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互联网金融观察
天山生物的“幕后玩家”
发布时间:2020-09-14 11:11 来源:环球老虎财经

8月19日至9月8日,在12个交易日内,天山生物股价飙涨近500%,也因此进入停牌核查的程序之中。随着监管层调查的深入,天山生物背后的实控人李刚于9月10日晚间被曝涉嫌控制非法场外配资公司,并且因为这波行情身价暴涨20亿。而天山生物的唯一私募股东泽盈投资,其前实控人黄宝安,正是之前一手炮制中潜股份暴涨行情的始作俑者。中潜股份当年的暴涨,与如今的天山生物如出一辙。当两个资本市场的“老炮儿”聚在一起,很难不让人想象两者是否有合谋炒作的可能。

9月10日晚间,“首支注册制妖股”天山生物,被曝出其实际控制人李刚,其控制的一家名为“上海智本正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是一家场外配股公司,但查询截至7月份辖区在上海的投资咨询机构名单,并未出现智本正业公司的名称,因而舆论认为,这家公司极可能有非法进行场外股票配资的嫌疑。

翌日,天山生物紧急辟谣称,上海智本正业公司一直从事农业投资管理,从未从事过股票配资业务。上述传闻均为不实传闻。但真相如何却依旧扑朔迷离。9月11日,根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在配资网站客服交流,其仍肯定平台和天山生物是同一个老板,即实控人李刚。

李刚非法场外股票配资的嫌疑尚未洗清,无独有偶,天山生物的另一个机构股东泽盈投资,在此前中潜股份的十几支产品联合暴力举牌行动中,而其创始人为“老三板”上市公司董事长的身份又值得深思。

“被”开股票配股公司的实控人李刚

从天山生物的股权结构来看,表面上虽然复杂,但实际上有迹可循。半年报显示,天山生物的控股股东是天山农牧业发展有限公司,持股18.35%,天山农牧业发展有限公司还通过100%控股呼图壁县天山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来间接持有天山生物3.77%的股权。通过直接和间接控股,天山农牧业总计持有天山生物22.12%的股权。

有趣的是,企查查数据显示,上海智本正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有天山农牧业100%的股权,

其实际控制人李刚持有智本正业98%的股权。但登陆这家公司的官网,却显示是一家股票投资公司。

官网介绍,上海智本正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是经中国证监会核准的股票配资证券投资咨询机构,主要从事证券软件研发、金融信息服务等业务,是国内领先的互联网股票配资平台,是一家专注于股票投资、金融服务、及资产管理的专业机构。

今年7月,证监会强调,新修订的证券法规定,证券融资融券业务属于证券公司专营业务,未经证监会核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经营。场外配资活动本质上属于只有证券公司才能依法开展的证券融资融券业务,相关机构或个人未取得相应证券业务经营资质从事场外配资活动的,构成非法证券业务活动,属于违法行为,将被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但通过查询截至7月份辖区在上海的投资咨询机构名单,其中并未找到智本正业公司的大名。舆论也因此质疑,李刚是否有进行非法场外股票配资的嫌疑。

天山生物的反应是迅速的,在传闻曝出不到半日,便发布公告称,上海智本正业公司一直从事农业投资管理,从未从事过股票配资业务。上述传闻均为不实传闻。上海智本正业已将该事项向上海浦东新区网安中心举报,并向上海市通信管理局发出 ICP 备案注销申请。但截至发稿,智本正业的网站先是暂停受理新客户,截至发稿,已经无法登陆。

值得注意的是,公告显示天山生物的控股股东,已经将持有的所有股份全部质押,质押权人均为厦门国际信托有限公司。此外,公告显示,质押股份回购到期日预计在8月3日,巧合的是,公司股价在8月19日启动。

股价的暴涨也让实控人李刚身价暴涨,其对应财富从3.96亿元增长至23.52亿元,短短12个交易日增长了近20亿。

“妖股操盘手”幕后的山东金宝

无独有偶,天山生物的流通股股东中,泽盈投资作为“硕果仅存”的机构投资者,在其原股东名单中,出现了黄宝安的名字。

这位股东的履历就相对丰富得多。公开资料显示,黄宝安今年49岁,历任海尔集团金融发展部经理助理、副总经理、青岛金海工艺制品有限公司董事、资本运营部经理、青岛金王董事、董秘、副总经理、党委书记,山东金宝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山东金宝”)董事长助理,铜陵华科电子材料有限公司(山东金宝全资子公司)董事长。2017年12月,黄宝安开始担任花雕5(400049)的董事长,该公司对其专业特长的介绍为:该公司主营业务为黄金矿石开采、选矿加工及黄金销售。

