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钻-信托观察
国民信托腾挪股权迷雾,富德人寿张峻走向台前
发布时间:2022-10-12 10:02 来源:乐居财经

辗转七年,国民信托股权变更一事终得尘埃落定。

9月底,国民信托股权低调完成变更,其原股东上海创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创信”)、恒丰裕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恒丰裕”)将持有的国民信托合计约40.73%股权悉数转让给富德生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富德生命人寿”)。

股权转让后,富德生命人寿成为国民信托控股股东,目前后者分别由富德生命人寿、上海丰益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公司(下称“上海丰益”)、上海璟安实业有限公司持股40.73%、31.73%和27.55%

实际上,上海丰益、上海创信和恒丰裕三家原股东为一致行动人,都间接或直接地与富德生命人寿有所关联。

可见此次股权转让,是富德生命人寿从间接持股到直接持股、从“幕后”走向台前的转变。而这一举动,也将这家险资背后的神秘老板张峻推至舆论关注的焦点。

左手保险,右手地产

作为国民信托“新晋”第一大股东,富德生命人寿的来头不小。

公开资料显示,富德生命人寿成立于2002年3月,总部现位于深圳,是一家全国性的专业寿险公司,公司注册资本117.52亿元。

富德生命人寿身后的老板张峻,是潮汕赫赫有名的资本大佬。祖籍广东普宁市,人称“普宁首富”,集保险大鳄、地产巨贾等标签于一体,亦是深圳的“神秘富豪”。

据了解,张峻最初是靠地产起家的,曾于1996年在深圳进行房地产开发,并从2001年起先后推出新亚洲花园、新亚洲广场、新世界广场等一系列楼盘。不过,其开发的地产项目大多位置偏僻,因此并未在深圳地产圈引起过多关注。

而张峻的资本大佬之路,是从进入生命人寿开始的。2006年,其入股生命人寿,转入金融保险行业,并于2008年出任生命人寿董事长。在他的带领下,生命人寿取得迅猛发展。数据显示,2015年该公司保费规模达到1651.94亿元,同比增长133.7%,仅次于国寿、平安,位列前三甲。

值得一提的是,张峻执掌生命人寿期间,该公司其他股东陆续退出,而张峻的控股权不断上升,截至2014年11月公司更名富德生命人寿之时,他在该公司的持股已超80%。

彼时,为了拿下生命人寿,张峻共耗资高达110亿元。而其筹资的方法是通过反复质押生命人寿股权的方式,以实现短期内对生命人寿的密集增资。

俗话说,富贵险中求。正是凭借这“惊险一跃”,张峻从深圳小地产商成功晋级成为保险大鳄。

在2015年,富德保险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批准成立,富德生命人寿成为前者旗下公司之一,而张峻亦辞去生命人寿董事长,转为担任富德保险控股董事长。截至目前,富德保险控股已拥有寿险、财险、保险销售公司及资产管理公司。

目前,张峻名下仅两家子公司,包括富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股94%)和西藏富德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持股95%),但其间接持股企业却高达1001家。

而立足险资的张峻并未忘却做地产的初衷。自2013年开始,其带领生命人寿多次举牌金地集团(600383.SH),并与另一大险资巨头安邦保险争夺金地股权。目前,生命人寿持有金地集团29.83%股权,为第一大股东。

相比金地大股东的身份,更为人熟知的是张峻与佳兆业老板郭英成之间千丝万缕的关系。

或因同为普宁老乡,二人私交甚好。早在2009年底,佳兆业与生命人寿订立策略联盟框架协议,正式形成同盟。2014年4月,二者联手以54亿元斩获深圳大鹏新区的一块地,并共同出资在该地开发深圳佳兆业国际乐园项目,总投资超300亿元。

在郭英成被卷入贪腐风波时,佳兆业一度走向破产边缘,但在此期间,张峻对佳兆业进行了多项援助,在郭氏家族的大撤退之中,生命人寿接盘了郭家多项重大资产,并为其输血数十亿元,成为佳兆业第二大股东。

