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行业
机构牛散“打折”套利反被套,年内逾四成定增项目现浮亏
发布时间:2022-09-21 10:37 来源:第一财经

41.7%的定增项目跌破定增价格

2022年以来跌跌不休的行情,部分折价参与定增的投资机构和牛散也被套牢。

通联数据显示,按发行日期计算,截至9月20日收盘,2022年以来共发生223起定增项目,其中已有93个定增项目出现浮亏,占比达41.7%。

晶瑞电材(300655.SZ)和四方精创(300468.SZ)当前价格已分别较定增价跌去60.2%和51.3%,而浙江鼎力(603338.SH)、优刻得(688158.SH)、建龙微纳(688357.SH)、用友网络(600588.SH)和迈克生物(300463.SZ)的跌幅也在40%以上。

而随着上述企业股价跌破定增价,一批资本大佬被深度套牢。

多家知名内外资被套牢

2022年定增项目浮亏排行前40 数据来源:通联数据

2022年定增项目浮亏排行前40 数据来源:通联数据 

来源:一财记者整理

截至9月20日收盘,晶瑞电材报收16.49元/股,较定增价(41.48元/股)下挫60.25%。

1月27日,晶瑞电材发布公告称,公司此次定增共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总数量为581万股,发行价格为41.48元/股,实际募集总额达2.41亿元。

发行对象包括诺安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济南瑞和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财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高盛公司(Goldman Sachs&Co. LLC)、郭伟松共5名投资者。

8月8日,上述5名定增项目参与者所持有的980.61万股正式解禁。假设未抛售,截至9月20日收盘,诺安基金在晶瑞电材定增项目中浮亏0.46亿元,财通基金浮亏0.25亿元,高盛公司浮亏0.24亿元。

四方精创当前股价同样大幅跌破了定增价格。2月26日,四方精创公告称,以19.30元/股的价格,向包括财通基金、华夏基金、高盛公司、华泰证券、中信证券在内的11家机构定向增发股票,发行股数 2072.54万股,募集资金总额4亿元。

截至9月20日收盘,财通基金在此次定增项目中浮亏0.55亿元,华夏基金浮亏0.48亿元,高盛公司浮亏0.16亿元,华泰证券浮亏0.12亿元。

参与浙江鼎力定增的机构录得大额浮亏,其中不乏一些知名外资。1月12日,浙江鼎力发布了定向增发公告,公司以71.9元/股的价格,向15名对象发行20,86.23万股,募集资金15亿元。

假设上述机构均未抛售浙江鼎力股票,截至9月20日收盘,泓德基金浮亏8988.58万元,南方基金浮亏7450.68万元,工银瑞信浮亏6653万元,摩根大通集团(JPMORGAN CHASE BANK)浮亏5731.29万元、摩根大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J.P.Morgan Securities plc)浮亏4298.47万元。

参与优刻得和建龙微纳定增的机构投资者也遭受重挫。

2月16日,优刻得发布定增公告,公司以23.11元/股的价格,向万家基金、华夏基金等8家对象发行3029万股,募集资金7亿元。

假设上述对象均未抛售股票,截至9月20日收盘,万家基金在优刻得定增项目中浮亏1.19亿元,华喜基金浮亏6479.27万元。

4月1日,建龙微纳发布定增公告,公司以157.08元/股的价格,向交银施罗德、李建锋、中欧基金等6家对象发行123.5万股,募集资金1.94亿元。

截至9月20日收盘,交银施罗德在建龙微纳定增项目中共浮亏3327.98万元,李建锋浮亏1901.7万元,中欧基金浮亏950.85万元。

相比上述项目,用友网络定增对于机构的“杀伤力”明显更强。

1月25日,用友网络53亿元定增尘埃落地,17家内外资机构和牛散高调参与,其中既包括高瓴、高毅、葛卫东、易方达、万家等内资明星资本,也有GIC、摩根大通、开域资本、UBS AG、摩根士丹利等国际投资巨头。

用友网络定增发行价为31.95元/股,共募集资金52.98亿元,增发1.66亿股。

7月27日,定增限售股解禁,当日用友网络股价报收于21.36元/股,相较发行价大跌33.15%,17家参与方亏损17.57亿元。

此后,用友网络股价继续下跌,截至9月20日收盘,报收18.19元/股。如果参与定增的各方未抛售,高瓴浮亏4.31亿元,摩根大通集团、摩根大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和摩根士丹利国际股份有限公司三家合计浮亏2.96亿元,高毅资产旗下两只基金——晓峰1号睿远证券投资基金和高毅晓峰2号致信基金合计浮亏1.72亿元。

知名牛散也被套牢

除了机构,A股市场中的“知名牛散”在今年的市场中日子也不好过。

这其中以私募大佬葛卫东最为典型。

曾在2019年参与兆易创新定增大赚166%的葛卫东,今年日子也不太好过。

去年10月21日,安恒信息定增结果出炉,包括葛卫东、中信建投、J.P.Morgan Securities plc、Janchor Partners Limited(建峖实业投资 )在内的四家机构和个人成功获配。其中,葛卫东以324.23元的定增发行价获配92.53万股,认购金额接近3亿元。

但万万没想到,这笔定增恰好买在了顶部,此后由于业绩持续不佳,安恒信息股价持续下挫,至今年4月21日解禁当日,股价已经跌至139.72元/股,相比此前的定增价格跌超55%,此后继续下挫,直至4月27日触及109.38元/股的低点,近期才有所企稳反弹。

公开资料显示,安恒信息是一家信息安全技术服务商,提供应用安全、数据库安全、网站安全监测、安全管理平台等整体解决方案,公司的产品及服务涉及应用安全、大数据安全、云安全、物联网安全、工业控制安全及工业互联网安全等领域。

实际上,葛卫东首次现身安恒信息是在2020年三季度,当时持有86.09万股,位列第四大流通股股东,此后多个季度加仓,仅去年三季度、今年一季度有所减持。

从最新中报数据看,尽管限售股解禁,但葛卫东仍一股未卖,还增持了92万股,合计持有193.13万股安恒信息,位列第五大流通股股东。

除了安恒信息之外,令葛卫东在定增上亏损的还有用友网络。今年1月25日晚间,用友网络披露了定增发行情况报告书,认购名单中出现了葛卫东、高瓴旗下的HHLR管理有限公司、高毅资产、新加坡主权投资基金GIC Private Limited、易方达基金等知名机构及个人的身影。其中,葛卫东获配625.98万股,获配金额接近2亿元。

用友网络今年以来累计跌幅已接近50%,大幅跑输大盘。1月25日以来,公司股价开启连续三个月的单边下跌模式,4月末之后才有所反弹,到了7月27日定增限售股解禁日,股价仍较定增价下跌33%。

如果其解禁后未抛售,截至9月20日收盘,葛卫东在该项目中的浮亏额已达8613.46万元。

【返回首页】

下一篇:腾讯不承认考虑出售滴滴、美团股权的媒体报道

上一篇:A股首例,亏损股民向造谣者索赔

财经钻-财经观察
财经钻-互联网金融观察
财经钻-众筹/创投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