花雕5的控股股东为李林昌,后者持股比例42.37%,原本为公司董事长。但在2017年时,黄保安被花雕5提名为公司董事候选,于2017年12月又被选为公司董事长。而从履历来看,李林昌控股公司多次由黄保安担任董事长,其“前后台”的特征非常明显。

从履历中可以看出,黄宝安自2015年4月开始供职于山东金宝并服务于李昌林,有意思的是,北京泽盈也成立于2015年4月。有分析认为,北京泽盈或为擅长资本运作的黄宝安为李林昌而设立,黄宝安可能也并未实际退出北京泽盈。

有基于此,就不难解释实控人“路人化”的泽盈投资,为何在2020年二季度投资天山生物,并出现与此前中潜股份如出一辙的走势。亦有市场传闻称,中潜股份大股东方面去年曾欲寻私募机构进行市值管理遭拒,遂自行坐庄。而中潜股份大股东的坐庄通道,极有可能就是北京泽盈。

8月27日,“天山生物”触发严重异常波动标准,深交所根据创业板上市规则要求公司停牌核查,并对该股交易持续重点监控。9月8日“天山生物”又一次触发异常波动标准,深交所依规再次对其要求停牌核查。

随着注册制试点改革的落地,创业板正朝着越来越市场化的方向发展,也为市场功能的发挥打开越来越多的空间。但对市场乱象,监管层也必不会手软。交易所密集出手已经释放出了鲜明的信号。

而“散户明灯”泽盈投资吸引了太多游资的目光,纷纷跟风炒作,将天山生物这样业绩并不亮眼的股票一路炒高,从幕后推向台前,进而引发监管层的注意,把自己陷于舆论的风口浪尖。

尾声

不过,截止发稿前,尚未有证据证明,李刚的配资网站与泽盈投资的投资脉络有何关联。但即便如此,天山生物的违规炒作已经足够值得监管层注目。

祸不单行,天山生物9月10日晚间公告,公司收到浙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分行(下称“浙商银行”)转来的《民事起诉状》、《受理案件通知书》。

据披露的事实情况,2019年11月13日,浙商银行与天山生物签订《最高额保证合同》一份,约定天山生物自愿为大象广告有限责任公司依主合同与浙商银行形成的债务提供担保。浙商银行向大象广告借款393万元、5000万元,借款期限自2020年5月29人至2020年8月28日止。但贷款发放后,大象广告仅付息至2020年7月20日,此后未付,7月21日电脑自动扣本金0.01元。现贷款已逾期,借款人现已违约。

根据诉讼请求,浙商银行除了请求判令大象广告立即偿还原告借款本金5393万元,支付至2020年8月28日止的利息35.58万元;同时判令天山生物在6496.6万元范围内对大象广告应履行的确定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天山生物表示,公司货币资金余额仅为1734.8万元,若诉讼结果不利于公司,极有可能对现金流产生压力。另外,若法院采取财产保全措施,公司存在银行账户被冻结或查封的风险。

2018年,天山生物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大象广告96.21%股权,纳入公司合并范围。但由于发现其实控人陈德宏涉嫌合同诈骗、挪用大象广告巨额资金和违规担保的情况,且并不能控制公司营业执照原件、法定代表人印鉴等关键要件,所以天山生物发表公告称,并未能实际控制大象广告。

因而,天山生物的涉诉事件,并不能评估对其产生的实际影响,但就舆论来看,势必会对其复牌后的股价产生冲击。这场炒小炒差的击鼓传花游戏,最终会走向何方仍未可知。

财经钻CZ,真正的价值型数字币,推动创新、科技、创业投资、价值型财经等等的进步和发展。

财经钻CZ 官方客服QQ:318059325  微信:wdcjcne  邮箱:cjzviped@gmail.com     kefu@cjz.vip

财经钻CZ系列介绍:

https://www.cjz.vip/99989216.html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财经钻cjz.vip提示: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新闻】

下一篇:两男子冒充黑客上演“骗中骗”获刑

上一篇:东南亚海盗,越来越多了

财经钻-财经观察
财经钻-互联网金融观察
财经钻-众筹/创投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