2021年中报显示,富德生命人寿通过直接及间接方式共持有佳兆业集团(01638.HK)34.58%的股份。

“富德系”走向台前

左手保险,右手地产,如今张峻又紧握国民信托这一牌照。

实际上,早在2014年时,国民信托的控制权就发生过重大变化,佳兆业实控人郭英成从香港商人郑建元的“宝华系”手中接过国民信托控制权。彼时,国民信托第一大股东上海丰益的法定代表人也变更为郭英成。

而郭英成接手不到半年,又将国民信托实际控制权转让给富德生命人寿及其母公司富德金控。同时,上海丰益的股东、法定代表人也分别变更为深圳市富德金融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和张峻。

据了解,当年国民信托因在一年内两易其主而违反银监会相关规定,遭到北京银监局的调查。

2015年8月21日,保监会发布公告,原则同意富德生命人寿通过受让方式收购国民信托93.44%股权,并要求富德生命人寿督促国民信托健全公司治理结构,防范风险,但仍然需要获得银监部门的批复。

然而,近七年时间过去,股权收购事项进展缓慢,直到今年6月中旬,北京银保监局披露的股权变更批复显示,同意上海创信、恒丰裕将其持有的国民信托合计40.72%股权转让至富德生命人寿;三个多月后,股权转让一事终得尘埃落定。

值得注意的是,股权转让前,国民信托有四家股东,分别为上海丰益(持股31.73%)、上海璟安(持股27.55%)、上海创信(持股24.16%)和恒丰裕(持股16.56%)。

股权穿透可知,原大股东上海丰益为深圳富德金蓉控股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后者是富德生命人寿第一大股东,隶属“富德系”。同时,上海创信和恒丰裕均为富德生命人寿全资子公司,仅有上海璟安为非“富德系”公司。

这也意味着,早在此次股权转让之前,富德系实际控制的国民信托股权比例已达到72.45%。

对于国民信托股权转让的深意,IPG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对乐居财经表示,国民信托把股权从有期限的投资平台转向具备长期投资能力的险资机构,会让自身的股东结构更加稳定,有利于从战略与运营上从长计议;同时,于富德生命人寿而言,此举在解决旗下投资平台流动性压力的同时,也为自身布局于更有价值的长期投资标的。

踩上“地雷”

公开信息显示,国民信托成立于1987年,其前身为中国人民建设银行浙江省信托投资公司,2004年获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核准迁址北京,并于2007年“新两规”出台后首批获得重新登记,是受中国银保监会监管的全国68家持牌信托金融机构之一。

在国民信托的资产分布中,房地产的占比向来不高。年报显示,2019年-2021年,其投向房地产领域的信托资产分别为159.02亿元、146.62亿元、147.28亿元,占比分别为7.13%、9.82%和7.94%。

尽管如此,国民信托向房企“输血”的频次却不在少数。2021年以来,作为质权人,国民信托处于有效状态的股权出质信息共计有69笔,其中,有38笔出质人来自地产公司,占比超五成。

股权穿透可知,这些地产公司背后除了站有金地集团、融创等极为少数的知名房企,大多为安徽鼎建房地产、宜宾泰然置地、山西千渡房地产等区域小房企。同时,在国民信托为数不多对外投资的房企中,也仅有苏宁置业、新力地产的身影。

与大房企打交道较少的情况下,一定程度上降低了踩上大雷的概率,但国民信托的运气似乎并不是太好。

2021年3月,国民信托-新力琥珀园项目信托计划发布,期限12个月,规模3.38亿,资金用于受让湖南新淼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湖南新淼”)98%的股权。

经乐居财经查阅,湖南新淼名下仅有一家全资子公司,为长沙旺国置业有限公司,该公司为琥珀园项目公司。

然而,流动性枯竭的新力地产长沙琥珀园项目早在年前就已停工,国民信托向其投资的信托计划也不可避免地出现了实质性违约。

此外,国民信托还曾与皇庭国际发生过一起借款纠纷。2020年6月底,皇庭国际向国民信托借款3.5亿元,抵押物为重庆皇庭珠宝广场有限公司以其位于重庆市九龙坡区彩云大道10号的皇庭广场。而这笔借款因逾期未还,最终导致皇庭国际及子公司部分银行账户遭冻结。

【返回首页】

下一篇:又一家信托公司股权拍卖无人问津

上一篇:新三类落地 信托业分类新规两大问题待解

财经钻-财经观察
财经钻-互联网金融观察
财经钻-众筹/创投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