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钻-私募观察
职业放贷人打造“私募基金”:挂儒家旗号 本金却不知所踪
发布时间:2020-12-16 14:22 来源:资事堂

  职业放贷人郭某某成立“私募基金”,担任基金经理,并拉人入伙投资。

  这只基金成立于火爆的2015年,参与条件苛刻:客户倾向中国北方人、管理费高达10%、不允许擅自赎回、资金账户拥有者不知晓交易密码、收益率每提高20%,提成比例提高5%等等。

  这只私募基金更打着孔孟儒家的旗号····

  然而,这位基金经理却被投资总监“坑”了,资金不知所踪!

  01

  打官司的职业放贷人

  据裁判文书网,一位名为郭守坤的人士,成为多宗民间借贷纠纷的原告,状告多名“客户”偿清债务和利息。

  文书中更曾出现如下描述:郭守坤及其控制的广州心发投资有限公司从事职业放贷。一则案例中,借款人向郭守坤借走100万元,还款逾期后三年半的总计利息要按照中国银行(3.170, -0.01, -0.31%)同期贷款利息四倍计算,高达69.75万元。

  除了个人客户,新三板挂牌公司广州星亚高新塑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亦与郭守坤牵涉借款合同纠纷,涉案标的价值261万元,该公司部分资产更被法院查封。

  02

  投资总监“坑”基金经理

  追溯至2015年4月,当时A股市场异常火爆,多头情绪高昂。

  郭守坤与一位名叫赵芒的人士,发起成立了一只“私募基金”——北龙孔孟儒家教育慈善投资基金,基金类型为证券类私募基金。

  奇怪的是,该基金由基金经理或基金公司与投资人签订委托理财协议,资金仍在投资人账户中,投资人授权基金经理操作。

  通读整篇法律文书,并没有找到这只“私募基金”的管理公司的实体。

  基金管理团队的组织架构:发起人(基金管理人)、投资人(基金份额购买人)、收益人(一般为投资人或基金份额持有人)。

  微妙之处在于职位安排:郭守坤担任基金经理;赵芒担任投资总监及行业板块研究员;另设有一位中央交易员蔡某某。

  虽如此安排,但本质上是郭守坤与赵芒合作进行炒股,由后者进行操盘。但基金其他持有人是否知晓,不得而知。

  基金合同中更有如下条款:发起人的资金全部集中到郭守坤或者赵芒账户,谁开立账户,则银行卡留在另一方手中,原则上由郭守坤和赵芒总监同时同意签字(也可以微信签)才可以取钱。

  如此“托付”关系下,郭守坤却多次发现投资总监赵芒私自挪用共有资金的情况。

  03

  奇葩的基金合同

  这只“私募基金”的合同,更有着不可思议的条款。

  比如,一只私募基金产品却出现股东会、监事会的字眼;管理人要求可引入5到9个小型发起人,原则上是北方人,如没有合适人选,可暂时把股份留着。

  再如:基金分为两种账户模式:集中账户管理和分离账户管理。

  集中账户有资金封闭期,锁定期内账户资金只允许转入不能转出,每两天公布一次市值和总资产。账户密码每5至10天开放一次,防止照搬操作等影响。

  分离账户:不允许擅自撤资,如单方撤资,则按账户资产20%-50%收取罚金,罚金充当基金,或者管理费用及新基金的营销费用;账户拥有者不允许知晓账户交易密码,且不能修改账户交易密码。

  对于分离账户,管理人更提出一个严苛的后端报酬提成规则:按照账户收益率分段计算。

  即账户收益率达到30%,提成按照收益部分的20%提取;收益率达到40%,提成按照收益部分的25万提取;收益率达到50%,提成按照收益部分的30%提取;收益率达到80%,提成按照收益部分的35%提取;收益率达到100%,提成按照收益部分40%提取;此后收益率每提高20%,提成比例提高5%,但是最高不得超过50%。

  04

  基金融资补血

  2015年年中,上述“私募基金”成立并运作,但之后“基金经理”郭守坤多次发现共有资金被挪用。

  遇到这种情况,一般人都会选择终止合作,但郭守坤选择了继续合作。

  2018年,郭守坤找到“投资总监”赵芒,双方签署一份《确认书》,三年的投资账目曝光:

  起始资金郭守坤92万,赵芒92万,其他股东6万,合计200万,但剩余本金75.5万元。

  郭赵二人还使用杠杆“自救”,将账户资金打给融资方,融到了100万元,合计175.5万元。

  上述《确认书》还提出,(融资操作后)账户产生利润,账户本金超过200万,200万以上的部分(五万以上)进行分红,分红优先偿还本金。

  可见,这个“投资团队”改为使用杠杆投资模式回本。

  05

  资金不知所踪

  这只“私募基金”重新运作后一年,再出状况。

  文书披露,截至2019年6月20日,基金账户余额122.4万元。2019年8月,郭守坤未能再登录账户。期间,赵芒存在擅自将账户资金挪走的情形。

  东窗事发后,郭守坤未能登录账户查询到上述款项的去处,2019年9月,郭守坤通过微信追问赵芒将其投资的钱转到何处了,赵芒则回复称其正想办法把钱赚回来分开算了,并称钱在配资公司的账户了。

  这只存续四年的“私募基金”,200万本金只剩下122万元。

  这场无厘头的私下募集,钱不知流向何处,最终“投资总监”付出了法律代价。

  财经钻CZ,真正的价值币,推动创新、科技、创业投资、价值型财经等等的进步和发展.

  客服QQ:318059325  微信:wdcjcne  邮箱:kefu@cjz.vip

  一:财经钻CZ详细介绍:

  https://www.cjz.vip/uploads/868369.pdf

  二:财经钻CZ相关介绍:

  https://www.cjz.vip/99989216.html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财经钻cjz.vip提示: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新闻】

下一篇:招商证券发布私募基金指数系列,应对私募基金数据不公开透明困扰

上一篇:多项私募业务违规 浙江泫沄投资及相关责任人被出具警示函

财经钻-财经观察
财经钻-互联网金融观察
财经钻-众筹/创投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