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行业
中公教育:“公考培训龙头”的红与黑
发布时间:2021-04-12 10:08 来源:叁里河

2021年3月初,中公教育创始人、北大1995级校友李永新向北大捐款10亿元设立北京大学中公教育发展基金,刷新了北大建校以来个人捐赠历史。

这不是李永新第一次向北大捐赠,此前,在中公教育登陆创业板之际,他已陆续向北大及政府管理学院捐赠了1.8亿。

中公教育以公务员考试培训起家,从2003年正式成立至今已有近20年,是公考培训届的龙头老大。其创始人李永新在2020年和母亲鲁忠芳一起以910亿元问鼎全球教育首富。

这笔慷慨捐款引来众多网友称赞,中公想要树立善良、有责任感企业社会形象的目的似乎达到了。

然而,叁里河在和多位中公学员、授课老师对话后发现,大家对此并不买账。在知乎、豆瓣、贴吧和公考论坛,有无数学员控诉中公店大欺客。他们觉得,中公就像打着教育名号搞非法集资的金融机构,已经越来越商业化了。

来源:知乎截图

来源:知乎截图

来源:知乎截图

来源:知乎截图

来源:知乎截图

“中公浪费了我一年时间”

参加完 2020 安徽省考大半年后,中公前学员伊伊仍掩饰不住愤怒,“这辈子都不会去给中公交一分钱!”她说除非想害别人,不然绝对不会向别人推荐中公。

在记者以学生身份探访中公时,销售介绍,每个课程都会有好几个授课老师,每个班也都会配备班主任,负责学员各类学习和生活问题。“如果上课过程中有不好的体验或者不满意的老师,也可以跟我说”,销售这样承诺。

“我只想说一句,听他们放狗屁”。

在 2019 年报过最贵省考协议班的小周忍不住爆粗口,觉得中公差到爆炸。

她表示,销售开课前说得好听,但开课后基本没有联系,也根本不会过问你的学习情况。要是觉得老师不好,对方只会说可以和班主任反映。而班主任又会告诉你,“他就教两天,下回不是他了” 。学员除了忍耐没有任何解决方案。

因为中公是上市公司,广告响亮,而且想报的班开课时间更早,2019 年准备报考选调生的小胡最终在中公和另一家机构选调生培训班间纠结后选择了中公。

但他很快发现,开课早并不务实。他说,当时中公有个学员上了一个月课,考试公告出来后才发 现自己根本没有报名资格,培训班白报了。“为了多赚钱,在招考公告前就推出课程,不审核报班学生资格,既耽搁学生时间又浪费学生钱。”

上课环境也让小胡觉得学习体验很不好。

他介绍,自己的班型最后 7 天需在酒店封闭冲刺,但他发现能选的上课地点全是南沙、增城、从化等周边区市,完全不考虑考生出行问题,住的也都是类似 7 天酒店这种便宜的快捷酒店。“去最偏远最便宜的酒店,感觉就是彻头彻尾的唯利是图”。

他第二年报的另一家培训机构,课程地点都在繁华地带比如广州东站、番禺区中心四五星级酒店,住宿费每人每天只收 60 元。两处一比较,让他对中公印象更差了。

如果这些服务问题都还算能克服,教学质量差更让学员无法接受。

吐糟培训地点的小胡,因报考的选调生考试门槛高于普通公务员考试,所以咬牙报了中公最贵的 “高端班”,跟他一样情况的中公学员,大部分都是 985、211 大学本科甚至硕士毕业生。

结果一上课才知道,所谓高端班的师资全是按照老师行程和近期位置而不是教学水平来安排的,而且授课老师基本都是普通学校毕业。

“不是名师,讲课水平也很烂”,小胡说。从他展示的聊天截图看,用“烂”已算客气,更多同班同学觉得老师“惨不忍睹”。

开头直接爆粗口的小周因为曾在机构工作,自认对师资实际配置和宣传配置差距有充分预期,结果还是一脚踩空。

报名前,中公的销售人员一再强调,最好的研究院院长级别老师的课花 8 万都不一定报得上,但小周发现所谓院长级别的老师,授课水平就是,分论点对仗“只要字数一样就够了”而不考虑内容 和用词,还给出过“两个部门串通......”的答案。

