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钻-私募观察
钯金期货私募基金众生相:红利再引客户追加, 输家艰难应对LP问责
发布时间:2020-02-20 09:10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陈植

随着中国企业复工复产进度加快,远在太平洋彼岸的美国资本市场再度掀起钯金买涨热潮。

截至2月19日17时,纽约NYMEX商品期货交易所钯金期货主力合约报价徘徊在2687.59美元/盎司,盘中一度刷新历史新高2755.9美元/盎司,过去两个交易日涨幅超过12.3%。

“作为汽油车尾气排放催化剂的重要原料,原先钯金供需状况已相当紧张,如今中国企业复工复产加快令钯金需求更上一层楼,势必吸引大量投机资本纷纷再度追涨钯金价格。”对冲基金BMO贵金属衍生品交易主管Tai Wong向记者分析说。目前华尔街多家对冲基金已押注钯金价格短期内将突破3000美元/盎司。

这让一位涉足NYMEX钯金期货投资的国内大宗商品型私募基金经理王强(化名)相当开心,由于过去三周钯金涨幅超过20%,他仅此投资的收益超过60%(包括动用逾3倍资金杠杆)。

“这两天不少高净值客户LP也夸奖我们投资眼光挺准。”他告诉记者。这无形间也给他们发行新基金产品募资创造了良好氛围,目前也有多位高净值客户LP提前预约了新基金认购份额。

但是,不是所有国内私募基金都成为钯金飙涨的受益者。多位国内私募资管机构在2200-2400美元/盎司附近逆势沽空买跌钯金期货,如今浮亏幅度普遍在8%以上,正引发高净值客户LP的问责。

“事实上,如今钯金期货市场正成为一个赌场,钯金涨跌完全被投机资本所左右,没人知道明天投机资本是追加投资,还是逢高获利离场。”一位参与沽空钯金期货的私募资管机构操盘手向记者心有不甘地表示,面对LP的问责压力,他们目前只能选择沉默,希望时间能证明他们的投资最终能“笑到最后”。

为新基金募资“造势”

王强称,他们是今年1月下旬决定买涨纽约钯金期货,但在此之前,他们跟踪钯金已有近一年时间。

“尽管去年以来很多投资机构将钯金价格持续上涨,归咎于各国采取越来越严格的汽车尾气排放标准,导致钯金需求不断增加,进而演变成钯金供需关系持续吃紧,但我们发现过去一个月推高钯金价格的资本市场,是银行的钯金空头头寸在不断缩减。”他告诉记者。2019年底当钯金期货价格触及2000美元/盎司时,银行仍然持有8249手(约合824900盎司)钯金期货净空头头寸,但到了今年2月中旬,银行持有的钯金期货净空头头寸已骤降至4557手,原因是纽约商品期货交易所拥有的钯金现货库存只有347.66手,无法满足银行的空头头寸交割需要。

化学品生产企业庄信万丰(Johnson Matthey)发布最新报告显示,2019年钯金市场供需缺口已超过100万盎司,2020年这种供需缺口将更加严重。

“因为我们认为钯金市场近期可能出现投机逼空潮,便决定买涨纽约钯金期货。”他告诉记者,目前他们动用20%基金资金,以3倍杠杆买涨钯金期货,整个持仓成本约在2200美元/盎司左右。

令他兴奋的是,这笔投资也创造了他们今年以来的最丰厚的回报,随着过去三周钯金价格飙涨逾20%,其账面盈利已超过60%,一举扭转去年全球股票投资组合收益率不到7%的尴尬。

“这两天我们的高净值客户LP也相当活跃,一个劲给我们打电话鼓劲,此外也在询问何时落袋为安。”王强称,目前他所在的大宗商品型私募基金决定迅速削减30%买涨头寸,将这部分投资收益向LP们发放特别利润分红。

他坦言,此举也是为新基金发行募资做铺垫。由于疫情导致经济波动加大,目前他明显感到越来越多高净值人群LP倾向持币观望,若此时能收到相对丰厚的利润分红,无形间会提升他们的追加投资兴趣。

“不过,新基金未必会将钯金期货作为重要的投资标的,除非钯金期货品种再度出现新的投资机会。”王强直言。这两天他们内部一直在讨论钯金价格是否出现严重泡沫——尽管中国企业复工复产进程加快有助于钯金需求提升,但当前全球汽车销量不佳同样对钯金价格持续上涨构成较大的制约,因此飙涨后的钯金价格正呈现虚高状况。

在他看来,未来钯金价格将呈现剧烈波动趋势,但他们不擅于波段操作,必须“避而远之”。

等待钯金价值回归

值得注意的是,不是所有的国内私募资管机构都像王强如此“幸运”。

上述参与沽空钯金期货的私募资管机构操盘手向记者坦言,由于他们在2300美元/盎司附近沽空买跌钯金期货遭遇约12%的浮亏,目前多位知情高净值客户LP一直在问责。

“在他们看来,在资本市场大举看涨钯金期货的环境下,我们逆势沽空无异于自寻死路。”他告诉记者。甚至已有三位LP以提前赎回份额或提议举行LP大会讨论产品提前清盘相威胁,要求他们迅速结清空头头寸以避免更大的损失。

但他坦言,事实上,近日逢高沽空买跌钯金期货,或选择获利退出的华尔街对冲基金并不少。

CFTC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月11日当周,对冲基金为主的资产管理机构持有的钯金期货净多头头寸较前一周骤降808手(约合80800盎司),相当于对冲基金持有钯金期货净多头头寸总量的13.3%,且投机资本也在当周骤增274手(约合27400盎司)钯金期货净空头头寸。

“面对钯金价格持续飙涨,目前华尔街多空博弈正在加剧,越来越多对冲基金认为钯金价格已脱离了供需基本面,完全由投机资本所左右,导致钯金价格不断虚高。”Tai Wong指出,所谓的投机资本,一方面是担心新冠肺炎疫情持续令全球经济复苏受创的避险资金,另一方面则是四处寻找短线获利机会的高杠杆利差交易资金,比如今年以来日本渡边太太们买涨钯金的力度格外迅猛,因为她们发现钯金短线涨幅远远高于黄金。

前述这位参与沽空钯金期货的私募资管机构操盘手无奈表示,面对LP的问责,目前他们只能选择沉默,期待投机资本尽早收手令钯金价格实现价值回归。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财经钻cjz.vip提示: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新闻】

下一篇:为推动私募基金的发展:香港准备引进有限合伙制度

上一篇:再融资盛宴将至,“一级半”市场觅食者谋动

财经钻-财经观察
财经钻-互联网金融观察
财经钻-众筹/创投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