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行业
世纪证券投行部数人被带走,或涉董事长余维佳被查一事
发布时间:2022-12-05 12:01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李域

  波澜再起,备受关注的世纪证券董事长余维佳被带走配合调查一事又曝出新动态。

  据接近世纪证券人士透露,近日数名世纪证券投行部员工被相关部门带走协助调查,或与董事长被查一事相关。

  此前有消息称,余维佳被带走配合相关部门调查,或源于一家上市公司东方网力的资本运作,该公司现已退市。而其曾经的老部下、担任过东方网力董事长的赵丰也因此配合调查。

  11月18日晚间,中小板公司和科达对深交所下发关注函作出回复,证实了“丰启系”掌舵人赵丰失联之事。和科达称,经多方联系,截至本函回复之日,公司仍无法与实际控制人赵丰取得联系,上市公司尚未能了解具体失联原因。

  更早之前,川投能源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刘体斌已被四川省监察委员会立案调查及实施留置措施。已在退市板块的东方网力也发布公告称,公司副董事长王波、副总裁蔡昌银因涉嫌职务违法犯罪被成都市监察委员会留置。

  目前,办案机关没有公布相关人员的涉案情况。不过,余维佳、赵丰、刘体斌、王波、蔡昌银的背后,出现了一个共同的关键词东方网力。

  在刘体斌任职董事长期间,川投能源因投资东方网力失策给四川国资带来了超过十亿元的损失。

  与此同时,波折中的世纪证券对于董事长继任者或许出现了新的安排,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获悉,来自公司第一大股东前海金控总经理李剑峰目前已正式报高管资格,后续可能会正式任命。

  漩涡中的世纪证券 

  虽然余维佳是否涉案尚未有定论,但世纪证券因数人被带走配合调查,已处于漩涡中。

  据接近世纪证券人士透露,数名私募股权投资人和世纪证券投行部员工被相关部门带走协助调查,或涉余维佳被查一事。

  世纪证券前身是成立于1990年的江西证券,2001年变更为现名并迁到深圳。经过多次重组、增资后,2019年3月,前海金控、厦门国贸联合收购了该公司,并将注册地址迁到前海,其中前海金控、厦门国贸分别持有世纪证券49.39%、46.92%的股权。

  目前,作为综合类证券公司的世纪证券,业务范围涵盖了证券经纪、证券自营、证券承销与保荐、证券资产管理、融资融券等。截至2021年底,世纪证券总资产在行业内排名第75位,营收排名第82位,净利润排名第70位。

  今年3月,余维佳履新世纪证券,出任世纪证券党委书记、董事长和总裁。跟随余维佳入职的还有原在中天国富的一众老部下,其中,原总裁李志涛任常务副总裁,原副总裁何盛华、原监事会主席及人力合规监事祝函、投行老将王韬任分别出任副总裁。

  上任之初,外界认为借助新任掌舵人的丰富从业经验,世纪证券将迎来新的业务增长。

  随后,世纪证券也加速推进了IPO上市进程。今年6月,世纪证券公开IPO中介机构中选名单。

  公开消息称,国泰君安证券将担任保荐机构,同时中标的还有北京市嘉源律师事务所,毕马威华振会计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中标了世纪证券的增资扩股、股改和员工持股计划及IPO审计服务项目。

  11月29日,有投资人询问世纪证券第二大股东厦门国贸:“请问世纪证券上市有没有明确的时间点?进展到什么情况了?”

  厦门国贸董秘在投资者关系平台上答复称,世纪证券上市相关事项请以其公开发布信息为准,公司将持续关注相关政策及进展。

  有证券业资深人士认为,董事长被查对于券商的未来发展有较大影响,特别是整体的发展战略及团队的稳定性方面,“被有关部门调查,可能会触发了一些违约责任。”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对于董事长的继任者,世纪证券或许出现了新的安排,来自公司第一大股东前海金控总经理李剑峰目前已正式报高管资格,后续可能会正式任命。爱企查最新信息显示,余维佳目前仍为世纪证券公司法人。 

  或起因于东方网力收购案

  11月16日晚间,川投能源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川投集团一把手,董事长刘体斌已被四川省监察委员会立案调查及实施留置措施。刘体斌同时兼任川投能源法定代表人、董事长。

  四川省纪委监察委员会官网信息亦证实,川投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刘体斌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公开资料显示,川投集团成立于1988年10月,是四川省委省政府批准首批组建的省级大型投融资运营公司和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组改革试点,是四川省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主体、重点建设项目融资和投资主体之一。

