倍,市值更是由5.5亿元飙升到714.2亿元。

支撑丰盛控股增长的逻辑,是其频繁的收购动作。仅2016年,丰盛控股收购项目多达20宗,除了本业地产项目以及健康医疗产业外,还收购了中国高速传动、卓尔集团等上市公司股权。

树大招风风撼树,在港股呼风唤雨的丰盛控股便引来了做空机构格劳克斯的注意。

被做空后,除了丰盛控股连续发布澄清声明予以反击外,当地金融机构纷纷表示支持丰盛控股。

其中,“白马骑士”南京银行与丰盛控股集团旗下的中国高速传动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中国高速传动将优先选择南京银行作为存款和理财服务等业务的合作银行之一。

至今仍为南京银行董事长的胡升荣,彼时在签约仪式上表示,此次合作,在全方位展示南京银行综合服务竞争力的同时,将帮助中国高速传动在齿轮制造行业取得更多优势。

此次做空反而以丰盛控股股价上涨35%收尾,然而,丰盛控股后来的发展有目共睹,大量资产某种程度上也等于大量负担。

虽然季昌群将丰盛集团留给胞弟季昌荣,金蝉脱壳至丰盛控股,一再声明丰盛集团与丰盛控股并无关系,但市场普遍认为,丰盛集团也是季昌群控制的丰盛系之一。

2018年末,丰盛集团的违约来的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其中,违约涉及的金融机构包括8家信托公司,以及南京银行在内的4家银行。

就在这一年,袁亚非也从矗立着孙中山雕像、号称“中华第一商圈”的人气之地新街口商圈坠落。鼎盛时期,袁亚非的三胞集团旗下拥有宏图高科、南京新百、万威国际、金鹏源康、富通电科等多家上市公司。

袁亚非有一句名言:“我有5000块的时候,就能做500万的生意。”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在他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

一定程度上,袁亚非、季昌群、祝义财都是同一类人,一辈子都靠激进的豪赌换取财富。直到出海窗口收紧和去杠杆政策等“稻草”的落下,三胞集团高达611亿元的总负债压垮了袁亚非。

多家金融机构、企业开始对三胞集团采取诉讼和财产保全行动。三胞集团及旗下公司的银行存款、不动产等资产遭遇大面积查封、冻结。

岂有豪情落旧时,花开花落两由之。南京前后三任首富的跌落,不过是你方唱罢我登场。然而,本该是“配角”的南京银行却因屡屡出场险些成了“主角”。

2018年7月4日,“三胞集团联合授信机制工作推进会”召开,会上,南京银行等相关负责人明确表态,将与三胞集团共渡难关,支持三胞集团战略转型。此前,南京银行已对三胞授信10亿元。

两个月后,表态与三胞集团共渡难关的南京银行成为三胞集团金融债委会的牵头行。据财新报道,南京银行之所以为牵头行,是因其债务敞口较大。

时至今日,雨润集团、丰盛集团、三胞集团这金陵城的三朵金花仍然没有起色,而屡屡伸出援手的南京银行则也受了不小的影响。

南京银行或被恒大债务拖垮?

林静然辞职之后,一些传言也开始在网上流传。

市场有传言称,南京银行对公40%左右的贷款都是地产信贷。还有传言称,“林静然突然辞职,或因南京银行有大量不良贷尤其是地产贷将被清查。恒大拖欠丰盛工程款,导致丰盛垮了;而丰盛垮了,成了压倒南京银行的最后一根稻草。”

但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梳理南京银行的财报后,发现数据并不支持这个说法。

据南京银行2021年、2020年年报,房地产贷款金额分别为374.15亿元和266.73亿元,占比分别只有4.73%和3.95%。而2021年南京银行的房地产不良贷款率只有0.08%。

传言同时表示,南京银行“50%以上的贷款是产业基金政府项目的信贷”。但在年报中同样不足以找到数据支撑。南京银行前十名客户贷款占贷款总额合计只有2.57%,占资本净额比例合计为13.66%。最大单一客户贷款金额为31.45亿元,占贷款总额比为0.4%。

不过,凤凰网《风暴眼》发现,虽然财报数据显示南京银行并不存在所谓的“大量不良地产信贷”问题。但南京银行与恒大、苏宁以及丰盛集团之间似乎确实有“剪不断理还乱”的联系。

2018年末,丰盛集团陷入债务危机,成为雨润集团、三胞集团之后南京第三家陷入流动性危机的百亿民企。截止2020年9月30 日,丰盛集团(后改名“南京建工产业集团”)负债总额374.69亿元,净资产总额-59.39亿元。

凤凰网《风暴眼》发现,在出现债务危机前后,丰盛与恒大在江苏有多个地产合作项目,还曾共同成立公司。

2018年,丰盛集团与盛誉、常州恒宸订立联合开发协议,成立了常州江恒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即丰盛与恒大在地产方面的合作。

此外,恒大地产集团南京置业有限公司与南京丰盛大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曾共同成立扬州恒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分别持股55%与45%;以及南京恒荣盛欣置业有限公司,由二者各持有50%的股份。