之后一个同学质疑,以前上课的老师说不能写串通这个词,“他摸了摸头,改了”。

小周认为,对于完全没基础、没接触过考公的学员,的确能从中公的课上学到东西,但对有学习基础的人,更多得靠自己而不是老师。

“这么说吧,中公浪费了我一年时间”,大半年后仍余怒未消的伊伊后悔又无奈。她一共参加了两次省考,2019 年第一次省考因为同期准备司法考试没空复习,行测只拿了 59 分。

之后的疫情让伊伊的就业观发生了变化,不想到外面去闯了,就想找个体制内工作。为了更好地准备考试,她特意花 3.8 万报了中公省考笔面协议班。

“当时因为中公牌子大,所以我觉得应该会好的”。谁知时隔一年多的第二次省考,她行测成绩只有 62 分,几乎没有任何提高。

伊伊不停强调,自己是法学本科,毕业后立马拿到了司考证,考试能力不差,培训期间也非常努力。亲戚朋友都觉得她上岸难度不高,结果“成绩一出来整个人都懵了”。

按照正常课程设置,她报的班型应该包含精讲、刷题和冲刺等不同程度进阶课程。但上完三月和四月两次各 13 天课程后她发现,两个阶段所有教材都一样,课程也不是复习而是单纯回炉重造。

同时,每个阶段甚至是最后 7 天考前冲刺,都有从来没接触过考公的小白学员加入,导致老师 “必须要照顾他们,每次都要把所有最基础的东西重新讲一遍,严重浪费了我们的学习时间”。

除了随意加人合班,老师授课水平让她“想想都只能苦笑”。

伊伊吐槽,“很多题目,比如数量关系,给我时间难道我做不出来吗?但关键问题是考试的时候谁给我时间呀?有谁考了大学,难道还不知道那些基础的计算问题吗?但是里面几乎都会有一些小技巧呀,他从来没有教过技巧。”

她说很多题目后来自己琢磨出了很简单的解题方法,而这些技巧本该由老师教授。“老师们几乎都 是照本宣科,如果拿着他们没有备过课的题目去问,大多都不知道答案。”

在她看来,这些老师完全就是流水线的产物,几乎全是从学校里出来简单培训一下就上了岗。

伊伊最终裸考上岸了一家市直事业单位。她最后建议记者:“如果有心的话,我觉得可以去应聘一下他们的老师,你就知道他们老师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你是中公的卧底吗?”

刚离职的叶子当初入职,一共参加了半个月的线上培训,外加一个月总部的集中培训。

她介绍,如果是淡季,授课师资培训时间可能更久;但如果是高峰期,可能培训半个月甚至更短时间就能上岗。培训时长视课程紧张度、缺老师度决定。

“高峰期的时候,厨房的厨子培训几天都让出去上课。”叶子老师忍不住开玩笑,“夸张了,不过也差不多”。

离职前叶子教的是行测文,离职时距离她所在省份省考笔试结束才过了一周不到。

“你是中公的卧底吗?”当记者提出想聊聊她在中公的工作经历时,叶子老师第一时间反问,对前东家充满警惕。

在叶子看来,培训时间的长短还不是最主要的问题,她至今耿耿于怀的是“填鸭式”的快节奏培训方式。

总部集中培训的时间从早上 8 点开始晚上 11 点结束,培训内容主要是课程导入话术、内容讲解要点、讲解引导话术等。骨干老师在台上讲,准讲师们在台下记,这些笔记本上的内容就是整个讲师培训最精华的内容,它们十分重要,因为很快,这些将成为新讲师在课堂上复述给学员的内容。

