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互联网金融观察
主播自述:我是如何被培训导师“割韭菜”的?
发布时间:2020-06-02 15:56 来源:中新经纬

做直播带货50多天,一件货也没卖出去,琦琦(化名)有些心灰意冷。就在这时候,她收到了一份“快手直播带货专场培训广告”,广告词里“0粉丝带货”“学会为止”让她有些心动。

主播刘斌(化名)来自“网红直播第一村”北下朱,他向中新经纬记者讲述了自己被直播带货培训“导师”割韭菜的经历:我一心想让“导师”教技能,但“导师”却一心想发展我当下线。

01 “北下朱也是直播带货培训基地”

“快手直播带货专场培训广告”里还写道:三天两夜培训主播技巧,当场就可以独立操作赚钱,无保留授课,学会为止,公司提供货源,不需要进货、囤货、发货,售后我们全部负责,学费6600元。

琦琦把这份广告转发给了一些带货小有成绩的前辈,试图听听他们的意见。“他们都告诉我说,这种培训没有什么用,让我不要白花钱。”琦琦说。

上述广告里的培训地点在浙江义乌,这里正是北下朱村所在地。

中新经纬(微信号:jwview)曾在《深潜 | 小主播做着“李佳琦式”的梦,不愿醒来》一文中报道,北下朱村活跃着5000多名带货主播。

之所以有庞大数量的小主播聚集于此,在互联网分析师刘焱飞看来,最重要的原因是这里有充足的货源。

“这里聚齐了市面上所有的网红爆款产品,小主播可以迅速地切换自己要播的商品。头部主播直播间里卖什么,北下朱市场就能以极快的速度出现仿品,而且价格很便宜。更不可思议的,你随便走进一家店铺,几乎能找到所有的爆款产品,而且紧跟潮流,更新换代速度特别快,每个小店都能满足主播的供货需要求。”刘焱飞说。

刘焱飞甚至认为,北下朱可能是所有小主播必须经历的一站。“有些人坚持下来了,会小有成就;但绝大多数人怀揣梦想而来,直播了,然后没人买,就撤了。”

与此同时,另一种形式的直播带货“造富”正在此兴起。

一位熟悉北下朱村的业内人士告诉中新经纬记者,那些在北下朱没有坚持下去的小主播,有的回到老家做起了直播带货培训,有的留在了北下朱做培训。“搞直播没挣到钱,搞培训挣到钱的大有人在。”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北下朱村实际上还是一个主播培训基地。“有些主播混得不好,卖不出去货,自己的账号也卖不上价格,但他可能做直播带货培训做得挺好。这样的人和机构,在北下朱村‘遍地都是’。”

该业内人士描述了这样一个场景:如果你第一次去北下朱村,在村头,你大概率会碰上主动和你搭讪的人,他们就是所谓的直播培训“导师”。这些“导师”在半年前,可能和众多小主播一样,怀揣梦想来到北下朱,但在现实面前,慢慢变成了培训从业者,向每个学员收三五百元的培训费。

02 培训“导师”意在发展代理

刘斌是活跃在北下朱的一名主播。他告诉中新经纬记者,直播带货生意场上,存在着一批“割韭菜”的人,而很多刚进入这个领域的小白,成了被收割的对象。

刘斌介绍,眼下大火的直播带货,与早年微商经济相似,商业模式“换汤不换药”。

2017年,刘斌“拜师”于某微商“导师”门下。“交800元培训费,就能获得一份价值5000元的一对一培训机会,并且还有额外福利,成为‘导师’的代理,拿货价格至少比别人低20%。”

不过,经过一段时间交流和观察,刘斌发现“导师”的心思完全不在培训上,而是不断劝他加入“商会”。这时,刘斌才意识到这位“导师”本质上是个“二道贩子”。

“导师”告诉刘斌,自己与近300多家百货批发实体门店有合作,而且自己有库房。

“他实际上没有工厂,也没有库房,就是从别人那里拿货,加价再往外卖。”刘斌说,“而所谓内部渠道,低价拿货,实际上比电商平台还要贵。”

经过几年的积累,这些“导师”们靠着不断发展代理,赚得盆满钵满。

2018年,直播电商走红,北下朱村也摇身一变,从微商村变成“网红直播第一村”。而这些微商“导师”们,看到了直播电商的红利,顺势将自己包装为“直播电商导师”。

刘斌介绍,很多小白看到网上“一对一培训”“货源一件代发”的标语,或者“导师”每天几万单发货量的成绩,心动不已。于是,小白们交了学费成为代理,学习如何在快手等平台上直播带货。