2021年,恒大集团陷入重大流动性危机,丰盛也疑似受到“牵连”。

2021年下半年,丰盛控股曾发布公告称与其物业开发业务拖欠供应商款项及建设成本及开支,导致恒大集团部分项目停工。此外,此前负责恒大集团公司经营管理的人员已调任,其他部分高级管理人员也已辞职或调任。

此后,丰盛控股对截至2021年12月31日止的中国恒大集团公司股权作出全面减值,即对联营公司的投资确认减值亏损13.63亿元。

丰盛集团持续陷入债务危机,最后将其拉出泥潭的,似乎还是南京银行。

2022年5月7日,紫金信托官网发布公告称,经公开招募和遴选,紫金信托有限责任公司被确定为南京建工产业集团有限公司等25家公司实质合并重整案信托计划受托人。而紫金信托母公司南京紫金投资集团,正是南京银行第二大股东。

除了丰盛集团,南京银行疑似还“接盘”了同为南京巨头企业的苏宁。

2021年以来,苏宁陷入千亿债务危机。此外,由于持续亏损的业绩,苏宁易购股票也于2022年5月变更为“ST易购”。曾经的明星企业苏宁,也面临生死危机。

最后,还是南京银行站了出来。2022年3月4日,南京银行与法国巴黎银行、苏宁易购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而法国巴黎银行是南京银行的大股东。

其中,南京银行支付3.4亿元,受让苏宁易购集团持有的苏宁消金36%股权;法国巴黎银行支付2838万元,受让苏宁易购集团持有的苏宁消金3%股权,南京银行与洋河股份签署以4730万元受让洋河股份持有的苏宁消金5%股权。

不过,对于南京银行而言,这或许是一次成功的“接盘”。因为南京银行持有苏宁消金股权比例由15%增加至56%,所收购苏宁消金股权的整体估值为9.46亿元,但南京银行投资金额合计仅3.88亿元。

巧的是,苏宁与丰盛集团以及恒大都有“剪不断理还乱”的联系。据传,苏宁的张近东和恒大的许家印以及丰盛的季昌群都关系匪浅。

2017年,恒大地产欲回A股上市。在张近东和许家印的一场酒局之后,当年11月,苏宁战略投资恒大地产的200亿元。。根据当时公告,这笔钱由苏宁电器的全资子公司南京润恒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进行出资。

2017年,张近东与季昌群共同出现在拜腾汽车的一场活动上。这一年,苏宁曾与丰盛集团共同出资2亿美元投资了国内新造车企业FMC((Future Mobility Corporation)旗下的品牌拜腾汽车。

但这次携手投资却并不成功。2020年7月1日,拜腾被曝出中国内地所有公司停工停产,据央视报道,拜腾烧了84亿却造不出量产车。2021年初,拜腾又与富士康和南京市政府达成融资协议,推动拜腾汽车在2022年第一季度量产,但目前仍未有实质性进展。

尽管苏宁、丰盛和恒大都关系密切,但南京银行和恒大似乎并没有过多直接联系。2021年9月,南京银行曾在投资者关系平台上答复投资者关于恒大是否有在南京银行贷款的询问。南京银行董秘回复称:公司与恒大集团合作业务规模较小,均为项目贷款,具备充足的缓释,整体风险可控。

而对于网上的传言,7月1日晚间,南京银行也发布了一则澄清公告。公告称,近日,网传有关不实信息。公司郑重声明:相关信息为恶意造谣,已经向公安机关报案并将依法追究相关主体的法律责任。

南京银行还在公告中称,目前,公司经营管理一切正常,经营发展良好。

或为了佐证其“经营发展良好”的说法,7月3日,南京银行披露半年度业绩快报,数据显示,其业绩增长较为稳健。2022年上半年,南京银行实现营业收入235.32亿元,同比增长16.28%;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1.5亿元,同比增长20.06%。

与此同时,7月3日下午,警方发布通报,通报显示,公安机关经工作查明:6月30日18时许,网民傅某某(男,39岁),出于博眼球的目的,在小区业主微信群内发布自己编造的有关南京银行的虚假信息造成不良影响。事发后,傅某某主动采取消除影响的措施并认错悔过。公安机关已依法对其给予治安管理处罚。

风暴眼|行长辞职风波背后,南京银行曾踩雷金陵“三朵金花”

参考资料:

1.《雨润集团“内外交困”》,时代周报

2.《南京银行战略合作 给雨润50亿元授信额度》,楼盘网

3.《丰盛控股“惊魂半月”:反击沽空机构,南京本地金融机构力挺》,澎湃新闻

4.《袁亚非:新街口“赌徒”与千亿危局》,商业地产头条

5.《三胞集团金融债委会成立 600亿债务危局化解寻路》,财新

6.《南京银行行长林静然辞任,向何处去?》,21世纪经济报道

7.《200亿元持股4.7% 苏宁战略入股恒大》,每日经济新闻

【返回首页】

下一篇:FBI 警告:有人利用AI换脸冒充他人身份进行远程面试

上一篇:“借户”、内幕交易股票146亿,海通资管前高管被罚1.1亿还要领刑

财经钻-财经观察
财经钻-互联网金融观察
财经钻-众筹/创投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