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里,准讲师们需要把所有的课程知识点、讲课技巧全部学到手,或者更准确地说,是背下来,然后现学现卖给学员。一些参加过培训的讲师在社交媒体上吐槽,这些内容在正规大学至少是一两个学期的内容。

准讲师们每隔 2-3 天会进行一次考核,考核是一对一的,新讲师按照抽到的知识点对着考核老师讲,除了看知识点有没有讲到,讲课时的仪态和状态这些软指标也是重要的考核内容,讲的声音够不够大,够不够有气势,也会影响考核结果。

讲的不好会被评 C,连续三次 C 意味着不适合当讲师,会被劝退。

准讲师一旦通过了所有考核,就会马上离开培训教室,被派到全国各地的课堂给学员上课。但是现学现卖方式培养的老师显然都是一个模板出来的,水平也很虚。“师资力量参差不齐,哪有几个好老师啊”,叶子对记者感叹。

有前中公教师在知乎上坦白,学员觉得老师讲得不好,其实老师自己也知道能力不足,活该被投诉,但他已经尽力了。

曾经投诉过师资太差的学员告诉记者,他们整个班级联合投诉后,中公紧急停课并从北京总部调来了真正的“资深”老师。“授课水平就是不一样,确实值得称赞”。

然而好老师数量有限,更多学员接触的,只是各地跑的普通老师。

中公的最新财报显示,2019 年末授课师资有 1.3 万多人,2020 年半年度授课师资有 1.8 万多,也就是说,半年之间,有至少 4500 名新教师入职。学员遇到新老师的概率至少超过 33%,这还是在原有老师不流失的情况下最保守的计算方式。

从教五六年的中公讲师曾总结,自己到第三年第五年后对科目、对培训的理解和新人时完全不一样。新人就是有硬伤,不完全是技术性的。技术上的东西好提升,而一个好的培训师,对科目的理解一定是经过了时间的累积,这是新人无法比拟的。

但在中公,待满一两年就能算老员工了。中公长年挂着招聘,师资永远不够。

结束培训后叶子第一次上讲台就接了相对“高阶”的封闭班,“明明觉得自己肯定不行,但又不得不撑住气场,免得被学生看出是培训没多久的新手”。看到学生渴望知识的眼神时,还是会不由自主的感到惭愧。

她补充,“很多学生都是国考省考没考上,已经学过好几轮了,理论知识比老师都熟悉”。知道学生学得比老师还好,新老师内心压力更大了。

但新老师们必须服从安排上课,因为这关乎课时费和晋升。另有前中公老师爆料,尤其当高峰期师资短缺,不管老师水平、职级够不够,都有可能被安排各种班型。如果不接,之后想评级就有被拒绝的理由了。

所以叶子撑过一年最终还是辞了职。“不过有的老师不要脸,挣钱就行。”

和叶子同批入职的老师原来有 50 位,现在只剩下五位,离职率高得吓人。与普通 K12 教培机构不同,中公授课师资需要赶场一样各地出差,老师们其实都很累。叶子透露,女老师离职比较多,生理期也得出差,第一天照样备课到 12 点,长期熬夜身体实在吃不消。

“但根本没办法,不备课第二天讲不了”。

逼走老师的除了身心压力,还有约等于零的福利。叶子使劲回忆了一下,在中公的一年,除了圣诞节发了一个苹果,其余什么都没有。

知乎上与中公教育有关的每一个问题下,几乎都有中公教师匿名吐槽福利待遇,比如推迟发放甚至取消年终奖、出差报销费用卡得死等。

其中老师们吐槽最厉害的是法定节假日出差无三倍工资。为配合学生需求,老师在双休日、法定节假日上课是常态。虽然加班能换成调休,但超过 3 天就得省级校长审批,而且就算连上 30 天课后想调休也很难。如果休不掉,剩余时间只按每天 100 元折算加班费,价格比兼职还低。

