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互联网金融观察
雷声未迟,资本玩家丰盛控股百亿信托危局
发布时间:2019-08-17 08:38 来源:丹东房地产

  直到两年后,彼时做空机构格劳克斯提出的风险问题再也难以遮掩。

  8月6日,Wind风控日报发出了一份预警,内容是南京建工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公告称,于2019年8月4日到期的“16丰盛01”和“16丰盛02”未回售部分未能按期划付,截至公告之日,“16丰盛01”与 “16丰盛02”的本息合计为10.8亿元。

  市场可能对南京建工产业并不熟悉,但是其前称丰盛控股这个名字必定让资本市场难以忘记。就在2年前的4月,美国做空机构格劳克斯(Glaucus)发布报告称,丰盛控股涉嫌操纵股票,此举导致丰盛控股遭遇连续的股价下跌,并一度让后者宣布股票停牌。

  格劳克斯很少失手,其曾因在2015年对汉能薄膜做空而在业内一举成名,汉能薄膜发电至今仍在停牌之中,不过在丰盛控股的狙击战上,格劳克斯并未品尝胜局——格劳克斯指出了丰盛低迷的业绩和诡异的股价之间的背离,并进一步之一后者操纵股价,但是丰盛控股在经历连续的下跌后,最终以股价企稳结束了此次狙击战。

  虽然丰盛控股在2年前成功扭转了局势,但是格劳克斯提出的问题却是现实的——过去几年丰盛控股市值膨胀,但公司主营业务并未给公司带来足够利润,公司股权交易频繁,净利润主要来自于非经常项目损益中的投资收益,而非主营业务。

  丰盛控股真的只是资本玩家吗?

  资本玩家

  根据丰盛集团的资料,其是南京市知名的民营企业,连续多年位居中国民营企业500 强前列,致力于发展绿色建筑及健康产业,业务涵盖城市区域开发运营、基础设施建设、旅游度假、高端装备制造、新兴能源、健康医疗等领域。

  但是公司的财务数据却跟这样的介绍不相匹配。2018年上半年,丰盛控股的房地产收入大幅度下滑至3500万元,比去年同期减少了96%,合约销售建筑面积同样较少96%。

  据丰盛控股解释,减少的原因为大致完成出售诸公项目及琥珀花园项目,而其他项目工程进度仍未达预售条件所致。而根据丰盛控股的半年报显示,其持有项目面积达到了28.3万平方米。

  事实上,丰盛控股实际控制人季昌群更大的舞台还是在资本市场,公司近年来最大的利润收益净利润主要来自于非经常项目损益中的投资收益,这也是为什么丰盛被贴上“资本玩家”的标签。

  最值得一提的一次案例在于2016年。丰盛控股年报显示,集团全年录得溢利30.33亿元,其中2016财年集团投资收益33.46亿元,这意味着投资收益之外,丰盛控股其他业务板块总体以亏损收场。而投资收益中来自投资卓尔集团的股权收益为32.76亿元,占比高达98%。

  当然利润的大幅增加也让丰盛获得了投资者的青睐,在经历了一连串的股价暴涨之后,同样持有丰盛控股的卓尔也收获颇丰。

  换句话说,在主营业务均不景气的情况下,丰盛控股与卓尔集团两家港股公司去年通过相互持股,相互以对方股票的投资收益实现了各自的主要利润。

  这种互相持股、互为利润,以及两家公司股票在同期均经历大幅上涨的现象并不多见,“已关注泡沫里面套泡沫的情况很罕见,更为罕见的是两个泡沫相互刺激”,彼时已经有专业人士提出质疑。

  不过市场对丰盛最大的质疑,同样也是格劳克斯始终揪着丰盛不放的一点就是,与公司巨量的投资性收益相比,其主营业务始终不温不火,甚至在之后呈现大幅下滑的态势。

  据查询,丰盛控股地产业务在2016年变现不佳,公司的2016年度业绩报告显示,地产板块在报告期内合约销售23.42亿元,同比减少6%;销售面积12.67万平方米,同比减少26%。

  而2018年丰盛控股的主营业务数据更为惨淡,2018年上半年,丰盛控股的房地产收入大幅度下滑至3500万元,比去年同期减少了96%,合约销售建筑面积同样较少96%。

  迟来的雷声

  缺少主营业务的支撑,仅靠资本技法最终还是没能避免7个盖子盖不了8个缸的情况。

  去年12月25日,南京丰盛产业控股集团发布关于未能清偿到期债务的公告,称由于公司流动资金紧张,负有清偿义务的已到期债务累计12.80亿元未及时清偿,其中247万元已支付,剩余未偿还债务合计12.78亿元。

