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平台
江苏赛麟技术真假之谜
发布时间:2020-07-04 14:20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彭苏平

近日,曾在江苏如皋偏安一隅的造车新势力江苏赛麟(全称“江苏赛麟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以一种令人唏嘘的方式进入大众视野。

7月2日晚间,如皋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发布通报称,经依法依规的审计、核查,发现江苏赛麟董事长、首席执行官王晓麟等人涉嫌提供虚假证明文件、利用职务之便挪用江苏赛麟巨额资金等问题和重要线索,公安机关业已受理案件并正在对相关人员涉嫌犯罪的行为依法开展侦查。

此前闹得沸沸扬扬的公开举报事件终于取得了阶段性进展。今年4月底,江苏赛麟前法务经理乔宇东发出一封公开举报信,称王晓麟涉嫌虚假技术出资、贪污巨额国资,请求相关部门予以调查。

7月3日,北京朗诚律师事务所主任、合伙人武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如皋经开区管委会对于这类具有较大社会影响的事件,为了回应各界关注,可以发布有关情况通报,但至于王晓麟是否构成犯罪,以及构成何种犯罪,最终还应由司法机关来作出认定。

尽管事情尚未迎来终章(如皋经开区管委会称,将适时发布阶段性工作情况),但这个昔日的明星招商引资项目已经基本沦为“弃子”。

近日,江苏赛麟的国资股东南通嘉禾也采取了公司资产保全措施,向法院申请冻结了如皋的两座工厂以及办公室,同时承诺给江苏赛麟的员工解决社保、公积金等问题,但“2020年6月30日前办理完毕离职手续”的硬性要求,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国资股东暂时解散团队的倾向。

一年之前,赛麟还曾风光无限。去年这个时候,赛麟在北京鸟巢体育馆举行了一场高调奢华的发布会,准备为后续的产品上市造势。作为总投资178亿元人民币的超级项目,江苏赛麟不但是南通市当时单体总投资最大的制造业项目,还被列入了江苏省的“十三五”规划。

王晓麟是否真的如乔宇东所说,通过虚假技术骗取了巨额国资并辗转进入了个人腰包,目前还不能下定论。不过,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多个赛麟相关人士处了解到,赛麟项目的问题,事实上很早之前便已露出端倪。典型的表现是,此前王晓麟承诺的量产计划被一再延迟,而由于技术、股权分配方面的争议,赛麟引入新股东的计划也一直未能落地。

真假技术之谜

启信宝信息显示,江苏赛麟注册资本100亿元人民币,其中,南通嘉禾持股34%,王晓麟实际控制的四家外资公司则共计持股66%。关键在于,南通嘉禾以现金入股,而另外四家公司却以技术入股,未出一分钱。

这也是乔宇东举报的切口,他认为,王晓麟实际控制的四家外资股东疑以虚假技术出资,作价66亿元,骗得了江苏赛麟的股份,因为只有国资股东以现金出资了约34亿元,还陆续向公司提供了约32亿元的借款。

外资股东及江苏赛麟是否掌握整车技术,以及该技术是否值66亿元在公司内部争议也较大。部分员工认为,公司根本没有这些技术,也有员工认为,不至于没有任何技术,只是估值的问题。

但拥有整车技术是吸引国资股东现金入股的重要因素。从四家外资股东的8份资产评估报告中不难发现,如皋国资有着赛麟车型2018年投产的预期:在收益法评估模型中,两家资产评估公司都将2018年作为相关技术贡献收益的起始节点,无论是赛麟SUV还是迈迈纯电小跑车,2018年每款车都预计贡献收入数亿元人民币。

一位早期在江苏赛麟负责技术的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掌握整套车型技术的情况下,国产化一般只需要一年左右的时间。2017年上半年,江苏赛麟已经陆续完成了主要团队的搭建,按计划,SUV车型2018年年中就可以投产。

但这一计划太乐观了——直到现在,赛麟SUV车型也未上市,而迈迈纯电小跑车,也直到去年年底才得以上市。

有知情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如皋方面一直在跟进赛麟的研发进度,但团队关于车型几乎“一无所知”,尺寸、定位都没有,发动机也没法设计,在这种情况下,2018年投产是不可能的。

多位早期在江苏赛麟工作的技术人员表示,从他们的工作经历来看,赛麟很有可能并没有宣称的SUV整车技术。

国产化推进过程中,越来越多的人发现了蹊跷,赛麟首批招入的技术主管相继离职,市政府相关人士也在“2018年不可能量产”以及日常的反馈中意识到,赛麟承诺的整车技术生变。

据悉,2018年如皋市政府曾针对上述问题展开过调查。年中左右,一个由如皋市政府人员及江苏赛麟相关人员共同组成的工作组,在公司内部进行了一轮问话。“录音机放在桌上,摄像机对着。”上述知情人士回忆,“但每个人能回答的只是:我自己没有看到过。”

该人士对这种调查方法感到困惑。“从逻辑上讲,你没法证明一个东西不存在,但要证明它存在就很简单——如果有,你拿出来就行了,为什么不直接找他们要呢?”