目前中国裁判文书网和天眼查上,中公教育司法纠纷中最多的两项,一个是与学员的合同诈骗,另一个就是与前员工的劳工赔偿。

金融机构还是培训机构

虽然投诉和吐槽众多,但并不影响中公教育赚钱。

中公教育 3 月 25 日公布的 2020 年度业绩预告显示,预计 2020 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 23 亿至 24.5 亿元,同比增长 27.46% 至 35.77%;预计 2020 年实现扣非净利润 18.6 亿 至 20.1 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 9.39% 至 18.21%。

这和公务员考试火爆脱不开关系。

数据显示,2003 年起国家公务员考试报考人数不断攀升,05、06 年几乎翻倍增长,到了 09 年后每年报考人数均超百万。2011 年国家公务员录取率已连续第四年维持在 2% 以下,招录比 59:1 ,最热门岗位竞争比高达 4961:1,学生间同行竞争相当激烈。

招录比越来越低,上岸越来越难,培训后考不过的风险依然存在,如果不过,几千或上万培训费就打了水漂。

中公教育很快在其中发现市场机会。2012 年中公在行业内率先推出“不过包退”的协议班,给众多犹豫“投入产出比”的学生带来了巨大的报班信心。

简单说,协议班就是授课前预先收取全额课程费用,若学员未能通过笔试或面试,会根据之前签订的协议,退还全额或部分学杂费。

以 2022 浙江省考为例。中公开设了三种全日制班型,每种班型在课程内容相同的情况下均有多档费用。像适合无基础学员的优学智胜班,有 21800 元、35800 元和 48800 三档价位,前一种不过不费款,后两种均有不同金额退款。

来源:浙江中公

虽然协议班报名更贵,但只要没被录用,实缴培训费只需 15800 或 8800 甚至是 0 元。

报班费越高,届时能退的钱就越多,实缴培训费就越少。要是幸运上岸,花四五万“买”一个公务员名额,学员们求之不得。

对中公来说,协议班带来了更高的客单价和培训人数,收入增长效果显著,特别 2017 年。

在 2016 年,培训人次同比增加 54%,但协议班比例几乎不变,营收仅增长了四分之一。2017 年大幅提高协议班比例后,年培训人次从 86.1 万增至 146.60 万,营收提高了一半以上。

来源:中公2018年报

2017 年开始,中公开始实施面试不过全额退费,并加大协议班推广力度,协议班占面授课程比例从前一年的 59% 提高至 2017 年的近 74%。而此时华图线下协议班比例只有中公近一半。

到 2018 年,中公再对协议班进行升级,实现笔试、面试不过全额退费,进一步吸引考生参培。

来源:国盛证券研报

中公几乎引发了一场行业变革,目前“协议班”差不多已经成为公务员培训机构的一个标准化产品,市场上主要的几家公务员培训机构都有“协议班”或者类似协议班的产品,而且往往是“越贵的课卖得越好”。

“看你手头上资金情况以及到底是不是真心想过的”,一家公培机构的销售人员对记者说,“其实 17800 和 59800 这两个价格的课程是完全一样的,只是最终协议退费的金额不一样 。像他们想试试水的肯定是买 59800,多花钱买一个保障,相当于白嫖了这个课。”

这也几乎是所有机构销售在推销协议班时常用话术。

不过也正是协议班这个秘密武器,导致中公教育口碑迅速下降,从受学员信赖的职教机构向黑红发展。

在黑猫投诉上,关于中公教育投诉已高达三千条,其中大多与协议班退费难、退费慢有关。因接到关于退费纠纷协议太多,中公还在去年 7 月被北京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点名。

来源:黑猫投诉

花 2.7 万报当时广州中公最贵的选调生协议班前,小胡曾特意向销售了解过各种上课和退费规则,但最终还是中招了。

据他介绍,购课时销售说如果考试没通过退费需 45 天,但等考完出成绩后小胡才知道,“这个 45 天退费是从录入公示名单公布后申请退费开始算时间的”。

所以整个退费过程为——考完一个月出笔试成绩,再等一个月参加面试,最快再等一个月政审完毕出录入公示名单,三个月时间过去了。“而且中公退费 45 天还是指工作日,这又拖了 2 个月!”

