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平台
内卷的喜茶们 把一家杯子供应商送上市
发布时间:2022-08-12 11:09 来源:零态LT

新茶饮的战场还在厮杀,茶饮的供应商已经开始IPO了。

近日,为瑞幸咖啡、喜茶提供茶杯包装的供应商合肥恒鑫生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鑫生活”)披露招股书。这家公司以原纸、PLA粒子、传统塑料粒子等原材料,研发、生产和销售纸制与塑料餐饮具,计划在创业板挂牌上市。

1660273648706902.jpg

招股书信息显示,恒鑫生活从2019年开始跟瑞幸咖啡合作。2020年,瑞幸给公司贡献了2650.39万元的销售额,2021年增长至8319.30万元,收入占比分别为6.24%、11.57%。除了瑞幸咖啡,喜茶、星巴克、麦当劳、Manner咖啡也在恒鑫生活的前五大客户之列。

趁着客户的火热,恒鑫生活在2021年一共卖出了21亿个纸质和塑料杯。

如何靠新茶饮“起飞” 

根据招股书信息显示,恒鑫生活成立于1997年,创始人是一对合肥夫妇——樊砚茹和严德平。最早,恒鑫生活的名字还是恒鑫印务,主要从事制版和印刷的业务。

2001年,恒鑫生活的主营业务从印刷服务业转型向纸制餐饮具;2008年“限塑令”推出后,恒鑫生活开发可降解塑料餐PLA淋膜纸杯业务,由此走向可降解塑料和纸质杯具的商业化道路。

目前恒鑫生活的主营业务为以原纸、PLA粒子、传统塑料粒子等原材料,研发、生产和销售纸制与塑料餐饮具。其中纸制餐饮具包括PLA淋膜纸杯、PE淋膜纸杯等;塑料餐饮具包括PLA杯盖、PET/PP/PS杯盖、PLA塑料杯、PET/PP塑料杯等。这其中纸杯、塑料杯和杯盖是恒鑫生活最畅销的单品。

2021年,公司纸杯销量18.8亿只,杯盖有12.2亿只,塑料杯销售数达到2.3亿只。据了解,目前瑞幸咖啡、史泰博、亚马逊、喜茶、星巴克、益禾堂、麦当劳、德克士、蜜雪冰城、Manner咖啡、汉堡王、Coco奶茶、古茗、DQ等众多国内外众多饮料企业,都是恒鑫生活的客户。其中,瑞幸咖啡和喜茶贡献颇多。据招股书,2021年瑞幸咖啡和喜茶供应链公司——深圳猩米科技有限公司总计占恒鑫生活约15.4%的营收。

1660273685473053.jpg

▲图:招股书

近年来,新茶饮成为了国内饮料行业中增长速度最快的赛道。艾媒咨询《2022年上半年中国新式茶饮行业发展现状与消费趋势调查分析报告》数据显示:2016年到2021年,中国新式茶饮市场规模从291亿元增长至2795.9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达57.2%。预计2025年新式茶饮市场规模达到3749.3亿元。

新茶饮的快速发展刺激了周边产业。作为头部新茶饮品牌瑞幸和喜茶的供应商供应商,2019年至2021年,恒鑫生活实现营收分别为5.4亿元、4.2亿元、7.2亿元,复合增长率达15.5%。

公司的盈利能力也不低,2019年至2021年,其净利率分别为12.9%、5.9%和11.3%,净利润分为0.70亿元、0.25亿元和0.81亿元。同期,新茶饮头部品牌奈雪的茶净利率则分别为-1.6%、-6.7%和-105.3%。可以说,新茶饮品牌可能还在亏损,但它们背后的供应商却抢先盈利。这就好比,19世纪美国淘金热潮中,淘金的不一定能赚钱,但卖铲子的却赚得盆满钵满。

不断下滑的盈利能力 

新茶饮确实带动了恒鑫生活发展,但对新茶饮品牌的依赖,也给恒鑫生活埋下了隐患。

根据招股书显示,恒鑫生活的主营产品为纸质与塑料餐饮具,其中,前五大客户都是新茶饮企业,占恒鑫生活营收的25.86%。食品产业分析师就曾表示,恒鑫生活过于依靠新茶饮企业,如果新茶饮市场销售遭遇困境,有可能导致订单、客户流失,会带来营收下滑的风险。此外,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1年全国活过1年的茶店仅占18.8%,近八成的新茶饮店倒闭。

