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钻-私募观察
“泽熙旧部”批量重出江湖:“栖身”小私募 能否重复总舵主盛况?
发布时间:2022-08-27 11:35 来源:华尔街见闻

十多年前,私募“总舵主”徐翔带领的泽熙投资在A股创下“惊天业绩”,成为一时传说。

十多年后,当年盛况的主人公已不在市场内,但曾伴随其左右的泽熙旧部们,则悄然间又在私募业内“复出”。

他们是谁,以何种身份复出?

他们和当年的投资团队还有否什么关联?

他们可曾获得什么真传,抑或从历史中悟到些什么?

这些都颇吸引人眼光。

泽熙往事

泽熙投资成立于2009年,由宁波的个人投资者徐翔创立。

该公司目前仍然存续,公司股权全部由徐翔家族持有,徐翔持股40%,徐翔母亲郑素贞持股55.2%,其父徐柏良持有剩余股权。

泽熙投资在2009年后成为阳光私募机构,在2010年3月至9月集中成立过几期产品,此后这些产品均成为远远跑赢同行和市场指数的绩优产品。

泽熙的私募产品可能是业内最早的“画线派”产品,单向上涨,绝少回撤,涨幅远胜市场。

但泽熙产品很早就不在业内发售了。这成为其格外神秘的地方。

2015年后,神秘面纱被揭下,徐翔被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2017年徐翔以操纵证券市场被判五年半,罚金110亿元。

投研旧部

根据业内描述的情况,徐翔在注册成立泽熙投资后,就一改当年的交易员习惯,聘请了大量研究员。

这些研究员有的来自公募机构、有的来自卖方知名研究所、有的来自于金融机构和新闻媒体。

泽熙投资内部实施极为严格的考核机制,成功推荐的研究员会即刻获得金钱和物质奖励,但长期没有“建树”的研究员,则会被淘汰出局。

所以,最终能在泽熙生存下来的投研人员,多数还是有几把“刷子”的,这些“刷子”未必是目前公募通用的知识结构,但一定有自己的千秋。

徐翔身陷囹圄之时,泽熙投资随之停业,内部人员陆续离开,之后这家私募的管理人资格遭到注销。

但那些曾经在泽熙投资“进修”过的投研人员,被业内称之为“徐翔旧部”或“泽熙旧部”。

扎堆小型私募

依据中基协备案信息,资事堂梳理了部分曾任职泽熙投资并继续从事私募投资的人员情况。

他们包括但不止于以下人士:王初虹、史朝兴、杜晓光、张楷、宋涛、徐超、李巍、于溟、徐洁等。

(如上图)多数“泽熙旧部”在私募机构中担任法定代表人,意味着从泽熙出来后选择自立门户,创立私募的时间点集中于2014年-2016年。

我们所统计的9家私募管理人最新规模均低于5亿元人民币,说明至今并没有“做大”。

从上述人员曾任职位对比观察:慈阳投资的史朝兴属于最资深的“徐翔旧部”。

史朝兴曾于2010年至2016年在泽熙投资先后担任研究总监和总经理助理,地位上或属于徐翔的“左膀右臂”。徐翔出事后,他加盟慈阳投资。

值得注意的是:加入泽熙之前,史朝兴曾在长江证券和太平洋保险资管担任研究员。

另一位职级旗鼓相当的人士是于溟,现任北京股权私募恩利伟业投资的法人。

于溟加盟泽熙投资的时点非常“尴尬”——2015年2月,头衔是投资总监,现在无法得知这个职位当时有多大的话语权。上述时间点正值A股市场牛市的“中途”,但随着徐翔数月后的“陷落”,于溟在2015年10月离开泽熙。

与史朝兴的经历类似,于溟亦有券商从业背景,但后者曾在平安证券和广发证券的投资银行部工作。

合伙解散,另立门户

据中基协备案信息:今年8月12日,一家名为宁波心宁私募基金的机构备案私募管理人,总经理名叫徐洁,2010年-2015年曾在泽熙担任交易员,更早期在上海柯斯达预录入公司担任录入员。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徐洁属于离开泽熙后的“二次奔私”。

2016年初,他曾和另一位“泽熙旧部”王初虹成立诺游投资,后者在泽熙曾担任战略发展部总监。

今年5月,徐王二人分道扬镳。据仓位在在线,他们在诺游投资时旗下基金曾进入上海洗霸、海容冷链的前十大股东名单,但均只出现一季度后就再无踪迹。

资事堂注意到:“徐翔旧部”中还有重新杀出江湖的人士。

2021年夏,张楷加盟新余市投思迈私募基金。他最早期曾分别长江证券和中信建投证券担任投资经理和分析师,2011年加盟泽熙投资,但仅仅工作了一年旋即离职。

值得一提的是:张楷加入泽熙投资时,徐翔从长江证券为代表的卖方机构,招揽了诸多分析师。

张楷之后从事了长达十年的个人投资,直至去年加盟私募机构,当时恰好徐翔刚刚获得释放。我们并没有找到他以个人身份买进上市公司十大股东的记录。

“徐翔旧部”纷纷身处小私募数年,未来能否再次掀起波澜?

【返回首页】

下一篇:百亿私募机构/映雪投资身陷“净值伪造”争议,持有人怒上公堂,“八个字”影响了案件走向

上一篇:竟有“假净值”!又有私募机构被罚

财经钻-财经观察
财经钻-互联网金融观察
财经钻-众筹/创投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