上述知情人士表示,从那时起,公司内部便淡化了几款车型的技术,开始强调赛麟S7和S1这两款超跑,并更多地搬出美国赛麟汽车的创始人史蒂夫·赛麟,说他是诸多方面领先的技术专家,只要他在,江苏赛麟的技术就是领先的。

尽管量产不顺,但车型的开发并未停滞。综合多位赛麟早期员工的说法,江苏赛麟在中美两国都找了公司为自己做整车设计以及部分性能试验,推进车型研发。

时间仍然紧张。按照王晓麟2018年底透露的计划,江苏赛麟2019年会推出三款车型:Mycar(即“迈迈”)、超跑S1以及一款SUV。在2019年7月举行的鸟巢发布会上,这几款车悉数亮相,但自那之后,仅有迈迈于当年11月低调上市,S1及备受期待的SUV至今没有进展。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10月工信部放出的申报信息中,赛麟第一款SUV赛麟迈客也赫然在列。不过这款主打超跑驾驶感的高性能SUV,在申报信息中搭载的只是一款功率为165kw的长城发动机,这款发动机最大输出功率为224马力,与之前发布会上宣称的400马力严重不符。

对此,江苏赛麟还发布了一则声明,迈客上市时会搭载赛麟自己研发制造的发动机,最大功率将会如此前发布会上宣称的那样达到229kw(400马力)。

再融资困境

公开资料显示,从成立到建厂投产,南通嘉禾及背后的如皋市政府是江苏赛麟的唯一出资人。

初期,南通嘉禾分批向赛麟注入了34亿元股权出资(该部分款项亦被王晓麟确认),后期又分别向赛麟提供了两笔股东借款:一是2019年7月8日提供的12亿元借款,二是2019年7月5日-11月12日提供的20亿元股东借款,即上文中乔宇东提及的32亿元借款,但这部分资金的到位情况目前存疑。

按照王晓麟的说法,南通嘉禾在双方的合资协议中承诺了40亿元的流动资金,且是以“高利贷和强制抵押”的方式提供,但目前“仅”提供了25亿元。但王晓麟本人的说法前后也有所出入。根据6月中旬他发布的内部信,国资股东的流动资金的额度已投入约30亿。

但南通嘉禾的本意或许只是提供初始资金。据多位早期在江苏赛麟工作的人士表示,2017年开始赛麟便积极地见投资人谈融资。但都没能谈成,原因既有对整车技术的怀疑,也有对股比安排的不满。

根据一份《赛麟汽车产业发展基金》的文件,2017年年中,赛麟曾计划募资,该基金名为“深圳汇得源叁号基金”,南通嘉禾作为劣后级LP出资20亿元,寻找金融机构作为优先级LP认缴出资40亿元。

银行提供的对公账单显示,南通嘉禾已于2016年9月向上述基金转账20亿元。在基金结构设计中,如皋市经济贸易开发总公司、如皋市交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等如皋当地企业还会为优先级资金的退出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但这次基金募集并未成功。有接近赛麟募资的人士指出:“他(指王晓麟)说他有技术,但投资人不信,没人敢投。况且,投资人花几十个亿,股比也没有他大,能有人乐意吗?”

与此同时,王晓麟也在尝试登陆二级市场。2017年11月,上市公司八菱科技曾发布公告称,公司正在筹划资产收购事项,后来的公告印证,其筹划收购的正是江苏赛麟的主要资产。

按计划,江苏赛麟会将部分资产进行重组,划转至“江苏积泰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江苏积泰”),八菱科技计划收购江苏积泰的全部股权,预计作价不超过20亿元。

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八菱科技拟收购的资产并未涉及前述争议尤其大的SUV车型技术。据介绍,拟购资产主要包括S1超级跑车、Mycar纯电动车的厂房和生产设备,以及相关车型的专有技术和前期投入的开发成本。

即便如此,这项收购也未能成型。根据后来八菱科技的解释,终止原因是重组涉及境外资产收购,具有较大不确定性。

融资计划仍未结束。2019年初,鸟巢发布会之前,江苏赛麟又启动了一轮Pre-IPO融资,但同样没有了后续。乔宇东表示,他曾参与相关工作,也是在那时发现了公司的问题,包括技术入股的合法性、国有股改制规范的缺陷等。

“2016年3月,原国有独资公司(指江苏赛麟的前身“如皋高新”)50万元注册资本增加为96亿(后又增加至100亿),是必须经过国资委审核程序的。缺乏了这关键一步,后续融资注定失败。”乔宇东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补充了一个赛麟屡次融资受挫的法律因素。

品牌升级/财经钻CZ,真正的价值型数字币,推动创新、科技、创业投资、价值型财经等等的进步和发展,单价6600美元以上(或等值USDT)每颗,回归财经钻CZ真实价值,即将上线交易所;预约购买/财经钻官方咨询QQ:318059325  微信:wdcjcne  邮箱:cjzviped@gmail.com     kefu@cjz.vip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财经钻cjz.vip提示: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新闻】

下一篇:银保监会:公开银保机构的38名重大违法违规股东

上一篇:中粮信托还有多少雷未引爆?度小满金融与中粮信托合作巨亏

财经钻-财经观察
财经钻-互联网金融观察
财经钻-众筹/创投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