  此次危机仅仅是此后丰盛一连串危机的讯号。据媒体报道后来在政府的协调帮助下,丰盛控股仅用了3天的时间解决了这近13亿元的债务危机。

  不过虽然“三日危情”很快平息,但其危机并没有就此消散。

  2019年3月20日,南京高科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南京高科”)公告称,南京建工产业集团(丰盛控股)及其旗下南京东部路桥工程有限公司(下称“南京东部路桥”),曾向长安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长安信托”)累计申请信托贷款28.5亿元,由南京高科股东南京新港开发总公司(下称“南京新港”)提供连带责任担保。

  因南京东部路桥、南京建工产业集团未按照约定兑付兑息,长安信托申请诉前财产保全。南京高科的一纸公告牵出南京建工产业集团28.5亿信托违约。而更令市场担心的是,除了长安信托以外,丰盛还有另外7家信托公司逾80亿元信托产品出现违约。

  据据相关媒体梳理,其中,中融国际信托10亿元,2019年6月到期;中建投信托4亿元,2019年10月到期;光大信托1.228亿元,2020年4月份到期;中信信托20亿元,2020年8月到期。融资主体为丰盛集团及其旗下子公司南京建工集团有限公司、南京东部路桥、南京兴智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南京江北新能源开发管理有限公司。

  而除了上述金融机构,一家来自财政部下中国四大金融资产公司之一的中国华融也与丰盛控股交集颇深。

  2016年12月,媒体发文质疑“丰盛故事”,称,有基金经理坦言丰盛控股存在大量关连交易、意义不明的股权投资,这一向是长线基金投资民企时最忌讳的问题。

  即便如此,中国华融却不断增持丰盛控股。2017年3月30日,Superb Colour 增持14.5亿股,Superb Colour 为华融(香港)之全资附属公司,华融(香港)为中国华融资产管理的间接全资附属公司;4月6日,China Huarong Asset增持7亿股;同一天superb colour继续增持7亿股。

  此外,2015年底,丰盛以10.4亿港元从季昌群收购卓尔发展(2098.HK)股票,期后再向华融配售约4.5亿股,代价约7亿港元。完成配售后,华融持有9.02%,而季昌群股权下降至64.76%,公司已发行股份升至156.4亿股,市值约323.7亿港元。对比两年前的市值,升幅已达100倍。2016年,丰盛再次向华融配股,约20亿港元,完成配售后,华融持有11.96%。

  据了解,在关系最为紧密时期,丰盛股票市值一度占到华融资产管理和投资业务部门年报披露261.77亿元净资产的32.5%。

  仙股命运

  有意思的是,就在8月8日,丰盛控股遭MSCI国际标准中国全股票指数剔除,改为纳入MSCI中国小型股指数,受此影响其当日股价大涨超过30%。但就在第二天,丰盛又持续走低,回吐近10%。

  事实上,从去年下半年以来丰盛控股股价一路走低,从3.76元/股一路泻至如今的0.25元/股。但是丰盛控股的仙股命运目前来看并未结束。

  华创证券在今年7月份的研报中表示,联合评级在2015年将南京建工产业集团的主体评级定为AA,2019年3月13日,联合评级将其评级下调为A,3月27日下调为BBB,4月17日调降为BB+,6月19日下调至C。

  这份研报中曾分析三个违约原因为,该集团主营业务是PPP,资金占用周期长,回款慢;盲目并购扩张,去杠杆背景下引发流动性危机;对外担保比例较高,资金频繁往来,其中对三胞集团、新光控股集团的担保,因二者违约加剧了公司再融资困难。

  此外根据经济观察报的报道,中债资信建筑行业研究团队也给予了丰盛控股看空的预期。其认为2018年以来,去杠杆防风险等政策导致融资环境紧张,南京建工产业集团长期依靠外部滚动融资的渠道受阻,资金压力凸显,或为导致公司违约的主要原因。更深层次看,企业对外投资规模超越自身承受能力是违约的核心原因,同时往来交易频繁,资金管控风险增加,进一步加剧财务风险。

  方正东亚资本也在6月中旬发布的公告中表示:南京建工集团陆续与多家金融机构发生实质性违约,并了解到其正进行重组。为确保偿债安全,我司立即就本私募基金到期情况与南京建工进行了多次沟通,要求进一步明确还款安排并承诺按时还款,以及及时公布重组进展。

  目前丰盛控股正在遭遇两难的境地,一是对外不断被爆出的信托违约将其内部岌岌可危的资金形式暴露无遗;另一方面丰盛控股的流动性危机已经严重拖累多家担保方。

  丰盛控股的危局远未结束,或者说才刚刚开始。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财经钻cjz.vip提示: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新闻】

下一篇:光大信托宁夏文旅项目逾期!迈科期货又要“背锅”?

上一篇:信用评级开放提速 “鲶鱼效应”将推动市场良性竞争

财经钻-财经观察
财经钻-互联网金融观察
财经钻-众筹/创投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