“一对一线上培训”只是一份音频课程,“导师”让学员回放听课,不懂再问。“当你真正有疑问的时候,‘导师’往往四五个小时后才回复消息,爱答不理。”刘斌说。

而培训的内容,也只是“导师”看完他人经验,用自己的话总结一遍而成的,质量根本没有保证。“现在直播带货太火了,大家都想方设法分这块大蛋糕。”刘斌说。

近日,中新经纬记者向一位自称“通过直播带货月入百万”的“导师”购买了一份98元课程,对方承诺将教授直播策划、带货技巧、推广运营、变现引流等理论课程,但想解锁后面的实战课程,还得继续交钱。“导师”还提醒记者,“这钱花出去了,不能保证回本,一切靠你自己。”

03 直播带货有范本吗?

对于某些培训机构打出的“能够手把手培养出下一个薇娅、李佳琦”标语,上海洋宝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商学院执行院长,同时也是直播培训导师的马丽认为“特别难”,直播带货并非零门槛。

马丽所在公司的基础课程“百万主播传承班”收费990,此外还有收费3900元的“百万流量 主播课程”与收费1万元的“百万变现 主播课程”等高阶课程。

“电商平台与直播平台各有各的游戏规则,盲目扩张不可取。”马丽认为,培养带货主播一方面要摸透平台的规则,另一方面要具备垂直领域的专业能力。

马丽介绍,在培训中,她引导学员为自己设定3个标签,打造自己的人设。此外,马丽还强调,每天3个小时的刻意训练和对槽点的脚本编写能力也不能忽视。

“如果把直播培训比喻成武术培训,我们在教室里只会教你站桩和蹲马步,这些基本功必须非常扎实,才能积累直播功底、摸索出自己的直播风格,我教的这些直播基础技能不一定确保学员能成为直播带货的大V,但没有这些直播基础技能你与带货大V根本沾不上边。”

马丽强调,“早期看颜值、才艺打赏的时代过去了,直播带货需要专家型主播。”马丽表示,与传统电商逻辑,即“人搜索商品、店铺”不同,直播带货的逻辑是“主播向粉丝推荐自己认可的产品”,在这个逻辑下,主播需要懂产品研发、设计、生产过程,才能在直播的时候清晰准确告知观众。

不过,刘斌却表示,自己在培训课程里也经常能听到“认识自己,确定自己的优劣势”的鸡汤,那些想成为主播的人,也不止一次听到“有恒心有毅力的人才能成功”的忠告。

刘斌坚持认为,这些培训机构的课程,无论打着什么幌子,其本质都在对鸡汤范本进行“复制粘贴”。“道理大家都懂,标题都挺吸引人的,但没什么实际的用处,只有不断交钱,用课程填充内心的焦虑。”

中新经纬记者先后咨询了几家带货主播培训机构,背景也是多种多样,有的脱胎于选美赛事,有的与电视台有合作,有的是综艺节目的策划公司。但直播带货培训导师到底需要具备什么资质,没有一个人能说清楚。

5月8日,义乌市人社局首批下发19张电商直播专项职业能力证书。考核规范和题库由义乌工商职业技术学院牵头开发完成的。而取得证明的电商主播首先要参加4天集中培训,然后通过理论答辩和直播实操考核。

不过,义乌工商职业技术学院创意设计学院党总支书记宋兵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解释:“当然,这只是基础的门槛证书,没法代表主播能力。”

品牌升级/财经钻CZ,真正的价值型数字币,推动创新、科技、创业投资、价值型财经等等的进步和发展,单价6600美元以上(或等值USDT)每颗,回归财经钻CZ真实价值,即将上线交易所;预约购买/财经钻官方咨询QQ:318059325  微信:wdcjcne  邮箱:cjzviped@gmail.com     kefu@cjz.vip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财经钻cjz.vip提示: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新闻】

下一篇:仝卓自曝学籍造假 延安市教育局跨省市参与调查

上一篇:深圳租房市场:降价1000元难出租 地铁房空置几个月

财经钻-财经观察
财经钻-互联网金融观察
财经钻-众筹/创投视野