一位投资人告诉零态LT(ID:LingTai_LT),新茶饮行业的发展红利依旧,但如何能够保持创新、降低成本、积淀企业文化和长期消费习惯已成为新的挑战。供应商如果纯依靠新茶饮公司,风险确实较大。

除了营收依赖茶饮品牌,恒鑫生活的盈利能力也在下滑。2019-2021年,公司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43.12%、32.6%和27.21%,呈现下滑趋势。公司毛利率下滑受到多种因素影响。从产品结构看,纸制餐饮具一直是公司的主要产品,2021年约占公司营收比例的57.5%。

纸制餐饮具的主要原料为原纸,目前国内原纸行业产能供应较为充分,但原纸价格受纸浆价格、供求关系变化等因素影响较大,2021年纸浆价格上涨导致原纸市场价格上升。根据市场数据显示,从2020年7月到2021年3月间,平均每吨木浆的价格上涨超过2574元/吨。

从销售地域看,公司产品主要以外销为主,外销的毛利率要高于内销。受疫情等原因影响,2020年以来,恒鑫生活在境外销售不利,外销金额从2019年的4.2亿元下滑至2020年的2.9亿元和2021年的3.7亿元;对应的营收占比则从2019年的78.9%,下滑至2021年的52.8%。

毛利更高的外销受阻,也在一定程度上拉低了恒鑫生活的毛利水平。

PLA餐具 难成新增长点 

除了盈利能力下降外,恒鑫生活的产能率不算高。2021年,恒鑫生活的纸杯、杯盖、塑料杯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77.04%、81.22%、73.05%。本次上市,恒鑫生活计划募集资金募集资金8.28亿元,其中5.38亿元将用于年产3万吨PLA(聚乳酸)可堆肥绿色环保生物制品项目。

1660273710994683.jpg

PLA被称为聚乳酸,以玉米、木薯等可再生的植物为原材料,是一种新型的生物基可生物降解材料,并在“限塑”普及后迎来了广阔的市场。根据行业数据显示,作为传统塑料的替代品,可降解塑料正在迎来巨大的风口和发展空间,但可降解塑料仍处于行业导入期,发展仍面临挑战。

综合各方面因素来看,以PLA为代表的可降解塑料的成本依然较高,2021年,传统PE/PP塑料的整体价格在7000-8500元/吨之间,PET价格在5000-6000元/吨,而可降解塑料中PLA价格达到2.8万元/吨。

行业从业者年初就曾经公开表示,以PLA为代表的可降解塑料的成本是难解问题,价格竞争也会随着整个行业发展而更加激烈。

2020年1月,国家发改委、生态环境部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塑料污染治理的意见》,明确加强塑料污染治理分阶段的任务目标。对比2008年发布的“限塑令”,新版“限塑令”力度更大、范围更广、可行性更强。在更严格的“限塑令”之下,恒鑫生活能否抓住红利期在可降解餐具行业有所发展,值得我们关注。

目前,樊砚茹、严德平和严书景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三人合计控制的公司表决权股份比例为88.52%。其中,严书景为樊砚茹、严德平之女,此外樊砚茹的外甥和侄女均直接或间接持有公司股份。过去三年恒鑫生活连续进行分红,总计6596万元,按照实控人控股比例,严德平一家三口分到了近6000万元。

25年前,樊砚茹、严德平夫妻在做印刷业务时,大概也没想到,多年之后自己的公司会抓住新茶饮的风口,而自己的家族也会因此实现财富积累。只不过,如何持续抓住行业红利,让公司持续稳进发展,对他们而言,是目前最大的挑战。

【返回首页】

下一篇:网传“4850万用户上海随申码泄露”,上海大数据中心:不是我们泄露的

上一篇:3D打印食物与数字烹饪的未来?

财经钻-财经观察
财经钻-互联网金融观察
财经钻-众筹/创投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