这还是在材料准备齐全一切顺利的情况下,不然又会被中公以各种理由延长等待期。等小胡真正拿回学费,已经半年过去了。

在他看来,这个退费规则对根本没机会进面试的学生特别不公平。他进一步解释,假设笔试前 3 名才能进面试,学生考了 100 名连递补进面都没机会,但照样需要多等至少两个月名单公示才能批准退费申请。

对学员来说,协议班虽然最终能退钱,但得自己费心去问、去催、去盯,整个过程漫长又糟心; 而对中公来说,从报名、培训到成绩公布再到申请退款,学员学费至少在中公账上留存 3 个月, 足够带来充足理财收益。

财报很好地证明了这点。2018 年和 2019 年,中公教育投资收益(理财收益和定期存款结息)和利息收入合计分别为 1.61 亿元和 2.62 亿元,占当期归母净利润的 13.99% 和 14.52%,相当可观 。

此外,主要受益于 2018 年度理财到期赎回,2019 年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较上年度增加了 22.30 亿元,而中公当年营收总计是近 92 亿。

这仅是学员称其为“金融公司”原因之一。

2019 年中公在“协议班”的基础上,推出更具金融特性的先学习后付款的“理享学”。

该产品简单说就是一个培训贷款协议,中公先帮学生提前支付协议班学费,学生只需在通过考试后补交代付学费,没考上不用交钱。

按照官方说法,理享学就是中公给学员的“花呗”,和大学助学贷款类似,“初衷是希望学员们能有平等的机会得偿所愿,考上理想单位,改变自身命运,不因经济条件困难而止步追梦”。

尤其在疫情期间,中公大力推广理享学,同时推出赠送免费网课等附带优惠,吸引学生签约报班 。

但是和所有的金融产品一样,其“公益性”一定是在营利性之后的。从 2020 年二三月起,网上关于理享学的讨论和吐槽明显增多。

但从学员投诉中不难看出,理享学本质就是教育贷,专割一次性付不起或不想支付协议班学费学员的韭菜。

来源:黑猫投诉

简单说,该产品就是中公和第三方平台合作,以学员名义贷款,款项直接到达中公,扩大了资金池。若学员成功通过考试,则自行还款,没通过先由中公退款学员再还款。

问题在于,很多学员都是在提交资料拿到理享学合同后才发现是贷款协议;而就算提前了解该产品是教育贷的学员,也承担着不小风险。按照中公习惯性延期退款操作,很可能出现还款时间已到而中公尚未退款的情况。

此时学员只有两种选择,一是凑款还钱,二是二次贷款,不然逾期会产生利息,还会影响征信。

中公董事长李永新向北大捐赠 10 亿的新闻发布后,许多参加过培训的网友哀嚎:“里面有我的两万五”。

2015 年《大学生》杂志专访李永新时,曾问过李永新想用什么词来评价这个企业。

他的回答是,“我觉得这是个非常有意思的企业。我们不再简单追求利润,我们真正追求的是让员工很快乐、很幸福地工作,让学生能够真正得到帮助,这是我最有乐趣的。

我已经不在乎这个企业利润率是多少、要赚多少钱,这个企业顺利也好、失败也好,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当下我们这些人干了一个事情,很快乐、很充实、很享受。”

这个答案大概只适合在镁光灯下讲。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财经钻cjz.vip提示: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新闻】

下一篇:“我不想戴头盔去看房!”售楼处藏人脸识别系统:360度无死角抓拍

上一篇:植入Neuralink后 瘫痪患者将用手机如飞——马斯克

财经钻-财经观察
财经钻-互联网金融观察
财经钻-众筹/创投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