  2017年7月,刘体斌出任川投集团副董事长、总经理,直至2019年4月,刘体斌出任川投集团董事长。

  2019年4月,东方网力公告称,原实际控制人刘光拟将公司实际控制权转让给四川国资,控股股东变更为川投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川投信产是川投集团的全资子公司。

  具体来看,川投信产当时以11.72元/股收购了刘光及另一个人股东蒋宗文的部分股份、东方网力约7.5%股权,最终收购价格为7.49亿元,同时,刘光将占比19.11%剩余股权的表决权委托给川投信产。

  随后,川投信产成为东方网力的控股股东,2019年7月,川投背景的员工王波、蔡昌银等进入东方网力董事会,全面控制东方网力。

  很快,惊雷爆出,2019年9月,东方网力称,公司自查发现存在16亿元违规担保问题(已偿还2.5亿元,剩余未偿还违规担保总额13.5亿元),另有2.25亿元的资金被占用。

  更令人疑惑的是,东方网力巨雷爆出后,原实际控制人刘光剩余股权被陆续拍卖,川投信产在2020年底又以2.2亿元拍下5%股权,最终持有东方网力12.5%股权。

  此外,刘光等人还通过质押股权从川投集团借款6亿元左右。这也就意味着,川投集团、川投信产在东方网力身上先后投资两次股权收购费以及多笔借款。

  但是,东方网力的业绩并没有因股东变动而获得改善,特别是在财务黑洞曝光后,东方网力的业务陷入断崖式下跌。2022年6月,东方网力因为2019、2020年两年净资产为负,被勒令退市。

  失联的实控人 

  2020年,在东方网力陷入了泥潭之际,赵丰突然空降担任公司董事长。

  与赵丰一同上任的,还有担任东方网力副总裁、董事会秘书的刘朗天,和担任公司监事的罗雄伟,一同赴任的两人均有中天系背景。此前,刘朗天和罗雄伟都曾就职于中天佳汇,分别担任高级投资经理与办公室综合行政。

  公开资料显示,赵丰是资深投行人士,生于1982年,拥有经济学硕士学位,2008年起任职于招商证券投资银行总部任职,2014年7月成为保荐代表人;2017年进入中天国富证券投资银行总部,担任总裁助理。2019年从中天国富离职后,赵丰转任深圳德威资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

  赵丰为何空降陷入困境的东方网力?

  有市场人士认为,或与“中天系”、川投集团相关,此前市场广为流传的是,中天金融实际控制人罗玉平为四川人,故深度参与了这起并购。

  同一时期,余维佳任中天国富证券董事长。余维佳是证券行业老将,从业近30年,历任招商证券副总裁、常务副总裁,兼任招商证券(香港)有限公司董事长。离开招商证券后,他于2012年2月加入西南证券,担任董事、总裁, 2016年,余维佳离开西南证券,出任中天国富证券董事长,直至2021年4月,余维佳因个人原因辞任董事长职务。

  成立于2004年的中天国富证券,前身为合资券商海际大和证券,主要经营投行业务,2014年更名为海际证券,2015年,曾经的川籍贵州富豪罗玉平旗下的中天金融拿下海际证券控股权,将其纳入麾下,随后公司更名为中天国富证券。

  据财报数据,在余维佳率领高管团队加入的第三年,中天国富综合实力大为提升。其中中天国富并购重组业务表现突出,2019年中天国富证券并购业务过会数量跻身业内第8名。

  值得关注的是,在招商证券和中天国富就职期间,余维佳都是赵丰的领导。赴任东方网力就任之前,赵丰担任过中天国富证券总裁助理,还曾经担任中天国富全资子公司中天佳汇的总经理。

  2021年6月,赵丰辞任东方网力董事长一职。不过在今年,公司时任董事长赵丰还是被证监会作出公开谴责处分。

  谴责原因是网力退未能准确披露 2020年年度财务会计报告,涉及差错金额重大,导致净资产正负性质发生变化。 

  如今,赵丰已证实失联,此前,东方网力副董事长王波、副总裁蔡昌银也因涉嫌职务违法犯罪被成都市监察委员会留置。

  东方网力诸多高管被调查,所涉何事尚不知晓。而其在历史上与中天系的千丝万缕的联系,是否与余维佳、赵丰被查有关,也仍待查证,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将持续关注。

【返回首页】
赞助财经钻请点击>>
财经钻-财经观察
财经钻-互联网金融观察
财经钻-众筹/创投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